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节操的剧那么多,编剧最后只会用转折性的结尾告诉观众he

by admin on 2019年9月13日

是的,我希望过Rick and Morty那样脑洞里的生活。

给公园写的文章,原文在这里:

rick morty S1E2

第十集以For the Damaged
Coda结尾,(不算太意外地)与之前有过几面之缘的朋友给听的For the
Damaged能前后衔接上,重色者如我自然触景生情,想起了这位友人。说不上特别的见面认识,聊天吃饭喝酒,说不上特别的压马路耍疯呕吐,说不上特别的有的没的扯淡,却着实是彼此世界里奇葩的存在。

----说明结束的分割线----

(ps:在本集开始snuffle有个舔菊花的特写可以看到的确是被阉了。导演很注意细节)

相信多数人的生活自带一种莫名的胸闷,窝火,却不能随意泄愤到身边不希望伤害的人。顶着压力,顶着孤独,眺望着远方,好比鞋匠爱公主,王子擦肩灰姑娘,又或患难夫妻携手隐忍。有那么多的选择,又有那么多的不确定性,那些想榨干自己最后一滴估值寻求市场交割的人,无一例外地又都想全身而退。于是忍受着欲望落差与患得患失的双重煎熬,憋出人格和体格双内伤。Rick
and
Morty剧中想象张力之大,人死不可复生,却竟能跨时空替换,一边埋葬自己,一边做出自杀性的探险尝试:虽然无处不在地体现着人类质朴的欲望,却又丝毫不曾真的严肃对待之,生与死,得或失,编剧最后只会用转折性的结尾告诉观众he
does not give it a goddamn
shit。随之而来的是这种突破思维束缚的畅快淋漓,在那个设定里,阶层的印记和因此带来的郁闷烟消云散,一切不用承担后果,因为导演说不要后果。

我从今年夏天开始看第一季,一开始觉得这部剧也就这样,没节操的剧那么多,太子妃还没节操呢,可越往后越意识到这剧不简单。

这一集是紧接着第一集讲的,也就是说在第一集morty通过测试,并且得到父母认可后,rick决定解决另一个障碍:Morty的老师Goldenfold。通过盗梦,将morty必须数学得A这个概念植入到老师的潜意识里。这样,rick就可以让morty随叫随到,而morty则可以高呼“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学习啦”。

Rick那口难听的痰音和无解的唾液条,丝毫不会影响朋友在彼国西岸过着幸福的日子,
我也仅仅是在例如今夜某类抽风的兴奋之余,想起这样可爱姑娘,回味起自己对其故作成熟阐释单薄的世界观时,心里非但没有厌烦,反而默默念道,瞅你那傻逼样儿,让我多看两眼可好。

让我第一次意识到这点的是第一季的第 6 集,Rick 和 Morty
彻底把地球毁了,解决办法是抛弃这个世界,跑到另一个平行宇宙,那里地球没被毁掉,且他们两个被炸死,这样刚好可以顺顺当当填进去。

这一集是对盗梦空间的戏仿,然而其蕴含的心理治疗暗线要比盗梦空间价值大很多,人物也更立体鲜活。

去吧,在各自的频道里癫狂,沉寂,余音袅袅。

剧中,这两个人要把自己的尸体埋在后院,Morty
失神地看着草坪上死去的自己,顿时忧伤的音乐响起,是 Mazzy Star 的《Look
On Down From The
Bridge》。看片的我,前一秒还在笑,这一秒心直接沉到水底。这就是人们常常用来形容好喜剧的「笑中带泪」吧。

故事的大概是Rick与Morty潜入Gf梦中,因为遵循“梦中被杀死现实也会死亡”这一原则,为了逃避Gf追杀,两人再次潜入Mrs.Pancacks的梦中,然后再潜入Pancacks梦中的半人马梦中,然后由半人马梦中遇见了可以自由穿梭各梦境的scary
Terry,最后通过潜入Terry梦境,帮助Terry克服内心恐惧,而获得Terry帮助,依次返回上层梦境杀死小女孩、半人马、Pancacks和GF,并用“给Morty考试A”的威胁代替了Scary
Terry的恐惧,从而使GF清醒时决定给Morty A(以克服对Terry的恐惧)。

还不止这样,在接下来的第 8 集里,Morty 的姐姐 Summer
发现自己的诞生就是一个意外。当年父母就没打算生她,Summer
觉得自己的存在没意义,一怒之下要离家出走,Morty
跑过来安慰她,说了一段黑暗至极的话:

Mrs.pancacks并不是一个真正的人,而是Goldenfold的梦里的潜意识投射。那么这个投射的人物的梦,其实就是Goldenfold的更深一层潜意识的信息,所以我们会看到在Pancack的梦里更加原始的欲望的表达,每个人都像磕了药,道德已经丝毫不存在了。证据就是在pancacks的梦里出现了性感Summer,然后Rick就说了“看来Goldenfold有一些他自己都不齿的癖好,于是掩藏在别人的梦里,包括对你姐姐的遐想”。这一点也侧面说明Summer在学校里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可她自己并不清楚。

在一次冒险中,我和 Rick
把整个世界都毁了,所以我们逃到这个平行世界来,因为这里世界还没被毁,而这个世界的我们死了。所以我们来了,把我们自己埋起来,取代了他们的位置。每天早上,Summer,我在距离自己腐烂的尸体
20
码的地方吃早饭。没有人的存在是有目的的,你哪儿也不属于,每个人都会死。来看电视吧。

Pancacks代表了Goldenfold的欲望,半人马代表了GF的自大(阳物崇拜),而半人马的梦中的Terry代表Goldenfold最深一层的潜意识:恐惧。那么GF真正恐惧什么呢?可以从Terry梦中看到两点:1,露阴恐惧,2,自卑恐惧。而这两点是几乎青春期少年都会经历的成长。露阴恐惧代表对性的羞耻心,而自卑则反映了GF从小缺乏正向的肯定和关注。一般这两种心态会随着年纪增长而克服,GF却把它们深埋在心底,可以说,Rick和Morty的盗梦之旅反而帮助GF解决了心理问题。因为解除恐惧的最佳途径就是直面恐惧:驳斥恐怖学校的老师获得能力自信,穿上裤子获得性自信。

其实关于存在的讨论贯穿这部剧始终,只是大部分时候,它都借 Rick
之口说出。考虑到 Rick
是一个古怪、自私、跟谁都不同的人,加上又往往出现在荒诞情节中间,观众很难把它当真,往往作为「无节操」部分一笑而过。幸好这部剧还有这样的时刻,在目不暇接的宇宙冒险中静下来,认真地说这么一段话。

对比起来,《盗梦空间》虽然也是心理治疗之旅,但每层梦的环境描写却没有对人物塑造产生作用。富二代的第一层梦境是大都市,第二层梦境是旅馆,第三层梦境是雪山。这三层梦境下来,我们并没有增进任何对富二代这个人物的性格了解。而结局我们知道,能够放弃父业拆分企业,最根本还是因为儿子与父亲不同,儿子的理想不在“企业”上,可能是文化艺术,可能是律师医生,我们不得而知。其实完全可以把第二层设置为博物馆,第三层设置为嘉年华游乐园(这只是举例),我们就能大概了解富二代的性格特征,对于其接受父亲那句“我很失望你和我一样”就顺理成章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