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会想逃出这个神秘的地方,会发生什么

by admin on 2019年9月26日

这一年的日子里总有谁的出现。
他们呆板、自傲、忠诚、勇敢、及时行乐、得过且过……面对阔别重逢的旧人被问一句:多年不见,你还好吗?
是啊,我还好吗?
记得小学英语老师教的第一句便是:I’m fine,thank you!
前些日子被拖去看了一部电影《你好,疯子》,最值得我骄傲的便是我能一步一步地猜到导演究竟想讲什么:我们不是精神病,我们得出去;接着他们会变得急躁,会像疯子一样变得不安,他们会想逃出这个神秘的地方;如何证明他们是正常人?正常人是无法证明自己是正常人的,唯有服从院方安排,积极吃药、配合治疗才能走出去。
走出去了,才能证明自己是正常人。
同时我也感受到了不安,想到了《天才在左,疯子在右》的同名电视剧,一步一步将我牵着鼻子走,最后一集给我的自信一个响亮的耳光。
果然。

这一年的日子里总有谁的出现。

这个问题都在问

游戏规则
我们常常在游戏里设定自己的人物形象,包括拥有的设备、技能,但不管你是多么厉害的角色,都要按照游戏规则去玩。
这也是当今社会那些前辈们经常对职场新人说的一句“既来之,则安之”,说白了就是让你老老实实听话。在前辈的眼里,新人脑子里的想法总是那么大胆、富有想象、更重要的一点是不切实际,为了达成目标可以不计后果、不负责任、甚至不择手段。
影片中的七个人当中,记者就扮演着这么一个角色,他为了能够证明自己是个正常人,组织大家玩游戏——说词比划动作。
精神病人有什么特点啊?没有组织性、没有集体性,那么就组织大家一起来唱歌,历史老师不唱,就是跟大家不同,难道要因为他一个人,而影响整体吗?
不!他开始强迫!
是谁赋予他?是项目公关,在初始的自我介绍里,记者绅士地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了身着单薄睡衣的项目公关,这一个举动,给大家打了一针定心剂——安全感。
记者原本是什么?站在一个道德的制高点去口诛笔伐,绞尽脑汁去策划,在一次“演戏”中差点失手掐死历史老师。

他们呆板、自傲、忠诚、勇敢、及时行乐、得过且过……面对阔别重逢的旧人被问一句:多年不见,你还好吗?

记者,老师,医生,律师,公关,的哥,无业人员

把有思想的人先干掉,剩下的人就不会再痛苦了
终于,出租车师傅看不惯,上手一拳将记者打倒在地。他认定这个偏执的人就是疯子!结果而正如记者当初说的:疯子就应该呆在疯子该呆的地方。
能有武力解决的事情,何必多费口舌?记者被关进了隔离的地方,接下来的日子,药由他来吃,当看到记者被关的时候,项目公关将身上披着的外套脱了下来,等待着新主的庇佑,司机在归来时,同样也做了一件事:将外套脱下来,披在了项目公关的身上。
接着仿佛就到了原始社会,胜利的曙光隐藏了出租车司机的自卑,他从未接过王者的权杖,所有的人都臣服在他的淫威之下,他开始狂妄,在他的世界里,他没有让大家少吃一口饭,也没有让大家多吃一粒药,连历史老师的命都是他救的。
一片和谐。
他在他的世界里胡作非为,反正也出不去,那就“既来之,则安之”吧!这个所谓的病房成了他的理想国,曾经想都不敢想,碰都不敢碰的人,现在信手拈来。
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出去,如果出去了,还会是这样的结果吗?那种他一直在堵车,一直在抱怨,一直会把烟灰掉到裤裆上的生活,他过够了!真的够了!再也不想回去的那种!

是啊,我还好吗?

为什么到了一起

民主与信仰
大家也都忍受不了被一个狂徒支配,扮演民众角色的宠物医生、律师、历史老师开始发出民众的呐喊声,他们骨血里还是服从,不过此时的他们觉得思想和暴力都靠不住。
他们清楚的明白,不管自己做出什么样的动作,都不能证明自己是个正常人,那就服从!能放他们离开的,只有院方。
安希什么都没有做,却总会在紧要的关头给大家一个当头棒喝:在所有人都被电击以后,只有她选择了背叛,大家从安希身上也学到了乖乖的服从就不会受苦,当出头鸟就会被有能力的人爆头,安希的口中总会碎碎念着圣经,祈祷人们能够脱离苦难。
不管在什么时候,人们都能学会虔诚地祈祷,希望有个救世主般的盖世英雄结束一切战争,诵经、跪着、诵经、仿佛做这些就能解决一切的逃避观念,是信仰的根深蒂固。

记得小学英语老师教的第一句便是:I’m fine,thank you!

之前都经历了什么

卖友求荣
一个电话来了,这个电话在开篇的时候,也是安希接的,同样的,这个电话也是安希先注意到的,这个电话什么时候出现的?是谁拿到视线范围里的?没有人去想,关键在于电话里的内容来的猝不及防:你们当中只有一个人是精神病。
大家开始猜忌,民主的声音是从来不参与集体活动的安希,这个时候既然院方说了只有一个人是精神病,那么找出这个人,其他人就都可以走了!那么这个人必然会是安希!
安希不参与集体活动,安希说不清自己的来历,安希没有主见人云亦云,更重要的是安希没有人保护!
本应该这样随便捏一个软柿子交差就行了,但却受到了代表思想和暴力的人的阻止。
原因是什么?表现最为明显的是司机,他知道那种无助的感觉,他明白那种孤立的可怕,现在这些都面对一个从来不发表意见、手无缚鸡之力的安希身上,男人与生俱来的保护欲被激发出来了。——即便这一切都跟他没什么关系。
而对于大家来说,挑出院长所说的精神病,是他们唯一出去的希望,他们不想陪一个疯子在这里玩,再这样下去,自己没疯也会被逼疯的!

前些日子被拖去看了一部电影《你好,疯子》,最值得我骄傲的便是我能一步一步地猜到导演究竟想讲什么:我们不是精神病,我们得出去;接着他们会变得急躁,会像疯子一样变得不安,他们会想逃出这个神秘的地方;如何证明他们是正常人?正常人是无法证明自己是正常人的,唯有服从院方安排,积极吃药、配合治疗才能走出去。

精神病?

解脱
安希为了不让大家争吵,承认了自己就是精神病患,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让她想逃避想快点结束这一切。可谁愿意这么没有原则性的结束这一切呢?

走出去了,才能证明自己是正常人。

一个几近密闭的空间里,会发生什么?

附属人格
终于写到最后一个乏味的问题了。周围的那些人都是安希,每一个人都是安希的附属人格。当遭受到了重大精神打击时,从完整的人格中会分裂出一部分承担主体人格无法承受的大痛苦,一般情况下人可以控制这部分的“客体意识”,但如果过分的依赖附属人格,附属人格过于膨胀会慢慢的具象化,性格、脾气、处事风格一一展现了有血有肉的一个人,并且性格特征是以矛盾和对立的形式存在的,主体意识便会无法控制。

同时我也感受到了不安,想到了《天才在左,疯子在右》的同名电视剧,一步一步将我牵着鼻子走,最后一集给我的自信一个响亮的耳光。

谁都是正常的。不吃药,说明没病。

理想国
有些人无法面对真实又残酷的社会时,会在心里造出一个理想国,在这个理想国里,没有猜忌,没有痛苦,没有纠结,但可以自由自在的活着,不管在别人眼中是多么的不现实,也许逃避才是唯一的出路。
安希是这样的,你呢?

果然。

谁在外头?空间的外面。

孤独
不管是选择像疯子一样活着,还是选择像个正常人一样死去,也不管是这个世界疯了,还是我们疯了,影片最后击中的,是每个人都能读懂的孤独。

游戏规则

怎么才能不吃药?怎么才能证明自己正常?

番外篇
小时候每每受到挫败,总会想象会不会有另一个时空,那个时空里也有一个我,同时也正发生着眼前的一切,如果她是我,我更加希望她会做出不一样的决定,这样就不会像这个时空的我一样懊悔。
十几年后听说了一个词叫做:平行时空
天才也好,疯子也罢,重要么?

我们常常在游戏里设定自己的人物形象,包括拥有的设备、技能,但不管你是多么厉害的角色,都要按照游戏规则去玩。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她不爱千羽立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这也是当今社会那些前辈们经常对职场新人说的一句“既来之,则安之”,说白了就是让你老老实实听话。在前辈的眼里,新人脑子里的想法总是那么大胆、富有想象、更重要的一点是不切实际,为了达成目标可以不计后果、不负责任、甚至不择手段。

玩什么游戏,怎么证明?

影片中的七个人当中,记者就扮演着这么一个角色,他为了能够证明自己是个正常人,组织大家玩游戏——说词比划动作。

无法用正常的东西证明自己,那就换一种。让一个正常的人证明自己正常,这tmd世界本身就不正常!

图片 1

电击,胁迫

精神病人有什么特点啊?没有组织性、没有集体性,那么就组织大家一起来唱歌,历史老师不唱,就是跟大家不同,难道要因为他一个人,而影响整体吗?

谁定规则,谁破坏规则,要做什么?

不!他开始强迫!

恐惧,有谁能抵抗?

是谁赋予他?是项目公关,在初始的自我介绍里,记者绅士地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了身着单薄睡衣的项目公关,这一个举动,给大家打了一针定心剂——安全感。

精神病人有很多特质,其中之一:不承认自己有病。

记者原本是什么?站在一个道德的制高点去口诛笔伐,绞尽脑汁去策划,在一次“演戏”中差点失手掐死历史老师。

(嗯,这跟正常人一样,也不承认自己有病。)

把有思想的人先干掉,剩下的人就不会再痛苦了

唱歌,有秩序的行为。

终于,出租车师傅看不惯,上手一拳将记者打倒在地。他认定这个偏执的人就是疯子!而结果正如记者当初说的:疯子就应该呆在疯子该呆的地方。

荒诞,证明给谁看?

图片 2

我们所做的,不就是在证明么?我们能干,我们优秀,我们可以。

能有武力解决的事情,何必多费口舌?记者被关进了隔离的地方,接下来的日子,药由他来吃,当看到记者被关的时候,项目公关将身上披着的外套脱了下来,等待着新主的庇佑,司机在归来时,同样也做了一件事:将外套脱下来,披在了项目公关的身上。

一群正常的人,跳起了肚皮舞。用看起来不正常的行为或者说用以为正常的行为,证明自己正常,却表现的疯癫。

接着仿佛就到了原始社会,胜利的曙光隐藏了出租车司机的自卑,他从未接过王者的权杖,所有的人都臣服在他的淫威之下,他开始狂妄,在他的世界里,他没有让大家少吃一口饭,也没有让大家多吃一粒药,连历史老师的命都是他救的。

思考的能力,让大家无限趋近一个医生的标准。

一片和谐。

打架?

他在他的世界里胡作非为,反正也出不去,那就“既来之,则安之”吧!这个所谓的病房成了他的理想国,曾经想都不敢想,碰都不敢碰的人,现在信手拈来。

理由呢?编造。

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出去,如果出去了,还会是这样的结果吗?那种他一直在堵车,一直在抱怨,一直会把烟灰掉到裤裆上的生活,他过够了!真的够了!再也不想回去的那种!

要脸的,诬陷,不要脸,……

民主与信仰

开始最正常的,开始掐人。。。杀人,打人,开始混乱了

大家也都忍受不了被一个狂徒支配,扮演民众角色的宠物医生、律师、历史老师开始发出民众的呐喊声,他们骨血里还是服从,不过此时的他们觉得思想和暴力都靠不住。

终于知道谁要进去,待在疯子该待的地方。。。正常人谁会做这些呢?

图片 3

新的一轮,那个有病的人得吃药!不吃,哼,忽然有人成了医生那样子

他们清楚的明白,不管自己做出什么样的动作,都不能证明自己是个正常人,那就服从!能放他们离开的,只有院方。

雨夜的悬崖上的精神病医院里

安希什么都没有做,却总会在紧要的关头给大家一个当头棒喝:在所有人都被电击以后,只有她选择了背叛,大家从安希身上也学到了乖乖的服从就不会受苦,当出头鸟就会被有能力的人爆头,安希的口中总会碎碎念着圣经,祈祷人们能够脱离苦难。

男女,那点事,司机+女公关

不管在什么时候,人们都能学会虔诚地祈祷,希望有个救世主般的盖世英雄结束一切战争,诵经、跪着、诵经、仿佛做这些就能解决一切的逃避观念,是信仰的根深蒂固。

怀疑

卖友求荣

在干什么呢?要跟外头的医生谈。

一个电话来了,这个电话在开篇的时候,也是安希接的,同样的,这个电话也是安希先注意到的,这个电话什么时候出现的?是谁拿到视线范围里的?没有人去想,关键在于电话里的内容来的猝不及防:你们当中只有一个人是精神病。

谈,谈什么,能解决什么?

大家开始猜忌,民主的声音是从来不参与集体活动的安希,这个时候既然院方说了只有一个人是精神病,那么找出这个人,其他人就都可以走了!那么这个人必然会是安希!

竟然他妈的有人喜欢上了这里!

图片 4

有了新的争斗!!!不再温柔!

安希不参与集体活动,安希说不清自己的来历,安希没有主见人云亦云,更重要的是安希没有人保护!

而是真格的。谁受了屈辱?falang反抗!

本应该这样随便捏一个软柿子交差就行了,但却受到了代表思想和暴力的人的阻止。

发疯!

原因是什么?表现最为明显的是司机,他知道那种无助的感觉,他明白那种孤立的可怕,现在这些都面对一个从来不发表意见、手无缚鸡之力的安希身上,男人与生俱来的保护欲被激发出来了。——即便这一切都跟他没什么关系。

正义的人见义勇为

而对于大家来说,挑出院长所说的精神病,是他们唯一出去的希望,他们不想陪一个疯子在这里玩,再这样下去,自己没疯也会被逼疯的!

第三个有病的人进了铁门 的哥

解脱

我几乎预见到了下一个谁进去 律师

安希为了不让大家争吵,承认了自己就是精神病患,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让她想逃避想快点结束这一切。

谁在祷告?安希

图片 5

妥协,终于决定假装承认自己有病

可谁愿意这么没有原则性的结束这一切呢?

反秩序

附属人格

接受治疗,接受治好,然后出院

终于写到最后一个乏味的问题了。周围的那些人都是安希,每一个人都是安希的附属人格。当遭受到了重大精神打击时,从完整的人格中会分裂出一部分承担主体人格无法承受的大痛苦,一般情况下人可以控制这部分的“客体意识”,但如果过分的依赖附属人格,附属人格过于膨胀会慢慢的具象化,性格、脾气、处事风格一一展现了有血有肉的一个人,并且性格特征是以矛盾和对立的形式存在的,主体意识便会无法控制。

疯子也出来了,同意这个规则,但是,他有目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