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青是愤怒的青年民族主义者,公民养宠物

by admin on 2019年9月20日

7分。主题确实是很有魄力,但作为电影,它并不那么震慑我。我不太喜欢它的节奏,叙事手法。

前言:无论是南海主权危机,还是某些明星不合时宜的晒娃,都会引来一群愤青的行动。他们扯着爱国大旗却做些让人大跌眼镜的事情,并抱着“法不责众”的心理将此类事件炮制下去。

18517 67 用“宠物契约”提升社会文明 作者:宠星球 狗民网 |2006-12-09

同样有了些许思考。我不认为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有多伟大,我不认为暴力革命后的社会新面貌会像革命前鼓吹得那样美好。若是暴力夺权发生,我希望接下来的走向是在两个极端之间寻找平衡点,这是我期望的影片的后续。

作者:刘军宁    文章首发于公众号“宁天下”

因为连发狂犬病致死事件,云南牟定掀起了打狗风暴,全县5万只狗正在被扑杀,由此引发争议。
狂犬病不是新病种,危害不小,但因为突发几个致死病例就要全城杀狗,显然是一种懒政思维。这很明显,无需多言。深层的问题是现在的宠物眷养规模越来越大,而宠物主的权利义务始终处于失衡状态。养狗成患,加上政府管理的不力,在极端情况下个别地区的政府就容易采取这种极端做法解决矛盾。
公民有选择一种生物为生活伙伴的权利。但是这有前提,比如,你可以养兰花,但不能种罂粟,你可以养狗,但不能养狼。公民养宠物,必须以不危害、不威胁社会公共安全和利益为前提。
笔者认为,整个社会与喜爱养宠物的那一部分公民,应该有一份完整、清晰、责权明确的契约,实现双方权利与义务的平衡,如此,才是公正的。现在的问题是,宠物爱好者享受了很多的权利,却没有承担起相应的义务。其实,养宠物的“温馨、和谐”,基本上只是宠物主自己的感受,但风险和成本更多由整个社会来承担,这是一种不尽合理的现象。
养宠物,是一部分公民生活的游戏或者说生活的艺术,而“宠物契约”就是其中应有的游戏规则。这份“宠物契约”至少应该有以下内容:
你可以养宠物,但它必须是公认相对安全的;你养宠物的权利不能侵犯到别人不被宠物伤害和困扰的自由;你必须让你的宠物接受医学强制免疫注射,以保证它在极端的情况下不具有致他人死亡的伤害力;你有与宠物相伴散步的权利,但是你必须设法保证宠物不去攻击、伤害别人、污染公共环境;夜深人静,你无权放纵你的宠物彻夜叫春、狂吠,因为其他公民还要睡觉;万一发生你的宠物伤害其他公民的事件,你必须承担严厉的法律责任。权利从来都是一种公正的自由,你有一百种权利,就有一百种义务———每个人都是如此。
当权利义务各归其位,契约双方实现利益平衡,由冲突走向平和,文明便会滋长,“蓝天绿草人物相欢”的和谐景象才能真正实现,社会由此得以成熟和进步。如此,还怎么会发生“满城打狗”这种人人、人犬关系激烈冲突的局面呢?

自由是一个很玄的东西,我不相信有绝对的自由。很多人的自由只基于自己的利益,若不能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那么所有的统治都是强权。这是多么可笑,自以为身处水深火热之中,却从来不去考虑满足自己所有利益的社会才是地狱。一味痛诉国家的人,自以为是比庸民高级的人。

图片 1

图片 2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冰冻的泡芙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国人砸日本车

在我的字典里,公民是享有普遍的基本人权的独立个体,愤青是愤怒的青年民族主义者。

它们都是中性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