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附属人格实在是太善良了,计划里的新领导

by admin on 2019年9月26日

首先,我没看过舞台剧而是直接看的电影。所以评论仅以电影为主。
     故事本身集中了性、暴力、民粹主义、党同伐异的人性表现,是对人类现代生活中产生矛盾主题的阐释,也是编剧者对人性的批判和在集体环境状态下人们如何和谐相处的反思。简单来说,人格分裂的解释也只是文学表达添加的一个艺术效果的外套。
     电影一开始的镜头表现是很棒的,忽闪的剪辑和声音特效的结合,即铺下了悬疑感又为后来剧情产生引人入胜的效果。
     在精神病院的大厂房里,这密闭空间里有强烈共同利益的七人群体中,领导者在不同类型的人之间切换。谁都有话语权和决定权,但是领导权还要根据每个人的性格个性在具体时间环节中自觉转换。首先具有领导意识的是记者,他的领导话语权取决于他成功以记者的逻辑说服了大家,让大家在无意识中全权听任于他的意见。但由于表演打架事件中过于入戏,逼出出租车司机跳反,加之记者的“领导”过于激进与强加施威,导致人们对于他的态度从无可奈何只能信任到失望。出租车司机在关键时刻跳出来,代表大家的想法让记者“下台”,自然而然就成为了“逃出去”计划里的新领导。但由于出租车司机的文化不高,没有能力与大局观,又陷于自己的欲望,不能向记者一样带领大家想法子逃出去。导致最后又被记者以暴力的方式结束他的“统治”。
说完这段不得不佩服编剧对人性和人物性格的洞察、对历史政治等的了解。在领导权力转换这个过程中的这段简直就是人类历史上各个国家王位政权故事的一个小小的缩影,即宏观又细腻。
      但也受制于电影体量的限制,我本来以为会在这个情节环境中增加更多的问题冲突,比如男性与女性的冲突,性元素在七个人之中的发酵等等,但都没有加入(也可能是受制于人无设定),只是在记者和出租车这段就过完了。最后医生说出“你们当中只有一人是疯子”,引起人物之间陷入新的局势中。让医生、律师、老师站在了一起试图“党同伐异”,却没能像上一段把冲突引向更精彩的情节中。
      在情节推向高潮的真相大白:其实这些人都是安希的附属人格。这一情节在医生站出来指出每个人的记忆缺陷开始,逐步走向高潮。优点在于特效展现的打破了戏剧舞台的空间效果限制,体现了电影手法的优势。但镜头切换稍慢了些,以及六个人的回忆展现方式相同,在之前安希与医生的对话“为什么从一开始治疗,他们就不认识我了。”就有点破梗了,使得高潮点没有令观者产生较强的紧迫感。加之最后安希举着枪对着每个人说出人格产生的原因,这种镜头表现方式略过于简单,全靠安希一个人的台词复述和回忆穿插,没有好好利用这个情节再去丰富下附属人格的个性。接着回忆中每个人故事的展现又很统一,产生人格的原因太过主旋律,让附属人格的人物形象不够丰富饱满。
      比较有亮点的地方还在于最后彩蛋的反转,也算是弥补了下之前身份揭晓的不足。

全片致命ID翻版,前场带入感较强,各种音效还是很能营造氛围,将观众顺利带入情节,在演绎每个人格,人格个性的展现上可圈可点,也许导演投入太过均衡化,没有突出附属人格的强弱,让七个人格无法产生强烈对比,只给人留下空洞的:医生女儿生日,公关美女的签约合同,出租车司机的任劳任怨,教师的辛辞与懦弱,记者的主导分析,意义不大的律师,后期剪片万花筒般的镜头切换,让观众容易视觉疲劳。

电影院的灯光随着前方的字幕缓缓打开,把电影院所有的观众从黑暗中抽离,我和所有人一样,伸了个懒腰,起身整理衣服准备离开。我对旁边的女朋友扬了扬头,意思是:走吧?她说:等下吧,也许有彩蛋。字幕终于落完,保洁大妈进场悠闲的收拾垃圾,我看到几乎坐满的全场只剩下两对情侣没有走,结果真的等到了彩蛋。
彩蛋:安希躺在浴缸里,她曾经沉入深海,此刻已慢慢清醒。院长缓缓的坐到安希旁边,对她说:安希,现在就我们两个人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祭影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回看整部片子,精神病人的入院初衷没有合理交代清楚,只是为了治疗而治疗?为了拍精神分裂而拍?没有看到争夺主体人格的激烈,附属人格间争执矛盾也属小打小闹般,谈不到消灭各个人格的必要,对比致命ID,这些附属人格实在是太善良了,展现不出人心丑恶的埋藏与伪装。三分给的是模仿分,其实最后一个彩蛋人格如果能突出些刻画,也许能有更多精彩吧

图片 1

个人的理解是:安希是主体人格,她分裂6个附属人格,之前的这些人格是可以共存的,电影里介绍安希的病情也变得越来越重,也是因为6个附属人格矛盾越来越激化。这个时候她又分裂出来一个院长的人格,干掉了其它附属人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