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李沧东导演的这一部《薄荷糖》里,同样是唱着初恋的情歌

by admin on 2019年10月4日

       这部片子的最后结局,也就是电影的一开头就是冷酷的绝望,一个男人绝望的在河流里悲嚎,在铁轨上自杀,然后徐徐展开他逐渐绝望的过程,年少时分还心爱保存的薄荷糖,还犹豫拒绝的薄荷糖,后来都被抛弃,被随手当给街边的店铺。
    我给的评价是五星,和杨德昌的《恐怖分子》一样完美的电影,都是理想的绝望的过程。
    但是,有绝望,就好歹说明主人公或者是导演曾经梦想过希望,虽然希望完全不可靠,总是被现实撕的粉碎,但是,我们好歹也想过不是吗。对于这个世界的大多数人来说,就连想过都没有吧,活着就是庸俗的死亡罢了,就是每天机械的骗人,骗钱的过程,就是戴上面具的笑容罢了,安慰我的,就是好歹还有绝望……

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薄荷糖吧。曾经有人说她有过牙膏的味道。
而我是极爱薄荷的,每每吃到少见的味道纯正的薄荷冰淇淋时,会眯着眼笑到满足。
抛开味道不说,薄荷也是冰淇淋里最漂亮的,看上去就会有清凉的感觉。
而在李沧东导演的这一部《薄荷糖》里,从头到尾都是压抑的绝望,而薄荷糖是那里唯一的一点希望吧。
发现大叔薛景求,凭借这一部薄荷糖获奖无数。年轻的时候也是帅哥一枚啊。
薛景求之于李沧东,有点梁朝伟之于王家卫的意味吧。导演让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知道是不是这部片子里那么多的限制级镜头,帮助了大叔拿到影帝。
但是,大叔在这部片子里的心路历程也真是心酸啊。
还是那句话,每看一部李沧东导演的片子,对导演的崇拜之情就多出一分。《薄荷糖》是韩国新锐导演李沧东拍摄的第二部电影,他凭借此片在韩国获得了青龙奖最佳编剧。
《薄荷糖》通过一个男人生命中的20年向我们展示了韩国社会的巨大变化,以及这种变化对人所带来的冲击。时间跨越20年,通过倒叙的方式展现男人金永浩的一生——他清淡美好的初恋;他索然寡味的家庭;他疯狂绝望的工作;他彻底无望的崩溃……
影片所表现的社会背景有亚洲金融危机,韩国的极权统治,光州事件,韩国经济腾飞等等。导演李沧东是韩国学院派代表人物,他对社会生活的洞察与剖析有着惊人的深刻,他的作品在手法上有一个特点,基本都是采用纪实性的镜头语言,贴近生活从而挖掘其中种种残忍与无奈。“人生是美丽的吗?”影片中几次提到这个问题,整部电影也通过男主人公荒谬而无奈的一生探寻着他的答案。
影片分为7个段落,通过倒叙的形式展现了男主人公金永顺的一生。
呼应开头的“郊游”1999年春。曾经不起眼的女同学已经成了社长夫人,曾经那样腼腆清秀的金永顺却已经成为不请自来的人,成为大家都已经认不出的人,在20年后的同学聚会中,金永顺疯狂绝望的走向铁路,面对迎面而来的火车大叫着“我要回去”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那古老的照相机”(三天前)1999年春。由于破产,金永顺突然变得一贫如洗,绝望透顶,他用仅剩的钱买了一把手枪准备要自杀,这时突然到访的陌生人(尹顺仁的丈夫)告诉他,他的初恋情人尹顺仁生命垂危,非常想见他,金永顺带着代表他们爱情的薄荷糖见了她最后一面。但是尹顺仁已经没有了意识,穿着尹顺仁的丈夫为他买的新衣服的金永顺在楼道里恸哭,但是转身他就把初恋送给他的照相机去典当了,再也不会有拍摄花朵的心情了。
 “人生是美丽的吗?”1994年夏。金永顺是公司的社长,由于发现妻子有外遇,他痛打了妻子和第三者,也离开了自己的女儿,家庭解体。
“告白”
1987年春。金永顺此刻是一名警察,每天对犯人拳脚相向,他对即将生产的妻子也十分冷漠。在去群山的行动中,他挂记着自己的初恋情人尹顺仁,并拥着一个酒吧女招待倾诉思念。
“祈祷”1984年秋。刚刚从事警察工作的金永顺对暴力审讯十分不习惯,但也顺从的有了第一次经验。尹顺仁前来找他并送来他喜欢的相机,可是因为不愿所爱的人面对现在的自己,他拒绝了她,接受了一直喜欢着自己的女孩洪。也就是他后来的妻,在每个时刻,这个女孩总是会说,我们来祈祷好吗?
“会面——只是想来看看你”1980年5月。金永顺是前方部队的新兵,他错过了前去探望自己的尹顺仁
,并且在一次行动中意外杀死了一名无辜的女学生。
“20年前的郊游”1979年秋天。影片回到了开始的古路公园,一群年轻人结伴出行,唱歌聊天,金永顺摘下一朵洁白的小花送给尹顺仁,他说他的梦想是背着相机照遍所有无名的小花。

《通俗歌曲·摇滚版》杂志专稿

这是一部关于时间的电影,时间在影片中,代表着历史,也代表着变迁——时代的流失和生活状况的转变,还有人的激情和灵魂的慢慢堕落和煎熬。当生命以一种倒退的方式向我们徐徐展示的时候,这种变迁的残忍,时间的残忍就显得更加凛冽,它清楚的暴露一个单纯善良对未来充满美好期待的少年是如何在时间的变迁下变成一个残忍的社会人,一个冷漠的男人,到最后终于成为一个绝望的要自杀的失败者。
那一路连绵不断的铁轨,回到过去,连接希望,飞奔向未来,却越来越绝望。
只留下散落一地的薄荷糖。

薄荷糖是主人公金永浩与其初恋女友的信物,亦是其纯真内心的象征物。然而这颗纯白、清凉的糖果,不断被踩踏,最终不得不粉身碎骨。

影片中尽是主人公歇斯底里的表情与粗粝的伤痕。但隐藏在背后的淡淡真情轻易溢满观者的胸膛,就是这样一部毫无野心可言的小成本片子,耐心平和道出了脆弱个体与命运的交织,于社会的挣扎。李沧东的电影总是强调着命运的强势性,其间也不乏用冷静的语言表达对命运归因时的理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