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由女人身体所组成的汽车(那个拉动操纵杆-女人大腿的镜头),她妹妹死了

by admin on 2019年9月20日

律师比利是一个非常具有魅力的角色。

     这是一个荒诞的世界。这里是芝加哥。城市如同舞台,霓虹灯,音乐,轻佻的爵士曲子和躁动的舞蹈,晃动的镜头在放纵的男人和女人们之间穿梭,就是在这样一个纸醉金迷的开始画面中,属于芝加哥的故事缓缓拉开序幕。
     金发女郎萝希是一个已婚妇女,但是那个老实木讷的丈夫却难以安抚和降服她那颗骚动不安的心灵。她打扮艳丽出入于娱乐场所,向往那些舞台上纵情表演的舞女。这是个并不聪明的平凡女人,她轻浮并且虚荣,还有点蠢。有个叫佛瑞德的普通家具推销员用拙劣的谎言就把她骗上了床—-后来事实证明撒谎是不好的习惯,佛瑞德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他胸口中了三枪,死在地板上。萝希开的枪。萝希进了监狱。
     野性冷艳的薇玛是一个知名舞女。她和她的妹妹共同跳双人爵士舞。直到有天她失去了搭档,她妹妹死了,是薇玛开的枪,因为她认为妹妹实在不该和自己的姐夫一起滚到床上去。于是,薇玛住进了监狱,比萝希还早一点。
自称“妈咪”的莫顿女士是监狱长。
     有一个知名律师叫比利佛林,他英俊潇洒,最重要的是他专门为犯了罪的女性打官司,而且战无不胜。所以他的要价也不低,一个子不少,5000美金。
     监狱里有个女犯人叫凯特琳,是个匈牙利舞者,因为没有请到比利佛林为自己辩护,被带到绞刑架上吊死了。
     很幸运,萝希和薇玛都有5000美金,所以她们无罪释放。这是这个故事。
     本来不算曲折的故事,但是经由歌剧的形式去无限的放大情绪,放大人物内心,放大一切,于是浓烈十足,成为一部动人心弦的电影,《芝加哥》这样的半歌剧形式的电影能获六项奥斯卡大奖,绝非偶然。这里我们谈谈那些歌剧。
     说喧宾夺主毫不为过,整部电影中,几乎有超过一半的时间,是在歌舞中度过。这样一个夜晚的风尘场,灯光,乐队,台下热闹的观众们,将现实中的人物一一的搬上舞台,所表演的歌舞全都是辅助现实中的剧情,却又如此强烈的将现实都掩盖在光华之下。比如:每次人物出场,都是选择用歌剧的形式表现。
      在女犯人的窃窃私语中,监狱长莫顿女士来了,门开了,“妈咪”莫顿进来了,视线却猛的模糊,还未让人看清她的真实面目,随着隆重的音乐,画面已经切换到了欢场上的歌剧舞台。一个盛装的,华丽的,搔首弄姿的胖女人,在那里摇臀媚眼的卖弄风骚,然后才是现实中莫顿训话的场面,穿着灰青色警服,平淡威严的面孔,这样的训话中的形象和歌剧中那个风骚的形象不停的来回切换,形成一种强烈的讽刺意味的对比。
      歌剧是一种情绪更加强烈的表达方式。它通过音乐、灯光、甚至服装来塑造人物。比如歌剧中的莫顿,一出场就是摇着一把大大的羽毛扇子,在西方戏剧中,羽毛象征和暗喻着欲望。身上是金光灿灿的长裙,带着金色华丽头带,耳朵上是两只大大的金色耳环,把莫顿女士爱财如命的性格只通过服装造型就展露无疑。这样夸张却准确的造型力量,又是追求生活化和真实性的电影无法达到的—如果真的那样,电影就不叫电影了,叫戏剧。
       名律师比利佛林出场的歌剧也在塑造人物上相当成功。舞台的暗影中,一个半跪的人在为一名绅士擦鞋,随着绅士抛出的一个硬币的奖赏,灯光亮出,没有照在绅士身上,却打在那个服务者充满笑容的脸上,舞台司仪的声音大声说着欢迎著名的谁谁登场。原来半跪着的才是比利。
      擦鞋是个不易发觉的暗示。帮人擦鞋,既是帮人去除污垢,暗示了比利的职业—他可是一个专门为罪犯进行辩护的知名律师。他擅长把黑的说成白的,把一个自私阴暗的女杀人犯,说成“是男人都想领你回家给妈妈看”的天使。所谓的擦鞋。
      之后是同样的舞台上歌剧和现实中形象的不断切换,用歌舞唱词和截然不同的唱词来进行讽刺,唱词说“我从不在乎穿戴名牌,羊毛大衣,我只在乎爱情”,然后切换的现实画面,却是比利佛林先生在做衣服的情景,用这样的对比塑造出这位英俊的律师先生人格最大的特点,那就是—虚伪。
       唯一的那场由那位老实木讷的丈夫出演的小丑独舞也让人难忘。这位不幸娶了萝希,并不幸的还很死心塌地的对她好的男人,叫艾默斯。那是一场悲哀的,忧伤的,卑微而无奈的表演,一个小人物荒凉的内心,和痛苦的呐喊。
       艾默斯是这个故事中唯一善良、真诚的人。却被淹没在妻子的虚荣心,公众们追逐噱头的冷漠中。
       到最后,他还是会在已经空无一人的法庭里对已经获得自由,却失去公众关注度的妻子说,带她回家。但是他的妻子却只在意为什么记者们连张照都不对她拍,并且很漠然的告诉他有孩子的事情是假的,她假装怀孕不过是想博取陪审团和媒体的同情。
于是艾默斯只好默默走开,一个人。
       电影中那场木偶戏最令人们念念不忘。那是杀人犯萝希第一次召开记者发布会,向社会申辩她的罪行。所有的台词都是律师比利佛林事先要她背下的。记者姗姗也是被买通好的卧底。无数的闪光灯下,三个人互相唱和,将用谎言编织好的故事奉献给所有的媒体。
        同时进行的是一场木偶戏。如同玩偶傀儡一般的萝希僵硬的坐在比利的怀中,身后是一帮被牵线操纵着的傀儡记者…所有人表情都很僵硬,音乐节奏很快,只有比利眼神中带着奸诈和胜利的笑意。
        杀人犯萝希最终被无罪释放了。
        杀人犯薇玛也被无罪释放了。
        但相当讽刺的是,恰恰被吊死的那个匈牙利女人,却是真正的无罪的,无辜的。这是一个细节,你很容易忽略真相。这个语言不同的柔弱舞者,大部分时候,我们根本听不懂她在急促的辨别着什么。她唯一会说的一个单词就是:“无罪”。
        这不是一个临行前犯人的不甘心的挣扎,她是真的无罪。答案就在监狱里的那场“牢笼探戈”的歌剧里。
        萝希被关进了女子监狱。在那里,关押着很多因为杀了男人而坐牢的女人。导演用歌剧的形式一一表现了他们的故事,在絮絮叨叨的平常的讲述中,却配着探戈的无声舞剧。
        第一个女人用散弹枪击中了丈夫的头部,在舞蹈中,她从丈夫的帽子下抽出了一条红色丝巾—-红色即代表血腥。
        第二个女人是下毒在饮料里,毒死了欺骗自己的男人—那个男人有六个老婆,于是在舞蹈中,她是在接吻的时候,用嘴从舞伴口中叼出了一条红色丝巾。
        被丈夫误会不贞的女人,是用刀刺在丈夫身上,所以她从舞伴的腰间抽出了红色丝巾。
        至于薇玛,她是手心里展露出了两条红色丝巾,因为她杀了两个人,妹妹和情人。
        但是唯一的,唯一的那个匈牙利女人在讲述的时候,没人听懂她的外语在讲些什么故事,只能看到这个真正的舞者在和她的舞伴深情的共舞者,然后,她也抽出了丝巾,但是你注意到了吗?那是白色的。是白色的。
        她没有杀人。她是无辜的。
       但是她却成为在整个伊利诺州历史里第一个被处决死刑的女犯人。
       当她哭泣着走上绞刑台的时候,当她的双脚蹬的笔直的坠落在绞架下方的时候,伴随的却是歌剧场中人们的欢呼声,叫好声,人们高兴的站起来拍着手,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
       这是个荒诞的世界。在这荒诞的世界里没有正义。另外有个细节就是,在那间审判萝希的法庭上,在法官后面的墙上悬挂的那副大大的油画中,那个象征着正义的手里举着天秤的女神,眼睛却是被蒙着的。又是一个导演布置的小小暗示。
       最难得的是,在电影中,歌剧的插入却并不生硬,每次都有一个恰到好处的,甚至绝妙的画面音乐效果。
      比如在案犯现场,面对警察审讯时投射来的手电筒的光芒,萝希无从的伸手遮挡着,但是却渐渐的将那束圆光看成了舞台上耀眼的聚光灯,而画面也为之转换,萝希成为站在舞台中央,灯光之下的甜美性感的表演者。
      比如在初入牢房的那个无眠的夜晚,在辗转反侧中,萝希听到在其他牢房中传出的各种不同的细琐的声音,但是这声音却渐渐有了节奏,渐渐成为探戈音乐一般,随之而来的是画面的转变,一场精彩冷艳的“牢笼探戈”开始。
      比如在监狱长莫顿女士向萝希提到比利佛林的时候,萝希愣愣的看着她,这时莫顿手中的香烟散发出缭绕的烟雾,渐渐的竟在萝希眼中生出一种幻象,幻化出牢笼的女犯人们在吟唱轻舞着,接着画面完全化入,成为比利出场的歌剧表演。
      如此精心雕琢的电影语言非常多,在萝希出狱之后,却因失去新鲜度而受到媒体冷落,当时的一场个人独舞中,萝希唱着“花无百日红”,在末尾,一束灯光缓缓的收缩着,一点点的淹没到胸口,到脖颈,直至熄灭—把她完全的留在了黑暗中。
      好的电影总会给你太多惊喜,这样耐人寻味的电影总是值得一看再看的,更多的细节使得每一次观看都意犹未尽。总之,一生中,值得一看的电影,《芝加哥》必定算是其中。以上,就是浅评。

《芝加哥》电影剧本

他以一个擦鞋门童的形象出现(可能暗示他出身低微)。然而之后他乘坐豪车,无数女人奉承他,镜头变化他乘坐的劳斯莱斯车标变成娇美的女人,他在由女人身体所组成的汽车(那个拉动操纵杆-女人大腿的镜头),在聚光灯和女人的簇拥下脱得连内裤也不剩。我想这可能是他毫无底线的暗示。

美国米拉麦克斯公司2002年出品
编剧:比尔·康顿
导演:罗伯·马歇尔
摄影:迪昂·毕比
主演:蕾妮·泽尔维格(饰洛克茜·哈特)、凯瑟琳·泽塔-琼斯(饰维尔玛·凯利)、理查·吉尔(饰比利·弗林)、奎因·拉蒂法(饰嬷嬷)
获奖:2003年美国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最佳女配角(凯瑟琳·泽塔-琼斯)、最佳美术指导、最佳服装设计、最佳剪辑及最佳音响奖;同年美国金球奖最佳音乐与喜剧片、最佳音乐与喜剧片男主角及最佳音乐与喜剧片女主角奖;英国学院奖最佳女配角(凯瑟琳·泽塔-琼斯)及最佳音响奖。
编译:张锦

然而很快镜头转动,他在监狱里遇见了洛克西。他拒绝了对方的请求,和肉体交易,他满口只想要五千美金的辩护费。

芝加哥·夜
镜头缓缓地推进洛克茜漆黑的眼眸,拉出霓虹灯组成的片名《芝加哥》。

但在他出场的舞乐中他说,他说他不在乎金钱,他只在意爱,而他爱谁呢?

玛瑙夜总会·夜
黑人报幕员:“五、六、七、八!”
爵士音乐起。
华丽的吊灯。
过厅熙攘的观众。
台下观众观看着台上爵士乐队的演奏。
黑人号手、钢琴手、提琴手……
镜头甩向繁忙拥挤的后台,经理在人群中焦急地穿行:“有人看见凯利姐妹了吗?”没有人回答。他继续寻找着,看见一位演员说:“你!5分钟后上台!”
台上黑人号手继续演奏着。

接下来想要营救洛克西的丈夫东拼西凑拿出两千美元,开始比利可以称得上冷酷刻薄的拒绝了对方,但在最后一刻改变了主义。

夜总会外
积雪的路上一双穿着高跟鞋的女人的脚从出租车里迈出来,维尔玛·凯利的声音:“不用找了,查理。”司机查理的声音:“多谢!”
高跟鞋提着衣箱跳过地上的积水走向后台。看见路边的演出海报,上面写着:“凯利姐妹:维尔玛和维罗尼卡”。女人顺手撕下维罗尼卡的名字。

请注意这里表现了他的贪婪,但似乎暗示着关于这个角色的其他追求。

夜总会后台
经理仍在焦急地寻找。
维尔玛进门,经理迎上去:“你跑到哪儿去了?维罗尼卡呢?”
维尔玛:“她今晚不来了。”
经理:“可今晚是你们姐妹的演出!”
维尔玛:“别担心,我一个人也行。”边说边脱着外套走进自己的化妆间,关上门。

比利在监狱里喝洛克西会面,轻而易举的编造出洛克西的身世,修女,双亲去世,为爱情私奔。这些都是他认为可以打动公众的因素。

化妆间里
维尔玛手忙脚乱地打开箱子,拿出一把带血的手枪,四处看了一下,放进底层抽屉,盖上衣服,然后去洗手上的血迹,着急地嘟囔了一声:“该死!”
维尔玛快速地换着服装。

接下来比利操纵洛克西在记者面前上演提线木偶戏,洛克西在表演,但事实上一切都是比利在操纵。在最后比利甚至操纵记者,令记者们报道他想要他们报道的,相信他想要他们相信的。

夜总会
报幕员兼乐队指挥弹着钢琴。
维尔玛跑下楼梯。经理催促的声音:“快点,快点!”
黑人号手吹着小号。
维尔玛快速地拐过楼梯。经理仍在催促她:“快!”
报幕员抬起头来:“女士们先生们……”
维尔玛跑上升降台。后台监督奇怪地看着只身上台的维尔玛,他身后是另一台升降台。
报幕员继续:“……玛瑙夜总会为您呈献芝加哥最火爆的舞蹈组合演出,两名佳丽是——凯利姐妹!”
舞台前景是乐队和伴舞,维尔玛从台后升上来。掌声起。
报幕员转过头来,看见维尔玛一个人,吃了一惊,转头看观众反应。
维尔玛唱:
快来,亲爱的,为城市增添色彩
爵士人生
我要把口红涂到膝盖上
然后卷下长袜
爵士人生
把汽车启动
我知道有一热闹去处
有冷冽的锦酒
有火热的钢琴
那只是间吵闹的大厅
每天都有人喧嚷
爵——士——人——生
维尔玛趁着间奏伏在钢琴上,报幕员把嘴凑到她的耳边:“演两个人。”
维尔玛边舞边唱:
爵士人生
伴舞演员:
热情,奔放
维尔玛:
爵士人生
台下,洛克茜羡慕地看着台上的维尔玛。
维尔玛:
整理好你的发型
穿上高贵的鞋子
爵士人生
听说迪普大叔
要吹布鲁斯
爵士人生
洛克茜入迷地看着维尔玛。
维尔玛:
等等,亲爱的
我们要跳交际舞
我买了阿斯匹林
是在联合药店买的
洛克茜激动地把手伸到嘴边。
维尔玛:
我怕你跳到累趴下
想要补充精力
洛克茜的眼睛。
维尔玛转头向后:
去跳……
舞台上的维尔玛转头回来,已变成洛克茜接着唱:
……爵士——
一个男人的声音打破了洛克茜的白日梦:“走吧,亲爱的。”
洛克茜转过头来:“可我还没见到你的朋友,那个经理。”
弗瑞德拉着洛克茜往剧场外走去:“别担心,洛克茜,一切我做主。”
洛克茜:“你把我的事情告诉他了吗?”
弗瑞德在洛克茜屁股上拍了一把:“是的,都安排好了。”
维尔玛继续在台上跳着:
找只水壶,我们反复无常
爵士人生
就在这里
我储放琼浆玉液的地方
爵士人生
亲爱的快来
我们要去粉刷天空
我保证幸运的林德
也没有飞得那么高

洛克西始终在他手中只是可以随时抛弃的玩偶(演出中途他一度把她抛弃在地上)。

大街上
弗瑞德拉着洛克茜跑着。

剧情再次转折是因为新的杀人犯出现。为了洛克西而放弃了之前请他辩护的维尔玛的比利,又可以为了更加具有噱头的,杀死三个人的名人抛弃洛克西。最后洛克西谎称自己怀有身孕而为自己加码,使比利再度将注意力投注在她身上。

舞台上
维尔玛在台上继续唱着:
因为在天上
他的耳朵如何能享受到
爵士人生

这一次成功使洛克西认为自己可以脱离比利的控制,而比利对这种反抗的态度也非常明确,两人一度决裂。

洛克茜家所在的公寓
弗瑞德和洛克茜回到公寓门口,洛克茜推开门,两人一边调情一边跑上楼梯。

但后来无辜者的死彻底让洛克西发热的头脑冷静下来,她服从了比利的安排,这时比利为她展示如何用金钱和诡辩来戏弄陪审团和法庭,一切都滑稽轻佻。他用视力不清来削弱门房夫人证词的可信性。表演从不存在的,洛克西是如何与被杀者争夺手枪的场景。最后比利将洛克西送到聚光灯照亮的最高处。

舞台上
维尔玛:
哦,你将看到你的女王跳着西迷摇摆
众人唱:
爵士人生
维尔玛:
哦,她将跳到吊袜带断裂

比利事先暗示丈夫阿莫斯向洛克西提出离婚,为此做出洛克西婚姻不幸的假象,而后洛克西又在比利的诱导下做出回归家庭的表象,这为她获取了陪审团的同情。

洛克茜家所在的公寓
楼梯上,弗瑞德给洛克茜灌酒。

有意思的是中间洛克西试图用自己的性感来诱惑陪审团,在她撩开裙子,陪审团的注意力都被她吸引露出痴迷神情的时候比利立刻提高声音将众人的注意力又带回自己身上。

舞台上
维尔玛:
告诉她把腰带放在哪里
她的母亲可能被吓着
众人唱:
如果知道她的孩子是同性恋
维尔玛跳着舞举起手:
爵士……

之后案件似乎产生了意料之外的发展。

洛克茜家所在的公寓
弗瑞德把洛克茜贴在一道门上,把她的手举过头顶。

衣着光鲜的维尔玛出庭作证,拿出了之前洛克西的日记。并且诵读了其中表露出洛克西毫无悔意故意杀人的段落。洛克西愤怒的站起来反驳对方,而比利再三制止她。

舞台上
维尔玛:
……人生

接下来比利展开了最为精彩的踢踏舞表演。响亮的节奏一直伴随着他的辩护,为快节奏的表演增加了紧张气氛。

洛克茜家所在的公寓
门一下子被拉开,靠着门接吻的弗瑞德和洛克茜差点儿摔倒。屋里开门的老太太不满地看着他们。正娇笑的洛克茜略有尴尬:“噢,你好,波鲁斯威茨夫人。”
波鲁斯威茨太太:“哈特夫人……”
洛克茜忙介绍男人:“这是弗瑞德……我的哥哥。”两人拉拉扯扯地跑向洛克茜家门口。老太太厌恶地看着他们。

比利先威胁维尔玛承认自己是受人教唆,然后攻讦探长只是为了登上市长的权座。最后将洛克西的日记证伪,但事实上,其中被对手取用视为证据的字句是他故意加入的。

舞台上
维尔玛:
爵士人生

比利只想赢得案件,他只想要在法庭上完美的呈现他的杰出的能力。

洛克茜家所在的公寓
洛克茜拉着弗瑞德的领带,把他拖进自己家里,看着邻居老太太,尴尬地关上门。

甚至不惜诬陷他的辩护人,他其实完全不在意对方的死活。

舞台上
维尔玛:
快来,亲爱的,为城市增添色彩

他贪婪,他可以操纵从女主到陪审团到记者舆论。他才是最后的提线人。

洛克茜家
弗瑞德把手伸进洛克茜的内裤。

这时可以获得在他出场表演的剧目所设置的暗示的答案了。

舞台上
维尔玛:
爵士人生
我要把口红涂到膝盖上

All he cares about is love.

洛克茜家
弗瑞德把洛克茜扔到床上。

就如早先维尔玛一针见血所说的,比利只爱自己。

舞台上
维尔玛:
然后卷下长袜

下面是一些我非常喜欢的情节。

洛克茜家
弗瑞德脱下洛克茜的长袜。

喜欢维尔玛的出场,喜欢她藏匿手枪,继而洗掉手上的血,然后唱完一整出剧目。

舞台上
维尔玛:
爵士人生
把汽车启动
我知道有一热闹去处
有冷冽的锦酒
有火热的钢琴
那只是间吵闹的大厅
每天都有人喧嚷
爵——士——人——生

非常喜欢杀夫团的探戈。喜欢红色丝绸代表的罪恶和死亡。喜欢那种几乎凶狠的美艳舞蹈。

洛克茜家
随着维尔玛的舞蹈节奏,洛克茜和弗瑞德在床上的交欢也走向高潮,拉倒了洛克茜和艾玛士的结婚照。洛克茜闭着眼睛幸福地说着:“再说一遍。”
弗瑞德:“你是明星,亲爱的,我的小明星。”

而讽刺的是唯一的无辜的女人,在整个故事里都说着别人听不懂的匈牙利语,最后被处死。她的死亡被处理的像是盛大的表演,众人为之起立鼓掌。

舞台上
维尔玛:
不,我不是任何人的女人
啊……我爱纯洁的生命
爵士人生
爵士人生
台下,一个穿风衣戴礼帽的男人带着警察走进剧场,冲着被掌声包围的维尔玛一扬头。

喜欢在等待宣判洛克西是否有罪的时候报纸为了抢到头条印好两种说辞。以及而后很快人们的注意力被其他犯罪吸引,印着洛克西照片的头条被扔在地上任人践踏。

洛克茜家
洛克茜:“继续说啊,弗瑞德。”
压在她身上的弗瑞德不耐烦地叹了口气:“天哪!”起身穿上裤子。
洛克茜坐起来:“急什么?艾玛士要到午夜才回来。”
弗瑞德往卫生间走去。
洛克茜:“弗瑞德?”
弗瑞德冷漠地看了她一眼。
洛克茜奇怪地又问了一声:“弗瑞德?”
洛克茜起床打开台灯:“我可不想让你觉得我唠叨,但我早该见你的朋友一面的,你把我的事告诉他已经一个月了。”她看了一眼弗瑞德:“我记得很清楚,因为那天晚上他们碰见维尔玛,还有她丈夫和妹妹。你知道,他们说你正好碰上他们都在。艾玛士都跟其他人说了,我还举行了一个派对。”
弗瑞德出卫生间穿衣服。
洛克茜:“你不是要走吧?”
弗瑞德:“太晚了。”
洛克茜:“关于我的表演我想了很多,当有灵感时我会写在日记本上,以防忘记。知道吗,前几天我想起了什么?每次感人的演出必须有……与众不同的地方。我的不同之处可能就是一块面包,让观众刚好觉得饿,又总是给他们多留一点儿。当我成名后,也许……我们自己开办我们的俱乐部,由你来管理,我是明星……”
弗瑞德一把把贴上来的洛克茜推开:“走开!”
洛克茜:“你怎么了?”
弗瑞德终于爆发了:“醒醒吧,伙计,你是不可能有演出机会的。”
洛克茜:“你说谁呀?”
弗瑞德:“接受现实吧,洛克茜,你只是劣等演员,而我不过一个家具推销员。”
洛克茜:“对,但是你有关系,那个夜总会的人……”
弗瑞德:“没这个人。”
洛克茜:“但那天晚上……”
弗瑞德:“那是我第一次到那里去。我去向长号师讨赌债。”
洛克茜:“那你并没把我的事情告诉任何人?”
弗瑞德转过头来:“亲爱的,你这么性感,为了得到你,我什么话都肯说。”
洛克茜:“那么现在呢?”
弗瑞德:“已经遭人耻笑了,我们就此分手吧。”
洛克茜强装着撒娇的样子,抓住弗瑞德的手:“弗瑞德……你不能这样对我。”
弗瑞德猛地把她推倒在墙角:“滚开!你再碰一碰我,我要你好看!”
洛克茜看着穿上外套准备出门的弗瑞德:“等等。”
弗瑞德:“你丈夫要回来了,你还是检点一点儿,不要再干这些勾当。”
洛克茜哭道:“你是个骗子,弗瑞德。”
弗瑞德:“那又怎样?”
洛克茜哭着站起来:“你骗我!”
弗瑞德:“对了,亲爱的,那就对了。”
“你这狗娘养的!”洛克茜慌忙从抽屉里拿出手枪朝弗瑞德猛开三枪:“狗娘养的!”
弗瑞德倒地身亡。
洛克茜抬起头来,随着爵士乐的鼓声奏响,进入冥想的舞台空间。
舞台上,舞者一闪而过,归于沉寂:
热情,奔放
洛克茜渐渐模糊。

这个故事在最外面的一层表述了一个冲动杀人的女囚是如何利用自己的身体和头脑为自己脱罪的,她的性感是她唯一的也是最好的武器(金发的女主有意模仿并且成功的神似梦露)。

洛克茜家,约一小时后
闪光灯将弗瑞德的尸体照亮。拍摄的警察对同伴儿说着:“何必麻烦,萨尔,就这样结案了。这是新纪录,从杀人到自首只有一个小时。”
厨房里,警察正盘问着艾玛士和洛克茜:“你怎么会有杀人武器?”
艾玛士:“我把枪藏在抽屉里,以防有事。”
警察:“好了,在这里签名,哈特先生。”
艾玛士签字:“乐意效劳,我很乐意。”
警察:“别告诉法院我们用酷刑逼你自首。”
艾玛士:“不,我是自觉自愿自首的。”
洛克茜体贴地抚摸着艾玛士。
检察官马丁·哈里森从屋外走进来对艾玛士说:“你真的是凶手吗?”
洛克茜:“向小偷开枪不能算是凶手,上个星期陪审员还感谢这种人呢。”
哈里森嘲讽地说:“市民懂得法律,我总是很感动。”然后让他们两人到尸体所在的房间:“坐下!”
哈里森用手电筒照着艾玛士的脸:“好,从头说吧。”
艾玛士有些不自信地说:“男人有权保护他的家庭和所爱的人,不是吗?”
哈里森:“那是肯定的。”
艾玛士:“我从车场回来,看见他从窗口爬进来。我的妻子,洛克茜正沉睡着。”
洛克茜心虚地转过身去。
哈里森:“他说的是真的吗?哈特夫人?”将手电筒照向洛克茜,洛克茜徒劳地躲闪着。哈里森举着手电筒逼近洛克茜。
艾玛士在一边说着:“说真的,事情和我妻子完全没有关系。她连只虫都不肯伤害。我开了第一枪,她才醒过来。她是个睡虫……”
手电照射下的洛克茜放弃了躲闪,低着头。音乐节奏起。
照着洛克茜的强光移过,已变成了聚光灯。洛克茜站在钢琴旁,红光照射在她身上。她又进入了冥想的舞台空间。艾玛士的辩解变得遥远:“想一想,如果我和朋友去喝酒,而不是直接回家会怎样?只不过想想而已,就已令人作呕……”
报幕员:“第一次表演,洛克茜·哈特想唱一首《爱的奉献》,献给她深爱的丈夫——艾玛士。”
洛克茜深情地唱:
有时候我做对
有时候我做错
但他从来没在意
他还是紧紧跟着我
他是那样地爱我
我最最可爱的爱人
有时候我伤心
有时候我快乐
但他还紧紧跟着我
像只温顺的小狗
他是那样地爱我
我最最可爱的爱人
现实空间中,手电照射下的艾玛士仍在辩解着:“我开枪射他,他还朝我走过来,我不得不再度开枪……”
舞台下的观众如蜡像般一动不动。
洛克茜坐在钢琴上继续唱着:
他决不是白马王子
他没有健壮的体格
上帝知道,他也不聪明
但看他的灵魂吧
我是说他的总体
比起身体其他部分的总和
优越得多
如果你像我那样认识他
你将与我有同感
如果这世界
有意使我的名字染上污点
他会马上行动
把那错误承担
他是那样地爱我
是那样地适合我
可爱的甜蜜爱人
我的好丈夫
艾玛士继续述说着:“设想一下,假设他侵犯她……你知道侵犯的意思吗?”
哈里森:“我明白你的意思。”
艾玛士:“想想看,那是多么糟糕。还好,我及时回到家,我可以这么说……”
舞台上的洛克茜躺在了钢琴上:
他是那样地爱我
我最最可爱的爱人
哈里森:“死者名叫弗瑞德·凯斯利。”
艾玛士惊讶地说:“弗瑞德?他怎么可能当小偷?我太太认识他,他卖家具给我们,他给我们10%的折扣。”
钢琴上的洛克茜警觉地抬起头唱:
上帝知道,他没有优越的智慧
哈里森:“可你跟我说他是小偷?你是说你到的时候他已经死了?”
钢琴上的洛克茜焦急地看着艾玛士的方向。
艾玛士:“我在替她掩饰。她跟我说是小偷进屋,要我说是我开枪,因为我会安然无事的。她说:‘救我,艾玛士,这是我需要你的时候了。’”
钢琴上的洛克茜拍打着钢琴,气急败坏地唱:
他跳出陷阱了
我真受不了这个笨蛋
艾玛士出现在舞台上,身上披满蓝光:“我居然相信这个烂货。她比我聪明多了,是吗?我居然保护她……我每天在车场卖命14小时,她居然发展到找情人,像个婊子那样四处游荡!她以为可以欺骗我。告诉你,有些事情我可以忍受,但这次她太过分了。我没有开枪。笨,我太笨了……”
钢琴上急不可耐的洛克茜终于跳下来冲向艾玛士。
现实空间中的洛克茜冲向艾玛士:“你这个两面派,多嘴的臭家伙!你承诺过不会自食其言……”
艾玛士:“你说什么?你在设计我,洛克茜!你告诉我说他是小偷,但你却是跟他在鬼混……”
洛克茜:“你是不忠的丈夫!”然后转身向哈里森恳切地说:“对,我开枪射他是真的,但我是为了自卫,他想偷我的东西。”
哈里森:“可我听说,上个月他每周来偷你三次。”一边揭开尸体,问站在门口的波鲁斯威茨太太:“你有什么说的,夫人?”
波鲁斯威茨太太:“就是这个人。”
哈里森盖上尸体:“多谢!”转身对洛克茜说:“你的故事没用,哈特夫人。还不如这么说:弗瑞德是在享乐,可这笨家伙在这里也是饭票。”
洛克茜苦笑:“饭票?他连酒都不肯给我买。”
哈里森:“他买得起吗?他要养活妻子和五个孩子,或许他忘了告诉你。”把弗瑞德身上的相册翻给她看。
洛克茜看着相册:“什么?”
哈里森:“都是他的孩子。”
艾玛士难过地看着洛克茜。
洛克茜气急败坏:“混蛋!卑鄙!对,是我杀的,还想杀第二次呢。”
哈里森:“一次就够了,把她带走!”

但内里操纵一切的仍旧是男律师,影响主角命运的是冲动的易受蛊惑的公众。

洛克茜家所在的公寓外
摄影记者们冲向被押解出门的洛克茜:“看这边,亲爱的!别这样!这么漂亮别躲避。你为什么开枪射他?你为什么不说话?笑一笑,像牙膏广告一样。”
哈里森走在后面:“再不拍照就没机会了,这案子结了。地方检察官哈里森宣布此案是绞刑案。”
洛克茜:“绞刑?”
哈里森继续对记者们说:“明天就上法院开审。”
被推上囚车的洛克茜:“等等,你说绞刑是什么意思?”
哈里森:“怕了吧?带她去库克县监狱。”
记者:“别这样,亲爱的,头条新闻。你为什么开枪,是……”
在远去的囚车里,洛克茜仍在不停地问:“你说什么?绞刑吗?”

女人们因为嫉妒和愤怒杀掉男人。她们彼此争斗又合作。但在最后她们也只是男人掌中的玩偶,公众如泡沫一般易碎的浮夸的喜爱之上跳舞的玩物。

库克县监狱·夜
囚车开进监狱。
狱警盘问着洛克茜:“吗啡、可卡因、鸦片?”洛克茜摇头。
洛克茜赤身裸体贴着墙,手臂伸长。
狱警:“31英寸,手臂31英寸。”
洛克茜抱着囚衣随着一群犯人走进一个大房间坐下。
狱警:“舍监马上就到,所以别显得太舒服。把烟灭掉!”
洛克茜旁边是一个老囚犯,她继续抽着烟,对洛克茜说:“你见过莫顿吗?她很好,只要你让她高兴。”用手做了个数钱的姿势。
一声鼓响,舞台上报幕员:“女士们先生们,现在演出的是钥匙管理员,监狱的首领,杀人犯的主人,舍监莫顿嬷嬷!”
现实空间中嬷嬷肥硕的胸脯朝房间走来。剪影推开门,一片煞白,幻化出一把晃动的巨大羽扇,观众喝彩声四起。羽扇放下,后面是舞台上的嬷嬷。嬷嬷唱:
在我的鸡笼中问任何一只鸡都行
她们会很快地告诉你我是……最大的母鸡
我爱她们,她们也爱我
因为我们是个系统
系统叫做“互相报答”
狱警命令囚犯们:“站起来!”
嬷嬷趾高气扬地走进门:“欢迎,女士们。”
舞台上的嬷嬷妖娆地边舞边唱:
记住一句话
了解我的心
如果你和嬷嬷相好
嬷嬷也将和你相好
嬷嬷对囚犯们训话:“你们可能认
为我会使你们遭罪,那不是真的。”
舞台上的嬷嬷:
有各式各样的相助
我随时都愿意提供
你帮助嬷嬷
嬷嬷也将帮助你
嬷嬷在囚犯中间穿行:“我愿成为你的朋友,只要你愿意。所以如果你心里不痛快,或者没有乐趣,别向我报告,因为我不会关心!都别想。”
舞台上的嬷嬷走入观众席:
人们说生命就是一报还一报
那就是我的生活信条
我应该得到好多报酬
因为我付出了那么多
你难道不知道这边的手
也能帮那边的手?
如果你和嬷嬷相好
嬷嬷也将和你相好
囚犯们排队离开。嬷嬷在门口拦住洛克茜:“你大概就是哈特吧,真漂亮。”
洛克茜:“谢谢,夫人。”
嬷嬷爱怜地扶着她的肩膀,一起走出去:“为什么不叫我嬷嬷?我们可以照顾你。你才能从这里愉快地上路,我们把这里叫死囚牢。”
洛克茜:“这样更好吗?”
嬷嬷在幕后吸了口烟,舞动着大羽扇的剪影又出现在舞台上。

她们以谋杀作为最大的噱头,以一种不问明天的姿态活着。

去洛克茜牢房的路上
洛克茜对嬷嬷说着:“我不应该在这里,我其实并没有做错什么。”
嬷嬷:“不用告诉我,亲爱的。我没听说任何男人被杀,当我习惯于……”
铁栏后边的维尔玛叫起来:“嘿!嬷嬷,来这里。”
洛克茜:“维尔玛·凯利!你就是维尔玛·凯利!知道吗,你被逮捕时,我也在场?”
维尔玛扫了她一眼:“对,一半芝加哥人都是。”然后翻开一本杂志:“请看这里,嬷嬷。又有杂志说我:记忆所及,没有比双人命案更恐怖的了。”
嬷嬷:“这种宣传买都买不到的。”
维尔玛从丝袜里摸出一把钱:“买不到吗?我想我可以。”
嬷嬷拿过钱,笑笑:“那就试试。”
舞台上的嬷嬷:
如果想要我的肉汤
请给汤里加上胡椒
拿配料给嬷嬷吧
嬷嬷将给你辛辣
当你得到那只篮子
那只捐钱的篮子
只要你捐钱给嬷嬷
嬷嬷也会给你捐钱
嬷嬷带着洛克茜走向她的牢房,把一包烟塞进旁边一个囚犯的丝袜里,顺手在她的大腿上拍了一把。洛克茜若有所思地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囚犯。
舞台上的嬷嬷:
处在楼梯最上面的人
才是人们都敬仰的人
所以请把我推到楼梯上
然后我将推你
我们就像共同划桨
就像参加划艇比赛
如果你为嬷嬷划桨
嬷嬷也将为你划桨
舞台上嬷嬷独白:“什么是最后的总结,来结束热情的演出?”然后唱:
如果你和嬷嬷相好
嬷嬷也将和你相好
洛克茜进了自己的牢房,回过头来叫住门外的嬷嬷:“嬷嬷,这里有点儿冷,你说是不是暖气坏了?——我并没有抱怨,但如果……你有多余的一两床被子……”
狱警的警棍敲在门上。嬷嬷嘲讽地看着她,转身离开:“熄灯了,女士们!”
洛克茜对着阴冷的牢房,无声地哭泣。

But nothing stays.

洛克茜的牢房·夜
洛克茜侧卧在牢房里。水管滴滴答答地滴着水。洛克茜听着水声、狱警的脚步声,渐渐地听出了节奏。她翻过身来。
合着节奏,女囚莉斯划燃一根火柴:

安妮:
六个
琼:
咯吱
匈牙利人:
嗯啊
维尔玛:
西塞罗
莫娜:
利普西茨
翻来覆去的洛克西转过身来,铁门在移动。
铁门后幻化出报幕员:“现在,由库克县监狱六位快乐的女杀手合唱《监狱探戈》。”
洛克茜起床,铁门外变成了舞台,放着一桌一椅,她走出去,坐下。
对面,六名女囚在铁栏后边舞边唱:
砰,六个,咯吱,嗯啊,西塞罗,利普西茨
众人合唱:
他死有余辜
他死有余辜
他只能怪自己
如果你在那里
如果你看见了
维尔玛比着手枪的手势唱:
我敢打赌你会像我一样
铁门打开,莉斯走出来,门外站着伯尼,莉斯述说着:“知道吗,人的小嗜好能使你多么不愉快。就像伯尼一样。伯尼喜欢嚼口香糖,不,不是嚼……是吹。”

它荒诞,细节精巧,使人目眩神迷。

监狱走廊
现实空间中的莉斯与嬷嬷边走边说:“……有一天我回到家,一肚子闷气,我需要得到安慰……”

Chicago。

舞台上
莉斯与伯尼共舞:“……伯尼却悠闲地坐在沙发上,喝着啤酒还嚼着口香糖。不,不是嚼,他在吹。我告诉他:如果你再吹一次,我就……他真吹了,于是我取下墙上的鸟枪,开了两枪警告,却击中他的头部。”
众人唱:
他死有余辜
他死有余辜
他只能怪自己
如果你在那里
如果你看见了
我敢打赌你会像我一样
安妮到前台和伊齐基尔共舞:“两年前我在盐湖城遇见伊齐基尔,他说他还没结婚,于是我们一拍即合。”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电照风行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监狱牢房
现实空间中,安妮和狱友们在牌桌上述说:“我们开始同居。他要出外工作,他回来时我会为他准备酒,准备晚餐。”

舞台上
安妮:“后来我发现,他说他是单身汉,单身个屁!她不但结了婚,而且有六个老婆,他是摩门教徒。那一晚,他做工回来,我照平时那样准备了酒给他。知道吗?有些男人受不了砒霜。”
众人唱:
他死有余辜
他摘了朵正在怒放的鲜花
然后他利用了它
摧残了它
这是凶杀
但不是罪行
琼来到前台,与威尔伯共舞:“我在厨房切鸡肉准备晚餐,想着我的事情。我的丈夫威尔伯气冲冲地跑进来,他说:‘你和送牛奶的人有染。’他疯了,不停地骂:‘你和送牛奶的人有染。’”

监狱洗漱间
琼一边洗漱,一边对狱友说:“最后他撞到我的刀上了,他总共十次撞到我的刀上。”

舞台上
众人唱:
如果你在那里
如果你看见他
我敢打赌你会像我一样
匈牙利人用母语述说着她的遭遇。

监狱牢房
现实空间中,洛克茜问匈牙利人:“对,但你做了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