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了当年的略带纯情的调情,张爱玲在小说里讲

by admin on 2019年8月15日

第一次看张爱玲,是在大学的时候。大二时,喜欢一个大我7岁的男人,他说,张爱玲很有才气。于是我便去书店抱了一套张爱玲全集,摆在宿舍的床头。那时的我,单纯的可以,根本无法理解张爱玲笔下清冷的世界,没有希望,没有温暖。但是,他喜欢,所以我读完了。只是,读完了张爱玲,也没能发展出一段恋情,那个男人跟我说,你太小了,还不能谈恋爱,过两年我再来找你,然后便消失在夜色中。

王佳芝的魅力,五分是张爱玲给的,还有五分来自李安。张爱玲给了她坚强与自私,给了她痛与爱。李安则把她的残酷藏在笑里,让她的脆弱随着风车在最后的夕阳里旋转。

  
   王佳芝茫然的走上舞台,台上空无一人,剧社的同伴们站在观众席上看着她。

 

你看,邝裕明导演的一出爱国戏,王佳芝硬是从舞台演到现实,甚至不惜失身于自己的同学,把自己丢进万劫不复的深渊。张爱玲令人瞠目的坚强,全都给了王佳芝。同时,为了一个与自己似有朦胧爱意的人,麦太太说演就演,助邝裕明完成他为国效力的心愿;为了一个流氓般钻入自己内心的人,她完全变成了麦太太,爱易先生爱得家国不顾。张爱玲把自己为了爱情的那点儿自私,也毫无保留地给了王佳芝。书里也好,电影里也好,王佳芝在与易先生的肢体纠缠中,倒是捋顺了心中的结,觉得一切都有了个目的;在易先生给她那样鲜活的痛苦之后,积郁反倒被冲掉了,王佳芝真真切切体会到了爱的热烈。

 

两年后,男人真的重新出现在我面前,他看上去还是当年的他,我却已经不是当年的我。我们面对面坐着,我想起了张爱玲的那些小说,那些淡淡的感情,面目模糊,隐约有着爱情的模样,我心里明白,我不再喜欢他了呀。但那时,我忽然开始理解张爱玲笔下的世界。

源于李安的五分,全都融在了细节里。易先生离开后精疲力竭的王佳芝倒在床上,嘴角浮上一丝笑意。是猎物上钩的暗喜,也是对自己荒诞人生的嘲讽。就是那丝笑,注定了这场赌局的赢家。无论如何,王佳芝赢走了易先生那一刻的迷恋,赢走了《天涯歌女》后那眶热泪,赢走了兵荒马乱中一场奢侈的爱情——好像可以别无他求。别无他求?也不能这样说。放走易先生的王佳芝坐在人力车上,看夕阳余晖里的风车飘摇,车夫问她回家吗,恍惚中应了声“诶”。她有家吗?作为王佳芝,舅妈卖掉了父亲留给她的房子,她没有家。作为麦太太,上海早就没了亲戚,她没有家。她只有一个失败了的任务,一段烟消云散的爱情。她还是想要求易先生的爱,让她的心好有个归宿。所以那毒药她没咽下,想着也许审讯时能再见一面罢?可最后,易先生只见了那钻戒在桌上颤动,像一颗动乱的心。

   她粉墨登场,发现现实生活中的人们,少女心事里的那个男人,志同道合的朋友,人情淡薄的亲人,全部变成背景,逐渐虚化成为街头的人群,只有那个原本应该只是符号的易先生,充满实体,用近于绝望的狂烈侵占她的身体以及心灵。

 

王佳芝的魅力,另外九十分都源于汤唯。听说章子怡曾经奋力争取过这个角色,但被李安拒绝了。肯定的,章子怡性格太烈,气质太正,骨子里的傲气太盛。《卧虎藏龙》里的玉娇龙是她,后来《一代宗师》里的宫二也是她,骄纵任性,敢爱敢恨。但汤唯才是王佳芝,六角脸,丹凤眼,一双薄唇娇红欲滴,一身媚骨,把每身旗袍都穿得风致万千。平心而论,汤唯的五官不比章子怡美,但比章子怡媚。她多出章子怡来的,恰恰就是王佳芝独有的那点柔和,那丝暧昧。和张爱玲笔下所有的女主角一样,王佳芝的性格里藏着太多卑劣。再加上李安这样将所有的情绪积累却不爆发的绵劲,这个角色愈发复杂起来。就拿在日本酒馆里,王佳芝倒在易先生怀中讲的那句“你要我做你的妓女。”为例,若章子怡说出口,一定还是带着她那三分倔,而另外的演员张口,肯定不是媚俗的挑逗就是浮夸的凄切。汤唯不是这样的,她淡淡地讲着一个事实,不卑不亢,温柔婉转。这至少才是我心中的王佳芝。“我爱你,关你什么事,千怪万怪,也怪不到你身上去。”这是张爱玲的《第一炉香》里薇龙讲给乔琪的话,也是王佳芝心中的独白吧。我爱你,爱到万劫不复,与你,没有一丁点儿关系。这乱世里,人人衣不遮体食不果腹,我却痛快爱了这一遭,你的回忆里也多了一份酸楚的慰藉,我们谁也不亏欠谁。且李安的电影,始终藏有一缕温泉般又暖又柔的情绪。暖黄灯光,易先生满眼罕见的柔情,王佳芝枕着他的膝。这感觉,像一双暮年夫妻,相知一生后的互相依偎。爱,对于此时的王佳芝来说,不是盔甲,而是软肋,所以她脸上决不能写着倔强。而即便没有了倔强,这脉脉柔情,也容不得丝毫偏差。少了,像是以温柔魅惑,多了,仿佛自怨自艾。这点火候,汤唯把握得太准,恐是无人能及。可换句话说,也是李安的眼睛太毒,看到了汤唯和王佳芝身上的通性。

 

直到现在,我还是偶尔会翻看张爱玲的小说。随着年纪渐增,心情慢慢淡漠,对张的小说理解渐多,也很是佩服她的才气,只是从心底始终无法喜欢她。佩服她的才气,因为她的犀利和冷酷,不喜欢她的文风,也是因为她的犀利和冷酷。《色.戒》更是冷酷到了极点,电影里还能感到一丝情欲交缠,到了小说里,便成了“简直需要提溜着两只乳房在他跟前晃”这般的字眼。这样赤裸裸的字眼,没有任何感情色彩,让人不寒而栗。也许是因了张爱玲自己的爱情不幸福,所以她吝啬于给笔下的人物一点爱,可我总是相信,即使在冷酷的背面,也可能藏着一些面目模糊的爱情。

张爱玲在小说里讲,“不过‘无毒不丈夫’。不是这样的男子汉,她也不会爱他。”

   王佳芝作为王佳芝空空如也,只是乱世里随波逐流的普通人。王佳芝作为麦太太,却是聚光灯下的角色,举手投足都充满意义。旗袍,首饰,胭脂水粉,作为道具的物质生活使王佳芝丰姿绰约,她自己也陶醉于那个美艳的躯壳,在她成为麦太太后哪怕是一个褪下丝袜的动作都变得细腻而感性,她已经完全入戏了。更何况还有惊心动魄的调情,男女之间本就该有的吸引加上戏里戏外的各种算计、虚伪里不期而至的一点真心,真真假假,撩人心弦。所以失去贞操的第二天清晨王佳芝几乎是带着一种迫不急待的渴望扑向那台电话机,所以当她得知易先生易太太就要离开上海她只能卸妆下台时她就灵魂出窍并且后来一直行尸走肉一般活着。这也是为什么三年后她毫不犹豫的答应再次成为麦太太的原因。“麦太太”充满价值,她不再随波逐流而是身在历史的风口浪尖,“麦太太”充满戏剧性,间谍和情妇,女性可以扮演的最惊心动魄的角色她一力担当。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