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马涅克的未婚妻、美丽的玛蒂尔德,我的爱情又在另一个女人身上复活了

by admin on 2019年9月14日

不论是现实生活或是小说电影,许多和自己的爱人由于外因分别,或是向暗恋的人告白被拒绝之后,都是整出一副愁云惨淡,一片阴霾的死相。不吃不喝,要死不活。可是,毕竟人是铁,饭是钢的事实摆在桌面,饭还是要吃,觉还是要睡,生活还是要继续,地球还是要转动。所以,过不了多久,用朱德庸的一句话来说就是,“我的爱情死了,我很伤心,但是,我的爱情又在另一个女人身上复活了”。

法国的名字叫做Un long dimanche de
fiançailles,不知道该怎么念,翻译做英语就是A Very Long
Engagement,翻译成中文就有两个名字了,一个是漫长的婚约,另一个是美丽缘未了,我更喜欢前一个。

一个姑.娘等待一个少年,可以坚持多久?
当周围的人不断告诉她少年已战.死.沙.场;
当邮递员传递的一个一个线索均无法展开;
当她给自己编织下的一个又一个等待的藉口和暗示都被造化无情地玩弄时;
她已经开始哭泣了,却又不肯放弃。

我一直怀疑,这是不是真正的喜欢,这是不是真正的爱情。也许是,我喜欢的是你也喜欢我,或者我喜欢的是我幻想你喜欢我。否则,我坚决不相信这样的复活会比涅赫留朵夫灵魂的复活更轻松。

青梅竹马的情人,突然哪天被拉去当兵了,然后便是漫长的等待。不过,大家都很焦急,老家有个可人的女孩还在苦苦盼望的青年当然是心急如焚。同其他惧怕战争渴望回老家的人一样,马涅克有意弄伤自己的手,希望借此可以离开战争,不过他和其他四个伤了自己手的人都因为“自残”被判死刑。BINGO
CREPUSCULE,翻译过来叫做“黄昏宝果”,美丽的名字,对被丢弃于法军和德军之间的“三不管地带”的这五个人来说,其实是个惨烈的地域。

 

前几天,我在清理书柜时从里面翻出一本掉了封面的7080年代诗选,重读到舒婷《神女峰》的收尾——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时,格外蛋疼。人们只会咏叹那样深情的凝望,颂扬那样执著的守候,却绝对不会付诸行动,因为那是石头做的事情。倘若有人对你说,兄弟,蹲在石头上等等,你女人马上就来。你必然会说,去你妈的,我又不是孙悟空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吧?你傻逼啊?大部分人都不是傻逼,所以也不会这么做。《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把这句诗改了,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XX痛干一晚——现实真他妈痛快!

德国的飞机,叫做“信天翁”,射伤了一直手带着红色羊毛手套、在树上刻MMM三个字母的马涅克,大概没有人认为他能活下来。

如果

可是瘸腿姑娘怎能放弃自小把她一步一步背到灯塔眺望大海,在圣母院的钟上刻上莫尔斯似的爱情宣言,甚至在濒死时也不忘爱人的男孩。老天是公平的,他剥夺了你的一部分,必然会赐予你另外一部分。患得患失之间,只有自己能够感受。玛蒂尔达走路不便,得到的却是一颗执着的心。对于剧情我实在不想多说,平铺直叙,也没有设包袱,埋伏笔,兜圈子,我这样脑子转不过弯的人一遍也看懂了,所以没有解构或深究的。我就只说几个有快感的地方。

从战场上回来的人,或者和战场上有关联的人,告诉马涅克的未婚妻、美丽的玛蒂尔德,马涅克没有生还的可能了。但她却好像只相信好消息,在她无法做出判断的时候,她如此可爱地用“叫我吃饭前要使狗狗冲进房里,就表示马涅克还活着”这样的第六感来做决定,有意思的是,结果从未让她失望。

如果我赶在汽车前到达转弯处,马内就会回来;

1.场景如画。在介绍贝纳诺特丹被迫从军时,麦浪滚滚,大风飞扬。眼前的《拾穗者》顿时变成动态的场景;而弥漫硝烟的战场亦是让人身临其境,整个电影变成一幅幅拼接而成的油画。

不知道有没有真正的心有灵犀,玛蒂尔德坚信如果马涅克死去的话,她一定可以感觉得到,而一方面,痴情的马涅克也相信,自己的手一疼就能让自己和心爱的马蒂尔德更加接近。电话、火车、邮差、小汽车,似乎那时候能用上的交通方式基本上都用上了,为了找那个更多的人相信已经葬身于“黄昏宝果”的未婚夫,她坚韧得让人难以想象。

如果晚饭前开门先进来的是小狗,马内就会回来;

2.
瘸腿姑娘。我承认我是冲着爱美丽来的。没想到演了一个瘸子——矫情的说还真是折翼的天使。如果房门在晚饭前一直敞开,如果数到七检票员还没出现,如果这个苹果一直削不断皮,如果赶在汽车前到达拐弯处——她的爱人就不会死,就会回来。这种迷信游戏我居然也可耻的玩过,但是回头看看,不免又觉得温馨。让我情不自禁的认为玛蒂尔达就是爱美丽,爱美丽就是玛蒂尔达。而在每次幻灭的时候,又不免揪心。整部电影玛蒂尔达的脸上都是愁容,只是偶尔听到一丝丝希望的时候才会掠过一道浅笑,直到最后步入花园,看到她失忆的爱人时,脸上的冰山才融化成一潭静谧的湖水,她绷紧下了弦的心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事情最终还是像他所想得那样,九死一生的一名逃兵将九死一生的马涅克扛着离开黄昏宝果,马涅克却失意了。马蒂尔德摇摇晃晃地穿过那段不太平坦的花园小路时,她睁大的眼睛和打转的泪水暴露了她的心正和她的脚步一样起起伏伏,我猜测她是担心失去记忆的马涅克会把自己也一起忘掉。马涅克突然回头,关心地问
“你这样走路不疼吗?”,语气和第一次这样问如出一辙,所以马蒂尔德也就放心了。

如果数到七检票员还没出现,马内就会回来;

3.重要的配角。电影里几个重要的配角勾画出人性的真实和人性迸发光芒的瞬间。为了逃役的男子让妻子和好友交媾生下第六个孩子;扣押了赦免死刑命令的军官将执行任务书泡到浴缸;逃到地窟躲避战争赢得生命的战士又躲过氢气爆炸;五个罪犯执行前给他们照相,包扎伤口,伺候他们吃喝的军官;德罗谢的母亲丧子后面对失忆的马内轻声应答,我是你的母亲。等等等等,人性是那么复杂又是那样纯真。

法国电影太那个浪漫了..感慨万千..无话可说只好描述人家电影的故事情节。

如果这个苹果一直削不断皮,马内就会回来;

4.复仇的科西嘉妓女。和瘸腿姑娘一样不断寻找线索。不过更加麻利。她杀了害死她男人的军官。入狱后,收到男人的遗物,对她说,让她过更好的生活,不要为他复仇。看到这里,妓女脸上杀手般的阴霾顿然消失,释然的泪水徘徊在眼圈。有情有意的悍妇是值得赞颂的,即使剪掉了长发,铡刀落下,她的灵魂也不会因此而跌落地狱。我喜欢读《新青年》的鸡血女性。

 

5.结尾。马内已失去记忆。不过他还是那般单纯透明。
“你走起来不疼吗?”马内问玛蒂尔达。相对于为了找到他所走的那些曲折漫长的路,这一小段石子路实在微不足道。玛蒂尔达说不,执著让她义无反顾。接着她因激动留下了眼泪,马内问她为什么哭时,我不小心也动容一下。小兔崽子,你不知道老娘我瘸着腿子找你找得天昏地暗。
而对于玛蒂尔达,目睹马内活着,已经是十足的满意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