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在小说里被处理得不够「坏」,汤唯面无表情的回答

by admin on 2019年8月16日

本不喜欢李安的,因为在他的电影里得不到太多的感悟,这次载誉而归的色戒也不例外,可能李安象是小说体,而王家卫是篇散文吧。于是换个角度去审视李安,做为小说李安真的很会讲故事,虽然不知道这是否得益于原著(没看过),但不可否认的是色戒中有很多亮点。李安很会拿捏观众的心理,总是在适当的时候抛出一个包袱,且很有收效。
现将影片中的亮点总结如下,并向李安至敬。
1,
几个人为庆祝话剧的成功在一起喝酒后,在电车上汤唯那段表演很出色,把一个未谐世事的小女孩醉酒后的春心初动的感觉表现的很到位,打光和色度搭配的也很好。
2,
几个大学生为了从话剧走到现实,由邝志民导演了一场接近易先生的计划。结果王佳芝汤唯每天陪易太太等人吃饭打牌,眼看钱就要花光了,可计划一点进展都没有,在海边几个人争吵到最后,邝玉民说了一句:再不杀就要开学了。当时我正喝水差点喷向前座。把大学生那种思维简单又不踏实的劲表达的淋漓尽致。想起了自已的学生时代,不也是这样走过来的,滿脑子都是理想,却不能切实的做点什么。
3,
梁朝伟被汤唯勾引差点进了家门那段几个学生在里面准备时拍的也不错,后来讨论到为了避免暴露,汤唯必须假戏真做,汤唯说:你们都决定好了?谁?得到的回答:XX,只有他有这方面的经验。汤唯面无表情的回答:跟妓女吧。接下来很自然的进了屋,上了床,XX的表现倒是反差很大,端了两个杯子一瓶酒,说:你要不要喝点酒?回答是否定的,于是这丫的一个人灌了一口,接着非常不自然的关灯上床,压在了汤唯身上。整场戏拍得到处都充满了不协调的因素,却又那么合情合理,让很多女孩子不由的在微笑中眼圈发红。
4,
王佳芝为了实现邝志民的杀易的计划牺牲了自已最宝贵的东西,这时一个电话让她的梦破碎了,易先生要回上海了,而且很急,连最后见一面都没有机会,汤唯把在话筒旁的王佳芝的复杂心理演的不错,有人用爆发的隐忍来形容,很贴切。我觉的是这部片子中她的第二次让观众见实到她扎实的功底。
5,
邝志民因其表兄窥视了他们的行动而杀人灭口那场戏应该算这部以暗杀为主线的电影中唯一一个杀人场面吧,王力宏最后捅进表兄那一刀也很真实。
6,
几年后邝志民找到了在上海的王佳芝在有了强大的后台保障的情况下,王佳芝又一次做回了卖太太,在王佳芝“背判”之前有一场她和邝志民还有那个上司的一场碰头戏,其中汤唯第三次征服了观众老吴:好,很好,你现在只要继续的,把他栓进陷阱里面,如果有任何需要……王佳芝:你以为这个陷阱是什么?我的身子么?你当他是谁?!他比你们还要懂得戏假情真这一套。他不但要往我的身体里钻,还要像条蛇一样的,往我心里面越钻越深……只有忠诚地待在这个角色里面,我才能够钻到他的心里。
7,
最后一个亮点可能就是易先生逃命那段戏了,因为太突然了,给人一种黑色幽默的感觉。
8,
差点忘记了在歌舞伎馆麦太太把易先生斗心理,最后麦太太把易先生唱迷糊那场也很出彩。
最后还是想谈谈国内的电影审查体制问题,把本来一个因性而爱因爱而信,因信而背判的故事最关键因素一刀剪没了,弄的好象王佳芝是为了一颗钻石(鸽子蛋)而出卖自已的同僚似的。难道文化衙门那些猪头就没看过A片?难道这帮混蛋分不清色情与艺术之间的区别,连这都分不清还是回家种田好了。难道你们丫的长个脑袋就是用来吃饭的?
关于《色戒》只能摘录一些精采片段,并不想说太多,因为李安已经说的再明白不过了,只是对电影的结局聊聊体会结局有种草草了事的感觉,也许是导演刻意的安排吧,后来易先生成为重庆「降将」和「间谍」。那么是什么让一个如此冷酷之人有这般转变呢?当然可能有许多原因我们无从考证,但是做为观众,我们何不把这种转变归功为王佳芝的对易先生的影响呢?而且这样故事也合情合理了,我们也保留住了对爱情最后一丝信仰。
在网上找到易先生的原型丁默村的史实,据说是很可靠,无从考证,摘录之,以下文字来自豆瓣网,在此表示感谢:
  龙应台
 易先生的「原型」丁默邨,一九○三年出生,因为陈立夫的举荐而做了调查统计局第三处的处长,第三处后来撤销,他就加入了汪精卫的政府,历任要职。中日战争结束前夕,他是「伪浙江省省长」。
一九四七年五月一日,丁默邨被枪毙,罪名是「通谋敌国,图谋反抗本国」,判决书裡列出好多罪状,包括「主使戕害军统局地下工作人员及前江苏高二法院庭长郁华、与参加中统局工作之郑苹如……」
     
  这样的一个「汉奸」履历,他的死刑不是理所当然吗?
        
  不这麽简单。
    
  我在德国的雪夜裡翻读南京市档桉馆所保存成书的审讯汉奸笔录、判决书、种种做为证据的信件、电报、便条等等,慢慢地看出一个故事的轮廓。尘封的史料所透露的真实人生如此曲折,几乎有血肉模煳之感,其幽微伤痛讽刺残酷完全不需要假借文学家之手。
   
  在郑苹如因为刺杀丁默邨未遂而被祕密枪决之后一年,一九四一年,时任国民政府教育部长的陈立夫和丁默邨祕密取得了联繫,对这位当年被他提拔过、如今为汪伪政权特务头子的后辈「晓以大义」,指示他应该设法「脱离伪区」,如果不能「脱离伪区」,就当「伺机立功,协力抗战」。陈立夫「策反」成功,往后的几年,丁默邨表面上是傀儡政府的交通部长、福利部长,私底下,他为戴笠的军统局架设电台、供给情报,与周佛海合作企图暗杀当时的特务首脑之一李士群,并且配合戴笠的指示不断营救被捕的重庆地下工作人员。
        
  这些被营救的情报人员,在审判庭上,也都具函作证,丁默邨和重庆政府的合作是毫无疑义的。而在日本战败以后,局势溷乱,重庆政府为了防止共产党趁机坐大以及新军阀崛起,又适时而有效地运用了丁默邨这个棋子。他被国府任命为「浙江省军委员」,这一回,「浙江」前面没有「伪」字了。
        
  我读到戴笠给「默邨吾兄」的手书,戴氏要求丁默邨在溷乱危险中「切实掌握所部,维持地方治安,严防奸匪扰乱,使中央部队能安全接收。」而丁默邨也确实一一执行了重庆的指令。在中央部队进入浙江之前,「奸匪」已经佔有浙西半片,是在丁默邨进行「剿匪」之后,中央部队才稳稳地接收了浙江。
  
  夜半读史,我揉揉眼睛,困惑不已。
    
  那麽这丁默邨等于是国民政府招降成功的一名降将,这名降将不曾回到「汉军」中来披麾上阵,但他留在「曹营」暗中接应,做苹果裡的一条虫,等于是国民政府植在敌营的间谍,其处境何等危险,其功劳何等重要。在战争中,隐藏的间谍所发挥的作用绝对不小于沙场浴血的战士,不是吗?
  
  当重庆政府需要丁默邨的协助时,陈立夫和戴笠都曾对他提出保证:陈立夫应允丁可以「戴罪立功,应先有事实表现,然后代为转呈委座,予以自首或自新」。戴笠则说得更明确:「弟可负责呈请委座予以保障也。」
  
  好啦,那麽为什麽国民政府在胜利后就杀对它有功的「降将」和「间谍」呢?尤其在早已给予不杀的具体保证之后?问题出在「委座」──蒋介石吗?
  
  正在困惑时,陈立夫的回忆录出版了。于是飞电请求朋友「火速寄《陈立夫回忆录》来欧」。一週后书寄到,邮差从雪地裡走来,胡子上还黏着白花花的细雪。我从他手中接过书,一把拆了包装,几乎就在那微微的飘雪中读了起来。
        
  我竟然找到了答案。
    
  《陈立夫回忆录》第232页(L1) :
    
  丁默邨本来可以不死的,但有一天他生病,在狱中保出去看医生,从南京拘留所出来,顺便游览玄武湖……这个消息被蒋委员长看到以后,蒋委员长很生气的说:「生病怎还能游玄武湖呢?应予枪毙!」
    
  丁默邨就被枪毙了。只因为他从狱中出来,贪看一点湖上清风,被一小报记者认出来,写上了报。
    
  啊,我不禁掩卷叹息。难怪丁默邨的死刑判决书读起来那麽的强词夺理,对丁默邨所提出来为自己生命做辩护的种种白纸黑字的有力证据完全漠视。原来,判他死刑的,根本不是一个真正的法院,也不是一部真正的法。

电影的瞬间大众魅力真的不是文学的慢火细炖可以比的。张爱玲的《色,戒》是一篇比较少人知道的短篇;如果不知史实背景,小说本身的隐晦粗描笔法更让一般的读者难以入门。李安的电影,却像一颗来势汹汹的大火球从天而落,边落还边星火四溅,嗤嗤作响,效果是,人人都在谈《色,戒》,凉凉的小说也被人手人嘴磨蹭得热了。

说明:《色戒》女主角历史原型郑苹如:旧上海《良友》的封面女郎(1937年7月的130期)

小说里的汉奸大坏蛋易先生,因为在小说里被处理得不够「坏」,当年《色,戒》发表时还被评论家批判,觉得张爱玲是非不明、忠奸不分。当时读了「域外人」对张爱玲的批评,我忍不住大笑。胡兰成不早就说过张爱玲的人格特质了吗?在「民国女子」里,他这么看二十三岁的她:「爱玲种种使我不习惯。她从来不悲天悯人,不同情谁,慈悲布施她全无,她的世界里是没有一个夸张的,亦没有一个委屈的。她非常自私,临事心狠手辣。」又说,「爱玲对好人好东西非常苛刻,而对小人与普通的东西,亦不过是这点严格,她这真是平等。」

     因为已经有过多次观看删节版后摸不着头脑的体验,比如《龙城岁月》,比如《苹果》,所以在没找到完整版《色戒》之前我是打定了主意不看的。咱们国家的网络万里长城真是愈来愈功能完善了,要找到真正的完整版还真是困难!好在互联网还是自由共享的天然世界,有网友直接提供了一个美国网友上传的BT种子地址,我今天下载到了一个3CD完全版本,比国内幸存那些灰蒙蒙的所谓香港影院版效果好多了。不过在看过后又发现有网友说,真正完全版《色戒》中有一段拷打女犯人的戏,整整拍了两天,场景非常残酷,包括梁朝伟在内的拍摄人员几乎都要崩溃了。这一段我却没有看到,不知道是李安根本就没把这段放进去,还是又另有一个完全版。
    关于张爱玲小说的历史背景,龙应台已经说的比较清楚了。女主角原型是郑苹如,汉奸原型是丁默邨。关于郑的考证,有个叫“魔派”的网友GG出来的很是详尽:

而且,张爱玲文学作品里头最让人震撼、最深刻的部分,不正是她那极为特殊、极为罕见的「不悲天悯人」的酷眼。

    《色,戒》里的王佳芝原型是郑苹如。去年年底,上海南京路上的老字号王开照相馆由于地下二层档案室内消防龙头突然爆裂,淹毁了大量老照片,只有少数放在高处的照片得以幸免。就在这次偶然事件中,大家发现了一张美女照,照片里的年轻女子漂亮程度不逊于任何影视明星,这张照片的主人就是郑苹如,《色,戒》中的女主角的原型,双十年华的她是让日本近卫首相儿子一见钟情的中日混血,父亲郑越原,又名英伯,早年留学日本法政大学,追随孙中山先生奔走革命,加入了同盟会,可说是国民党的元老。他在东京时结识了日本名门闺秀木村花子,花子对中国革命颇为同情,两人结婚后花子随着丈夫回到中国,改名为郑华君。他们先后有二子三女,郑苹如是第二个女儿,从小聪明过人,善解人意,又跟着母亲学了一口流利的日语。她也是旧上海标志之一的《良友》的封面女郎(1937年7月的
130期)。但表面上的社交名媛后,郑苹如却骨子里是个极端分子,1939年,她受命刺杀汪伪政权的特务头子丁默村,也即是《色,戒》中男主角易先生的原型,而之前她甚至企图绑架对她一见钟情的日本首相之子,试图以此为要挟中止那场侵略,只因中统上级命令她中止这一危险的游戏,近卫文隆才不知不觉地逃脱了政治肉票的命运。虽然有关于她对丁默村动了感情,因而在戈登路(今江宁路)西伯利亚皮货店的关键时刻情不自禁,暗示丁默村有危险,让他得以逃脱的这种说法,但是在我看来并非如此,要知道当丁默村在西伯利亚皮行逃脱后,她居然还端了把勃朗宁手枪,离家去赴再一次的刺杀。想一想,只有这样的女人才会有一番从容赴刑场的表现,才会有那句对刽子手的吩咐:请你们不要打我的脸。

如果张爱玲有一般人的「忠奸意识」,她大概也不会在二十三岁时,嫁给了赫赫有名的「汉奸文人」胡兰成啊。

    在正史也同样记载了,丁默村虽然恼恨郑苹如参与对自己的谋杀,但又着实迷恋她的美色,因此他并没想要置她于死地,只是想关她一阵子,再把她放出来。但丁默村的老婆赵慧敏却悄悄差人暗中把郑苹如移解到忆定盘路三十七号的“和平救国军”第四路司令部内,这连丁默村都不知道。1940年2月在一个星月无光的晚上,郑苹如被从囚室里请出,谎称丁默村找她,汽车七拐八弯,来到沪西中山路旁的一片荒地。郑苹如连中三枪倒下了,死时年仅23岁。
    关于丁默邨,其实并不是个我D革命电影中经常脸谱化的那种大汉奸,否则也无法解释为什么慧美如张爱玲王佳芝一流的人物会“爱”上“他”了。龙应台的考证是这样的:

易先生在小说里不够「坏」,除了张爱玲本身的认知价值和性格,除了她和胡兰成的极深刻、极缠绵的爱情之外,我看见一个很少被人提及的角度,那就是,小说和电影之外,民国史里头的「易先生」,其实也不见得是个多「坏」的「坏人」。

    在郑苹如因为刺杀丁默邨未遂而被秘密枪决之后一年,1941年,时任国民政府教育部长的陈立夫和丁默邨秘密取得了联系,对这位当年被他提拔过、如今为汪伪政权特务头子的后辈“晓以大义”,指示他应该设法“脱离伪区”,如果不能“脱离伪区”,就当“伺机立功,协力抗战”。陈立夫“策反”成功,往后的几年,丁默邨表面上是傀儡政府的交通部长、福利部长,私底下,他为戴笠的军统局架设电台、供给情报,与周佛海合作企图暗杀当时的特务首脑之一李士群,并且配合戴笠的指示不断营救被捕的重庆地下工作人员。
    这些被营救的情报人员,在审判庭上,也都具函作证,丁默邨和重庆政府的合作是毫无疑义的。而在日本战败以后,局势混乱,重庆政府为了防止共产党趁机坐大以及新军阀崛起,又适时而有效地运用了丁默邨这个棋子。他被国府任命为“浙江省军委员”,这一回,“浙江”前面没有“伪”字了。
    我读到戴笠给“默邨吾兄”的手书,戴氏要求丁在混乱危险中“切实掌握所部,维持地方治安,严防奸匪扰乱,使中央部队能安全接收”。而丁默邨也确实一一执行了重庆的指令。在中央部队进入浙江之前,“奸匪”已经占有浙西半片,是在丁默邨进行“剿匪”之后,中央部队才稳稳地接收了浙江。

易先生的「原型」丁默村,一九零三年出生,因为陈立夫的举荐而做了调查统计局第三处的处长,第三处后来撤销,他就加入了汪精卫的政府,历任要职。中日战争结束前夕,他是「伪浙江省省长」。一九四七年七月五日,丁默村被枪毙,罪名是「通谋敌国,图谋反抗本国」,判决书里列出好多罪状,包括「主使戕害军统局地下工作人员及前江苏高二法院庭长郁华、与参加中统局工作之郑苹如……」

    那么丁为什么会以汉奸名义最终处死了呢?龙应台从史料中找到了答案:
    《陈立夫回忆录》第232页:丁默邨本来可以不死的,但有一天他生病,在狱中保出去看医生,从南京拘留所出来,顺便游览玄武湖……这个消息被蒋委员长看到以后,蒋委员长很生气地说:“生病怎还能游玄武湖呢?应予枪毙!”
    丁默邨就被枪毙了。只因为他从狱中出来,贪看一点湖上清风,被一小报记者认出来,写上了报。
    啊,我不禁掩卷叹息。难怪丁默邨的死刑判决书读起来那么地强词夺理,对丁默邨所提出来为自己生命做辩护的种种白纸黑字的有力证据完全漠视。原来,判他死刑的,根本不是一个真正的法院,也不是一部真正的法。

这样的一个「汉奸」履历,他的死刑不是理所当然吗?

    说完了历史原型,再来说说电影本身吧。张爱玲本来就是借他人的故事,在说自己的胡兰成之间的林林总总。张的特立独行不必再说了,敢嫁给一个汉奸的女子当不能以常理言之。我不说张胡故事,我只说《色戒》中的王易故事。
    以前鲁迅说红楼梦:“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色戒》更是印证了此语,太多的道学家盯在了那三段删节的床上戏,网络评论中对女主角汤唯更是恶语相加者众。最奇怪的是,国家广电总局秘密下禁令直接封杀了汤唯的国内电视广告播出,理由是“对青少年有不良影响”;而出演床上戏的另一方,影帝梁朝伟的广告,仍然在各大电视台正常播出!这种荒唐事某局不是第一次干了,反正也说不清楚不说也罢。
    删掉那三段戏的《色戒》还能完整展示电影情节吗?当然不能。我不明白那些口口声声说床戏没什么意义的人是怎么看懂这部电影的。第一次展示的是易的控制欲望。最后一次床戏之前,在轿车中易先生非常冲动地对王说他如何拷问一个从前的党校同学“脑袋劈开了半边,还要拖回来…..脑浆溅在我的皮鞋上,擦干净了来见你…”,一边说一边开始撕扯王的衣服,那是非常精彩的一段心理刻画,随后的戏才是顺理成章。那么多人看到了二人在床上“玩”出的各种花样,那么多人看到了汤梁的露点,可是我怀疑他们是否看明白了这疯狂性爱后的潜藏着的恐惧,巨大的淹没一切的恐惧。易先生掌握着所有人的生死大权,可是他知道自己随时必死、将来必死,所以要在疯狂的性爱中、甚至在性虐中找到自己活着的感觉(那段我没看到的拷问女犯人的场景其实也是性虐的暗示)。因为恐惧,才更要控制。在日本人的娱乐会所,易说:“你听他们的歌,听起来就象是丧家之犬。鬼子杀人如麻,其实心里比谁都怕。知道江河日下,跟美国人一开打,日子就快到底了……”说的是日本鬼子,其实也是在说自己。也就是在这场戏里,王开始有了和易同病相怜的感觉,与其说是权力掌控者,不如说是行尸走肉。唱的一首天涯歌女,其实是在向易说出了“郎呀咱们两个一条心”。易第一次伸出手握住了王,这时的他一定不再仅仅是怀着暴虐的性快感来接纳王的了。
    好多人抨击王佳芝这个角色,据说还有《抗日志士后裔状告广电总局/要求禁映色戒》(),主要罪状有恶意改编抗日故事、贬损侮辱抗日志士、美化汪伪汉奸头子等。易先生的原型历史上边已经引述过了,不必再说是是非非。看看他们对王这个人物形象的断语:“数次描写王佳芝练习性交、接受性虐、享受性爱,把理应不公开的国家隐私情节肆意渲染;王佳芝在数次性交并接受一颗钻戒后即开始背叛抗日,成为一个为钱、为性而不顾民族大义的小人。”
    真得很佩服艺术大师们的造诣,从前读到《羊脂球》时,总是隔了一层的感觉。今天,居然亲眼看到了羊脂球的遭遇,看到了“人”真正的猥琐无耻。
    王本来是个纯真善良的女学生,国家危难之际,她生命中的一个个亲人朋友都在抛弃她。父亲再婚并且将她遗弃在了战乱中,舅妈霸占变卖了她的房产并且想逐她出门,心仪的英俊男同学将她无辜拖进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危险“游戏”,同学们在她失去了贞操而又没有达成目的时个个有意地疏远她。当她想鼓起最后一点勇气为国家献身的时候,代表国家的老吴其实是在欺骗利用她,假意承诺任务完成后送她去英国,其实直接烧掉了她的家信判决了她必死的命运。那个老吴上来就以命令口吻说:你要爱国你要忠诚,你要准备去牺牲。却没有一点想要问问她本人有什么想法有什么愿望的意思,甚至连一封家信都不肯保留。眼中丝毫没有看到一个活生生的“人”,只是看到了一堆可以牺牲掉的炮灰、一个可以扔掉的工具。别扯什么民族国家危难关头一切如何如何的废话了……中国历史上有太多这样的故事,貂婵、西施、王昭君,当国家无能、男人无耻的时候,就冠以国家民族大义把纯真弱女子们送进豺狼床帐,事成事不成后却又苛责这些弱女子。
    前面说了,易先生的历史原型本来就不是一个脸谱化的汉奸人物。在与易的来往中,王感受到了“活着”的一点点温暖。她向吴先生暴发的那一场戏,其实是表现出了她内心巨大的矛盾煎熬:完成国家民族大义,却要眼睁睁看着一个真正相爱的人脑浆溅在自己身上!易先生给王买了一颗自己妻子要过而没给的那颗大钻石,许多长舌评论家们就只看到了那颗亮闪闪的钻戒一口咬定王是贪财卖国。王说:“我不想戴着贵重的东西走在大街上。”易说:“放心,你和我在一起!”对一个国破家亡年代中已被所有人抛弃了的女人来说,这样的话就是一个承诺,足以让她放弃一切了。所以她突然选择了背叛。
    然后,《色戒》中唯一一个令人生出了一丝人生美好感觉的场景出现了。易安全逃离了珠宝店。王一个人戴着钻戒走上街头叫了辆黄包车说“到福开森路”。车夫扭头问了一句“回家?”王说:“哎。”在这一刻,王佳芝一定憧憬过一个美好的未来。三色小风车在车夫手边欢快地飞旋着。
    可惜这仅仅是个美好的幻觉。易又缩回到了他那苍白冷漠的自我保护的壳中,巨大的死亡恐惧令他毫不留情地处决了所有人,而且不承认那颗钻戒是他的。王和一班老同学一同赴死,似乎有些意外,但却没有愧疚,没有恐惧。那个拖她下水的邝同学,显然是怀着对她的愤慨,不必说不可能有一丝的欠疚了。至于逃脱了的老吴,大概根本不会有所感觉。(题外地说一句,告状的志士后裔们还有这一条诉求:“爱国青年团体中的男子们则个个懦弱无能,使不得刀、见不得血,且事事办不成,最后还被抓获枪毙。在被枪决前,除王佳芝面无表情地表示不悔与易先生的“爱情”外,其余五人都不是从容就义,而是个个被反绑跪地,猥琐不堪。”假如个个高喊出“中国不会亡”、“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大约就合了他们口味了…他们真以为所有正义人士都应该是咸蛋超人?!南斯拉夫革命电影就没看过吗?)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国破家亡之际,所谓爱情,实在是一个太奢侈的东西;更何况,这是发生在中国的一个关于性爱的故事。真的,就是在今天的中国也仍然不适合这样一种奢侈。《英国病人》难得被中国人接受。所以李安只能在美国成就奥斯卡,所以汤唯只能在台湾拿到大奖而在大陆却会遭到秘密封杀。发现这部电影是一部经典,其实没什么。发现中国还有那么多的人居然那样的缺乏感受能力、那样的…而且那些人还掌握着艺术作品公开发行的生杀大权,却真是一件很无奈的事。

不这么简单。

2008-04-09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