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片同女性主义的碰撞,最终和娜迪亚一起被赶出赛场时候尽情拥抱——他们没有冠军

by admin on 2019年9月25日

力量之美:体育片同女性主义的碰撞

平心而论,《花滑女王》是一部非常典型的年轻导演处女作,既有显而易见的稚嫩之处,也有生机勃勃的新鲜面貌,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对于我们这些关于俄罗斯电影的印象还停留在翻拍好莱坞动作片这种程度的观众而言,运动、爱情、轻喜剧、励志的标签足以展现年轻俄罗斯电影人的特色和“战斗民族”的另外一面。

图片 1

近年来,女性主义浪潮席卷全球——“Me
Too”运动;“打破沉默的人”登上《时代》周刊封面;影视颁奖季上《三块广告牌》、《水形物语》、《伯德小姐》、《普通女人》等大热影片都呈现了独立自主、千姿百态的女性形象,女性主义可谓是风头正健。

和去年大热的好莱坞电影《我,花样女王》一样,《花滑女王》的主角同样是一位遭遇坎坷的花样滑冰选手,但是和被操蛋的生活最终压垮的坦雅·哈定不同,俄罗斯姑娘娜迪亚最终幸运地收获了更重要的东西。如果说,《我,花样女王》中的是一位被不理解和怨愤所塑造出来的冠军,那《花滑女王》则用小清新的色调让影片轻松了很多,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在鼓励和爱中坚持到最后的冰雪女王。

作者 | 壹哥

近期体育片像《摔跤吧!爸爸》、《我,花样女王》等影片则包含了比较激进的女性主义议题。新片《花滑女王》的观影体验相比之下更加温情励志,父权制激进的对抗、两性冲突的渲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两性之间温和的对话。这部由男导演执导的类型片,可以作为成功范本,为我们呈现当下女性主义的传播、转译和正确的打开方式。

一个人努力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有多难?可能一开始就没有人看好你的天赋,可能你要经历一次次的摔倒和残酷的训练,可能那些给你送来鼓励的人一个个逐渐消失,而当最终一切看上去终于有点眉目的时候,命运才笑嘻嘻地告诉你,一切才刚刚开始。所以,当娜迪亚在世界杯之前意外地摔伤脊柱,同时还要面对那个王子般的男友兼搭档无情离开的时候,孑然一身的她似乎除了放弃别无他法。

出品 | 壹条电影

《花滑女王》由真实事件改编而来,它展现了战斗民族俄罗斯当下的社会环境中,女选手娜迪亚·拉普什娜花样滑冰的职业生涯。女主角是一个家境贫寒的孤女,她通过体育事业的追求来融入社会,改变命运,循着自己的内心,靠着自己的抗争和奋斗,最终获得内心的平静和力量,获得真正的幸福。

“你难道要让我用双手去赢得花滑冠军吗?”这样的反问当然是在赌气,但是其中又包含了多少不甘和委屈。影片为娜迪亚营造的困境是梦想和爱情都要在低谷当中获得重生,她必须要用自己的努力去证明那个自私的前男友做出了错误的选择。在这个时候,冰球队的萨沙出现了。但是和外貌身材都爆表、平时温柔体贴的前男友里奥纳夫不同,和标准的绅士差距甚远的萨沙完全就不是娜迪亚的菜。身为一个“野蛮”的冰球运动员(要知道冰球运动是默许比赛中打架的),萨沙与“优雅”的花滑运动员娜迪亚之间,俨然是两个极端,这个不靠谱的大男孩,他能用把冰球打向娜迪亚这样匪夷所思的办法来帮助她恢复知觉,能喊着“相信原力”来让她重拾信心,也能把她的轮椅推下斜坡,硬着头皮充当不合格的花滑舞伴。而也正是他,最终和娜迪亚一起被赶出赛场时候尽情拥抱——他们没有冠军,却似乎获得了某些比冠军更重要的东西。

看完俄罗斯电影《花滑女王》的时候,壹哥觉得,这个小哥可能要刷屏了。

俄罗斯是一个花滑大国,这项运动美丽而残酷,观赏性极强却是高危职业,很多运动员由于伤残中途被迫退役,此后无人问津,人生就此黯淡下去。故事角色的处境颇具有典型性和代表性,折射出了女性花滑运动员群体艰辛的生存境遇。

当然,这样的爱情故事走向其实并不难猜到,我们也完全可以给两个角色分别安上“渣男”和“暖男”的帽子,但是这并不是重点,影片的重点在于,伴随着娜迪亚的伤病和坚持,伴随着一个只想着冠军,而将爱情当做垫脚石的王子,和一个心无城府,冒冒失失的大男孩之间的对比,影片对于爱给出了最大的褒扬。确实,每一个运动员都在追逐冠军,就如《我,花样女王》中的坦雅·哈定执着地追逐着那个三周半跳一样,但是当如耀眼光环一般的冠军梦逐渐扭曲了我们的生活——坦雅的丈夫和母亲,娜迪亚的前男友——时,唯一还能拯救我们的,或许就只有爱与包容。坦雅·哈定孤苦无援,最终成了沉重美国梦的牺牲品,而娜迪亚幸运地还有萨沙,她还有那个天真地穿着玩偶服和她一起在冰面上奔跑的人。当里奥纳夫因为娜迪亚旧伤复发而不愿意与她一起出场的时候,萨沙却在冰面上最终说出了内心的告白,爱可以治愈伤痛,奖牌却无法矫正内心的自私。或许只有不缺席的爱与热情才能为一次次追梦的过程供给能量,而冷漠的里奥纳夫,面对的只能是一整面奖杯墙上冷冰冰的金属罢了。

图片 2

进退人生:温情暖心的女性角度叙事

比奖牌更重的是爱,如果你以为《花滑女王》在强调这个主题的时候会走上另外一个“爱情才是最终归宿”方向,那或许有点小看这部影片了。确实,在《花滑女王》中,是萨沙的感情一直在激励着娜迪亚重新振作,但是真正让娜迪亚成为一个合格的运动员,真正让她最后哪怕身上带伤也要登上赛场的,并不是某个男性,而是她自己。甚至连剧情中那个最重要的转折:萨沙在她面前被车撞倒,最终激发起她身体的本能摆脱了瘫痪,也是以一种“女性依靠自己站起来”的颇有象征意味的方式来完成的。事实上,整部影片当中,娜迪亚几乎自始至终都是以个人的努力来抗拒着命运的无情,导演在影片前后部分各用一段MV风格的快速剪辑段落在展现了娜迪亚年幼时候的训练和受伤之后的康复过程,简练和节奏和充满激情的配乐让我们和这个咬牙为梦想坚持的姑娘一起感受到了某种单纯的激情。倔强、坚强、永不言弃,在这样性格的背后,娜迪亚最终意识到,在她追逐梦想的道路上,需要的并不是那个把她当做道具,因为她受伤就拂袖而去,因为她康复而又立刻回头的里奥纳夫,而是无论在任何时候,都尊重和理解她的梦想,并且在身边为她默默祈祷的萨沙。

先说句题外话,3月30日上映的这部俄罗斯电影《花滑女王》,并不是之前获得奥斯卡最佳女配角的电影《我,花样女王》。

体育片中,每场比赛与对手的激烈对抗往往是看点所在,但在《花滑女王》中,一场场比赛的升级伴随的却是对于男性生存模式(即单一的对抗与竞争性)的不断消解,女性个人励志和自我救赎进而凸显出来。有舍有得,娜迪亚·拉普什娜以永不言弃的乐观姿态面对一个个难题,通过不断的选择最终实现对自己人生的掌控。影片的叙事中心聚焦于女性主体和能动性,真实传达出当代女性的诉求。其中包含了两性关系、女性与社会的关系、女性同自己的关系这三方面主题的探讨,不乏对于家庭、情感、利益、欲望、尊严的矛盾展现。

正是在这样的基调下,《花滑女王》将一个常规的爱情故事转变成了娜迪亚的成长历程,而获得成长的不仅仅是她“告别渣男”的勇气,更重要的是她坚持自我,绝不附庸的执着。在如今女性话题越来越受到重视和关注的电影银幕上,娜迪亚并不是最耀眼的那一个,没有什么惊世骇俗的言论,没有什么革命性十足的选择,但是她却更真实,她面对的是我们身边每一个普通女孩都会面对的同样的问题。如果你把一切都交给他人,那么就好像娜迪亚受伤的那次意外一样,摔倒在地的永远是你自己。在看似传统的轻喜剧爱情片当中,《花滑女王》将梦想与爱置于同等的天平两端,这是影片带来的额外惊喜之处。正是因为这样,在结尾失去了比赛资格的娜迪亚或许才完整了她最终的成长,她不再是那个在母亲的期望下踏上冰场的女儿,不再是跟着教练辛苦训练的运动员,不再是被世人看做金童玉女的某个男性的搭档,她成了她自己,她找回了追逐梦想的正确方向。

有人说俄罗斯人在蹭花样女王的热度,我就呵呵了……两部电影的中文译名都是中国人起的好吗,要蹭,也是中国人在蹭吧!

一些重场戏处理得举重若轻,幽默克制、反套路反玛丽苏。人生逆境的描摹不撒狗血、不煽情。女人和男人应该以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共存?影片给出了答案:女人要勇敢解除情感和利益上对男人的依赖,追求两性平等。其结果不是零和博弈,而是和谐共赢。势均力敌、互相成就、相濡以沫的真挚爱情让银幕上洋溢着真实的力量感和人间烟火气息。毕竟这年头,不冒点险、不经历坎坷,是不容易找到真爱的呀。

《花滑女王》作为一部处女作,展现了相当的完整程度,当然除了故事深度的开掘,这同样归功于花样滑冰运动本身的优美姿态和俄罗斯的壮丽景色。但是或许鲜为人知的是,花样滑冰,这个世界上最为美丽的运动之一,轻盈、灵动,但是与此同时,也是最危险的运动之一。滑行中摔倒、抛跳时的失误、锋利的冰刀和高速带来的惯性,任何一点差池就会带来严重的后果。在这样的条件下,这部改编自真实事件的影片中的每一个动作,都为影片的追梦主题赋予了更厚重的色彩,现实当中的运动员们,鲜有机会能像娜迪亚一样获得重新站起来的机会,然而他们也曾经和娜迪亚一样在训练场里摔倒,在赛场上飞舞,在失落时暗自痛哭,他们也曾有过自己的爱恨和选择,在我们无从知晓的故事背后,这些为梦想坚持着自我,为爱一次次站起来的人们,才是生活的女王。因为正如影片海报那样,在冰冷刺骨的坚强冰层下面,他们还有火热的爱意盎然的心。

两部电影中文名相似,但故事完全不同。

情景交融:热血诗意的视听风格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鬼腳七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花样女王》是真实故事改编,主角是美国花滑选手坦雅·哈丁。《花滑女王》是虚构故事,主角是俄罗斯花滑选手娜迪亚。

场景是情感的外化延伸,情感又是场景的累积内化。得益于导演多年拍摄商业广告大片的经历,《花滑女王》里有很多富有节奏韵律和视觉冲击力的蒙太奇段落及场景设计,情景交融构成段落所特有的主导情绪调子,更好地为人物传情达意。比如失恋后旧地重游段落。冷暖色调交织,采用平行剪辑,来对比前后心境的不同。游乐场、建筑、天台上,处处都有爱人的影子,以前的快乐投射到当下都成了落寞苦涩,萨沙内心的纠结痛苦表露无遗。

图片 3

此外,娜迪亚参加的多场比赛表演各有看点,锦标赛是冰上芭蕾所以场景服饰大气优雅,庆祝晚会气氛轻松愉快并采用了Bassa
Nova配乐,充满活力的冰雪秀则采用摇滚乐加夜店式布光。

除此之外,这也是两部完全不同的体育电影。

以下是轻微剧透的分割线~

《我,花样女王》是一出命运的悲剧,而《花滑女王》,则是一个梦想的童话。

化茧成蝶:成熟而坚韧的女性形象塑造

But,这个童话,彻!底!颠!覆!

娜迪亚还是个小女孩时,圆肩、孱弱、害怕摔倒的她被教练拒之门外,妈妈让她相信自己“是天生的冠军”。单亲家庭的女孩和只能和母亲相依为命。广袤的冰封之海,艰苦而枯燥的训练,缓慢的心跳声,世界变得纯净,只有梦想在静谧中闪闪发光。

电影的前半部分故事很普通,一句话就可以概括:从小有花滑梦想的小女孩,刻苦训练,一步步成为了冰上女王。

很快不幸降临,伴随着妈妈去世,娜迪亚被送给婶婶照料。深夜的冰场下着雪,倔强的小娜迪亚一次一次地练习一周半动作,终于将教练感动。

图片 4

跌跌撞撞的考核期,五年没好好睡过觉,一段精彩的蒙太奇简练交代了女孩的成长蜕变,成年后的她出现在双人舞场上。在冰上起舞时姿态优雅,驾驭高难度动作时一气呵成,灵动轻盈仿佛化身为一只冰上蝴蝶,舞姿翩迁。

饰演童年娜迪亚的小姑娘简直可爱爆了

伴随一场场比赛的还有艰难情路,渣男舞伴里奥纳夫的一次技术失误给娜迪亚的职业生涯带来毁灭性的打击,腰椎脊髓损伤的她躺在医院的床上,拿着手机,发出去的信息石沉大海,仿佛已被全世界所抛弃。爱情中的娜迪亚始终坚持捍卫自己的主体地位,打掉牙齿也要默默血吞。

壹哥看得两眼放光!

值得一提的是,导演对男性神话的颠覆与解构贯穿全片,男性在女性世界里不再处于拯救与支配的地位。相反地,男性对女性责任的缺失所带来的伤害被不断提及和强调:娜迪亚的家庭里父亲缺席,两位男舞伴更是表现出性格弱势的一面,一个愚蠢懦弱,一个虚伪自私。

从在冰上站都站不稳,小姑娘慢慢成为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在选秀中,她被俄罗斯顶级花滑男选手——里奥纳夫看中,从此声名鹊起,两个人成为全俄罗斯人心中最美的“金童玉女”,一起向花滑世锦赛冠军发起冲击。

这时候,另一位关键性的女性角色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教练莎塔利。这位独身的女教练自始至终以一种沉稳强悍的面目示人,她安排了看似神经大条、实则温柔幽默的冰球运动员萨沙去帮助娜迪亚。众所周知,运动员因为一些缘故退役后会成为教练,莎塔利也是饱经沧桑才能对于年轻女选手的处境如此感同身受。负心汉的打击、焦灼的身心痛楚、对于人生再无翻盘可能性的恐惧,这些不断重演的惨痛经历曾经毁灭了多少为事业和荣誉孤注一掷的花滑女性?

图片 5

不打不相识,萨沙发明了一套搞笑的“冰球疗法”为娜迪亚复健,“原力觉醒”不离口。经历了漫长的恢复训练,娜迪亚走出低谷,带着对萨沙的爱重返赛场。

这就是电影的前半部分故事。

影片的结尾精彩,对女性独立个体意识的表现不落窠臼——结局或许不完美,但比赛的输赢已不重要。娜迪亚的奋斗追梦历程如此珍贵,逆势而上,艰辛成长,她身上焕发着劫后重生顿悟般的幸福光芒,充满自信、力量和美感,让人为之动容。不以成败论英雄,不活在别人和社会的期待中,只需要做自己就够了,这才是真女王。

之所以写得这么简单,是因为它太套路了,如果两个人拿到了冠军,电影到这里就结束的话,壹哥绝对会让她负分滚粗——我们已经喝够了励志鸡汤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tania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而《花滑女王》好就好在,它没有在这里结束。

在接着讲之前,我要先普及一个知识:花滑男女选手之间,往往会是情侣或者夫妻关系。

比如我国的著名花滑世界冠军组合:申雪、赵宏博,就是一对夫妻。

图片 6

因为和其他的体育项目不同,花滑选手之间会有太多的身体接触,如果不是情侣或者夫妻,不仅做起这些亲密动作来不自然,也必然会影响到各自和另一半的情感关系。

花滑组合必情侣,记住这句话,这是理解这个电影最关键的。

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呢?

意味着,当娜迪亚去选择男搭档的时候,她不仅选择的是搭档,更选择的是一段感情,甚至可能是人生。

她开始时的选择,起点就很高,对方是俄罗斯最好的男选手,而且也是唯一有实力冲击世界冠军的男选手。两个人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情侣。

图片 7

这里不得不再插一句题外话,这部电影真的是颜值全在线,尤其是饰演里奥纳夫的米洛斯·比柯维奇,身材高挑,眼神迷离,妥妥的白马王子人设啊!

图片 8

壹哥只恨自己没有生在俄罗斯,不然,我还可以有更帅的空间。

但是,一个意外打破了一切。娜迪亚和里奥纳夫在一次例行的花滑表演中,因为里奥纳夫坚持要尝试一个没练过的动作,导致娜迪亚从空中摔下,摔坏了脊柱。

娜迪亚的下半身瘫痪了。

图片 9

一个花滑选手,脊柱摔坏了,基本就意味着运动生涯的终止。

此时,里奥纳夫的选择来临了:是坚持和娜迪亚搭档,等着她康复,还是换一个搭档?

娜迪亚在病床上的时候,里奥纳夫来探望。娜迪亚心里很清楚摆在他面前的选择,所以自始至终只问他一句话:“如果我一辈子都站不起来,你会陪着一个残疾人过完下半生么?”

图片 10

这句话,她不是以搭档的身份在问,而是以爱人的身份。花滑运动的残酷性就在这里,当你失去一个搭档的时候,你可能也失去了爱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