是不會選擇這樣的電影觀看的,首先你問了我

by admin on 2019年8月16日

首先是這樣的電影名字,現在的人,如果不是閒暇下來,是不會選擇這樣的電影觀看的。
畢竟這個年代里,刺激的東西太多,平淡的太少,少到在這個城市裡出現了,也不會有人發現。

图片 1

是不會選擇這樣的電影觀看的,首先你問了我。親愛的F:

是不會選擇這樣的電影觀看的,首先你問了我。首先,我的年紀33,不屬於青春。再來,我不是這裡面任何一個人的Fans。最後,我也沒看過這部小說。
是不會選擇這樣的電影觀看的,首先你問了我。是不會選擇這樣的電影觀看的,首先你問了我。單純的感覺到這部片里散發出來的悠悠的單單的真實的流露,不誇張,不刻意,不矯情,更不故意虛張聲勢,刺激性的勾起人們的愛恨情仇。
只是如雲朵般,在天空隨風飄著,看見的人看見了,很好。沒看見的人錯過了,也很好。

沒錯 這圖是百度下載的

是不會選擇這樣的電影觀看的,首先你問了我。你怎麼能夠對我這麼好?你又安慰了我。

一步比較開闊的寫實,這裡開闊指的不止是國外的風光以及美食,而是作者本身在敘述著自己的同時,與外界,與他人之間的無障礙無隔離感。只有一個隨和敞開的心,才能體驗到“我”以外的很多美好不存在的事物,而這些不存在的美好事物,還經由文字,畫面和音樂等等製作出效果。整體很真實,自然,似乎是不刻意的流動出來的美好!
這樣的文和電影很好,好在哪裡?
是不會選擇這樣的電影觀看的,首先你問了我。好在當別人看完這部電影,不會僅僅是感歎著:哇塞,那個男主角好帥,哇塞,那個女一號好美,哇塞,她們。。。他們。。。
是不會選擇這樣的電影觀看的,首先你問了我。而是,心靜了,關於自己的內在的,一些裡面的東西發生了…..

是不會選擇這樣的電影觀看的,首先你問了我。是不會選擇這樣的電影觀看的,首先你問了我。是不會選擇這樣的電影觀看的,首先你問了我。是不會選擇這樣的電影觀看的,首先你問了我。13號的中午 ,
就在我一邊吃著金牌小籠的小籠湯包跟鍋貼一邊想這下午要幫自己怎樣安排的時候
, 從朋友圈裡看到了有朋友正在推薦這部電影”百鳥朝鳳” 。

是不會選擇這樣的電影觀看的,首先你問了我。前天晚上十一點多,我接到你的電話。首先你問了我,心情還好嗎?你知道現在在我面前最不能提的就是小蘇的離開,所以你只是避重就輕地問了我一下,可我在你的聲音中聽到了,其實你也想他、也很難過,或許你隨口問一下這個動作,那對你來說也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是不會選擇這樣的電影觀看的,首先你問了我。你安慰了我,某種程度說來,也是在安慰你自己。

是不會選擇這樣的電影觀看的,首先你問了我。很值得推薦,當你忘記了什麼是感覺的時候,或許可以在這部片里,重新溫習到。

對故事題材完全不瞭解的情況下 , 我搜了一下這部電影的資訊跟看了一下影評後
, 我決定查看下午附近影院的場次去看這部電影 , 為什麼呢?

第一是因為這部電影的題材我從來沒接觸過而感到好奇 , 在我記憶裡 ,
嗩吶在台灣(我台灣人)只有在白事上能見的到 , 而且漸漸也很少看到了 ,
每次見到都是年紀非常大的老頭子在吹著嗩吶 , 並不會特別讓我多留意 ,
就像個背景音樂或者群眾演員般的存在感  ,
這項在現代社會中已經逐漸被淘汰的一門技藝是怎樣拍成一部電影呢?我挺好奇 。

我們都很不爭氣,尤其是夜晚更令人感傷。

在我們兩個的對話中,常常帶有一種戀人間的靦腆和不可言喻、卻又隔離了這幾年當朋友的鴻溝,某些話題我們可以侃侃而談,但是有些東西我們都不去談,可能這是你跟我之間的默契,保持這樣的距離對我們都是好的;我有點後悔當初我告訴你我多喜歡電影【心動】裡面的重逢,我多愛馬奎斯的【愛在瘟疫蔓延時】的結局,而也或許如此。我正沉溺享受在悲劇的氛圍裡面不願離開,總之,保持這樣對我們都是好的,這點相信你我都不能同意的更多吧。

我對你的感覺,已經不只是「愛情」這兩個字能夠形容。一定是的,這不只是愛情。有一天,你成為了這個名字,過了幾年後的這天,我也成為了你的名字。

在Mother Teresa寫給 Father Neuner 的信中有一段話是這麼說的:

I can’t express in words──the gratitude I owe you for your kindness
for me.──For the first time in this Ⅱ years──I have come to love the
darkness.

為了一件事而犧牲奉獻是很美好的,即使最後還是darkness。

你跟我要了那些信件,我寫給你的信件。我在無名時期寫了幾十封信給你,當時的你看幾封,要我不要再寫了(但我知道你還是偷偷地會來看),而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打動了你什麼、你怕你又心軟了,所以你不要我寫,還是單純地不想看我作一些無謂的事情、可笑的動作,到底是哪一種呢?我想這點除了對我而言永遠都是無法解開的謎,可能在你的心里面這些文字對你而言也是不懂得該怎麼界定的吧?那是屬於戀人之間的一種書信往返,卻又像是垂垂老矣的囚犯在牢獄裡面寫回憶錄一樣的文字,壞就壞在,你把這個犯人放出來了。

所以,充滿贖罪的回憶錄頓時變成了思慕的信件。

卡夫卡說:

但那出口是一個希望,沒有了它,我便活不下去。

於是一切豁然開朗,即使我不再年輕。

其實只是幾年前所寫的東西,也沒什麼好說小氣不給你,而且我的習慣是寫文章一定都會事先備份在電腦裡面,所以word檔我都還在;記得以前用手寫給你的時候,還因為備份的原因,買了一台影印機,把每一張寫給你的情書完完整整地copy一份起來,這說起來有點怪、畫面也蠻滑稽的,一個大男人在房間裡面看一堆紙,又哭又笑的,那簡直是神經病才會做的事情。

後來,我發現重新看那些信件,對我而言也是很有趣的。你知道我一向不喜歡自己的作品,總是有類似「我怎麼寫的這麼爛…」「啊?這種東西真的是我寫出來的嗎?」「寫成這樣也敢給菲莉絲啊?」這樣的疑惑,不過確實在裡面發現一些可能大家都曾經歷或參與其中某一部份的故事而產生某種共鳴,想著想著就這樣一路寫下去,沒想到一寫就是三年,雖然中間曾經休息過一陣子,但是寫著自己所喜愛的文章確實是很幸福的,即使都是一些見不得人的壞作品,也很幸福。

我想,是不是應該重新滕一份給你?不過依照我的個性,文章拿來就是修這修那的,想必也需要一陣子。那天想想,如果重新寫一份給你的信件,是不是就不能保留當時的情感呢?當時所引用的詞句,如今還適合嗎?今天的我去改變兩三年前的我所寫的東西,是好是壞呢?完全沒有一個準則。不是那種改了就一定會好,或許不改,才是真實的你和我之間的故事。

不斷地寫著,因為我有很多的故事。發生在我身上的、在別人身上看到的、聽來的、用自己的感受去了解的許許多多的故事,都是我寫作的源頭。這其中,只有你和我之間的故事,是我花了再多篇幅也寫不清楚寫不完全的故事,讓別人看不出梗概的我,根本不是一個稱職的寫作者。這點即使被責難我也甘之如飴。

所以,我正處在一個該不該讓這些文章重新寫出來的困境。

在大江健三郎的【拔去病芽,掐死壞種】裡面的這一段文字,我很喜歡:

已然瘋狂的大人們在城裡四處亂竄的那個時代,他們倒是有一種值得紀錄的奇妙熱情,就是從那些全身柔嫩的皮膚上只長著栗色胎毛、卻做過微不足道壞事的孩子中,將大人們判定為具有流氓傾向的孩子們監禁起來。

那麼,監禁在我們心裡的孩子們,該是放出來的時候了嗎?

我也不停地問自己。

图片 2

劇中的男主角的師傅-焦師傅

第二是網友們的推崇(不包含網上一些名人的炒作) , 在看著網上網友們的評價後
, 第一個感覺是 , 有這麼誇張嗎(@o@)”。

網友評價大多如下 :

網友A : 你還有無數次機會看超級英雄一次次拯救世界  ,
但卻不一定有機會再看到中國老電影人憋了一口氣 , 悶住一口血 ,
吹的那曲<百鳥朝鳳>外加瞬間淚崩 。

網友B : 這部作品無法用言語形容(那你都用了什麼?)。看完內心五味雜陳
。真的很好 , 雖然我是80後 ,
記得第一次看吳天明大師的作品是小時候看的<變臉>到現在還記憶猶新 。

網友C : 吳天明先生的遺作 , 以細膩寫實的手法描述了嗩吶這種傳統技藝的遺失
, 從細膩看大局 , 表達了對整個傳統民俗文化遺失深深的無奈與悲哀 。

其他網友的評價也都是悲傷與淚水和遺憾 。

图片 3

吳天明-中國電影巨人

其實本人非常愛充滿催淚與感人劇情的電影(勝過商業電影) ,
所以在看完這些評價跟資訊後我馬上決定下午就去看 。

就在我打開手機的大眾點評並且天真的以為 , 這種冷門電影又是平常日上班時間
, 肯定愛坐哪就坐哪座位隨我開心選的時候 , 影院座位圖跳出的瞬間我已傻眼 ,
16:05的電影竟然就剩下前3排座位 ,
大家是都不用上班還是都是自由度都跟我一樣高呢…我只好選了個第三排的位子。

我準時拿著杯飲料進了影廳 ,
電影很快地就開始播放(在台灣看電影前面都有5~10分鐘的廣告或宣傳片等等) ,
畫面剛出來的前幾分鐘 , 我覺得就像是部20年前才能拍出來的老舊畫面電影 ,
每個畫面都感覺舊舊的特別的樸實 ,
沒有一點點特別的裝置去添加畫面的色彩(真要說的話就是有條焦師傅的狗叫妞妞)
, 而且我覺得當一個導演敢用這種方式來拍電影時 ,
他已經將任何商業利益拋之腦後 , 要的就是一部真正的作品 ,
裡面一定有很多想表達的東西 , 這讓我很想看下去 。

图片 4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