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是当初那种单纯天真的感情,金永浩在97亚洲金融风暴中破产、妻离子散

by admin on 2019年10月4日

当列车轰隆隆地开过来,金永浩大叫着我要回去的时候,他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处。他垂头丧气地出现一个并不欢迎他的场合,一个二十周年的同学聚会。同一个地方,同一条河流旁边,他曾经和自己喜欢的人走过,那时的感情青涩美好。

这是一部有关时光的电影,导演用倒叙的手法,展现了主人公金永浩二十年的生命轨迹。

简体中文名: 薄荷糖
编剧: 李沧东 (Chang-dong Lee)
导演: 李沧东 (Chang-dong Lee)
主演: 薛景求 (SOL Kyung-gu) / 文素利 (MOON So-ri) / 金丽珍 (KIM
Yeo-jin)
上映年度: 2000
制片国家/地区: 日本 / 韩国
语言: 韩语
又名: Peppermint Candy

如今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了,他经历过太多。分离、镇压、误杀、逼供、不忠、欺骗。。。。。。所有人性里不堪的事情他都体验了,一点一点地承受,乘着韩国历史发展的大背景里,他只是洪流里的一个小人物,身不由主地被挟带着往前走,他没有选择,也没有退路,只能这样的人生,最终造就了他潦倒的结束。

影片的第一幕,作为开头,也是电影冲突的最高潮,金永浩以落魄潦倒的中年形象第一次出现在二十年后蜂友会组织的郊游中,他又哭又笑又闹,神经质地发泄和呐喊,最后一个人爬上了铁路桥的铁轨,面对迎面驶来的火车,他转身张开双臂大喊着“我想回去。”

看完电影到现在已经过了两个月,可我自己总是对电影有一些的念念不忘。这并不是一部看起来轻松的,可以简单理解的电影。手法上也推层出新,表现上更有张力,我是被什么震撼到了,可被什么所震撼到,又突然失去了语言去道明。不管影片里的金永浩是不是就是在演绎这个名字叫金永浩的男人的命运,但仅仅就其命运的弧度照搬到别人身上去,也是会有重叠的影子,如果我说的这一句话可以成立,那么导演李沧东就是像鹰一样明锐的男人,他重现的可以说不只是一个金永浩而已了。

薄荷糖,他在参军时期,初恋情人夹带在信里的唯一信物,他不舍得起,用小瓶子一颗颗地保存起来,却在一次突然的警报集合中,被上级兵踢落一地,他来不及伤怀,已经被催赶着上军车。金永浩被动的人生,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可是,那瓶薄荷糖一直是他最怀念的东西,寄托着他生命里最爱的却无法在一起的人。没有原因,他们就是没有在一起。他一直思念着她,却没有跟她在一起。可是,后来他把那部相机——初恋情临死前给他的——随手就当给了相机店。或许,让他一直念念不忘的,不是这个初恋情人,而是当初那种单纯天真的感情,那天郊游明媚的阳光,那段充满希望的青葱岁月。

随后画面切换,安静的田野里,倒行的列车,往时间深处退。相似的画面在每一幕的衔接处反复出现了六次。

影片分为7个段落,通过倒叙的形式展现了男主人公金永浩的一生。1。1999年的春,金永浩来到曾与初恋情人一起来过的地方郊游,冲着向自己驶过来的火车大喊“我要回去,我要回去。”这个镜头是太震撼了,影片刚开始什么都没有交代就宣布了金永浩的死,他的死眼里噙满了泪水,那一句“我要回去”又看出了金永浩是多么的懊悔自己的一生。2。镜头回到三天前,穷困潦倒的他被妻子赶出门,惟有的一点钱买了一把手枪打算了结自己的时候,一台相机,一粒薄荷糖,牵引这个故事的缓慢前进。3。1994年,当时金永浩是某公司的社长,发现妻子的放荡出轨,家庭解体。4。1987年,金永浩正当巡警,对待犯人从来都用暴力,对待产妻子亦不闻不问,却拥着酒吧女招待诉说对初恋情人的相思之苦。5。1984年,金永浩是刚刚出道的警察,因十分不习惯暴力审讯而呕吐,却也顺从的有了第一次经验。双手插入犯人的身体,沾满了犯人的排泄物,也正因为这样,他拒绝了初恋情人的告白,转而接受了喜欢自己的现在的妻子。6。1980年,金永浩只是一个前方部队的新兵,错过了前来看望的初恋情人,又失手杀死了一位女大学生,痛哭流泪。7。1979年,影片回到了开头的那一个地点,依旧是交游,一群年轻人依旧唱歌跳舞,金永浩摘下路边的花朵送给自己的初恋情人,他说他的梦想是背着相机照遍所有无名的小花。初恋情人微笑了。依旧是那一块扁平的石头,金永浩用手细细遮住了太阳的照耀,眼睛里噙满了泪水,在火车轰鸣声里,影片迎来了字幕。

列车在倒行,往前追溯着金永浩的一生,也许只有郊游那天,他才是快乐的,脸上的笑容才是真的。社会的复杂性,随手就把一个单纯的心灵扭曲,他找不到方向,没有期待的事情。他知道这种逼供手法很残忍,但也没有勇气去反抗,只是一昧地任由着推掇,成为他们中的一员;有时以为意气风发,所有事情都很顺利,但心里却一阵空荡;他被妻子背叛,他也背叛他的妻子,出于报复,也许出于发泄,他也不太明白。最后,他孤单一个人,想起的,仍然是那一天,记忆里的青春。最后的定格,他沐浴在阳光里带着微笑,身旁是被微风吹得颤抖的小花,弱不禁风的样子,不知能在风里开得多久,一如他的生命。

回到三天前,金永浩在97亚洲金融风暴中破产、妻离子散,初恋顺任的丈夫找到了他,时隔多年他终于见到了病危中的初恋,无法倾诉,只拿到了当年的那部相机。
回到1994年,他是公司的社长,辗转腾挪在自己的生意里,暴打被捉奸在床的妻子,转身又与下属维持着情人的生活。
回到1987年,他是脾气暴躁的警察,与爱慕自己的邻家女子结婚生子,在一次任务出勤时,来到顺任的家乡,雨夜里面对一夜情的女孩诉说对初恋的思念。
回到1984年,他刚刚退伍加入警队,与初恋分手,开始从一个怯懦的小警察变得跟其他同事一样暴虐。
回到1980年,他是部队的新兵,随着光州事件的爆发,在一次参与对民众的镇压任务中,开枪误杀了一名无辜的女学生。
回到1979年,时间的起点,在第一次同学会的郊游上,金永浩初遇顺任,两人互生爱慕,展开一段清纯的初恋。

李沧东的电影向来就是擅长于挖掘小人物最感人的一面的,比如说金永浩这个角色的塑造;李沧东的电影也向来是由残缺著称的,比如这一部《薄荷糖》。而与其说李沧东是一位擅长用镜头的导演,也不如说他是一位细腻的作家。他的电影统统都向小说那样,充满了隐语,呼应和断断续续,除去了电影的技巧,除去了主人公的绚丽,更接近于最本质的人性地层。《薄荷糖》在叙述金永浩的一生的同时,更暗合了历史的某一部分。更绝的是,李沧东的电影就是不能让你忘记,他让你思考这个现代社会对人的影响是否是正常,是否是异化才会有这样悲剧的发生。无疑的,金永浩的一生,从单纯浪漫到冷酷无情,他并不是与生就俱来的,他的生命里有那么些人左右着他,导致他的思想、习性、生活一步步“无意识”的倒滑。他的导向和落魄也许是偶尔,可更多的却是必然,金永浩注定是要被毁灭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