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只是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罪恶感,《布鲁克斯先生》是一部惊悚心理学电影

by admin on 2019年9月6日

布鲁克斯先生,明面上是个成功的上流社会人士,热衷慈善,德高望重,家庭美满。私下里却有着不为所知的一面,不断诱使布鲁克斯以杀人为乐。

《布鲁克斯先生》是一部惊悚心理学电影。
       这部心理学电影讲述事业有成的翩翩绅士布鲁克斯先生(凯文·科斯特纳饰演),其内心潜藏着不可告人的黑暗秘密——对谋杀痴迷上瘾而无法戒掉的怪癖,令布鲁克斯先生惶惶不可终日的故事。
      布鲁克斯先生是一个具有双重人格的多面体。在外人的眼中他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混迹于上流社会,衣冠楚楚地出入于各种社交场所,在地方颇负盛名;对于家庭,布鲁克斯又是一个负责的父亲和有爱心的丈夫,标准的顾家好男人。
       一切看上去都那么完美。然而在所有华丽的光环笼罩之下的却是布鲁克斯内心深处时刻涌动的不安欲望——谋杀。布鲁克斯意识到了自己心理上这一邪恶的倾向,并极力的抵制这种危险的欲望,企图救赎自己被黑暗包围的心灵。
       但与此同时这种不安而又恐慌的情绪却又极大的满足着布鲁克斯的另一个自我马歇尔(威廉·赫特饰演)。
       马歇尔存活于布鲁克斯的潜意识,支配着布鲁克斯的行为和思想,享受着自己的存在和不为人知的“工作”。每当马歇尔占据了布鲁克斯的思想,道貌岸然的企业家便摇身变成了践踏无辜生命的冷血杀手。每次杀人都像是完成任务般的干练,简洁,绝不拖泥带水,而这种现代的嗜血无时无刻不让B布鲁克斯神经充满快感。
       这部心理学电影把重点放在丝丝入扣的展现人物内心复杂而矛盾的心理来引发观众的思考。对于布鲁克斯先生这样一个性格分裂的形象大家也许都会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无论《一级恐惧》的爱德华·诺顿、《秘窗》的约翰尼·德普,都是在大玩精神分裂的过程中顺手大开杀戒。
 同样是以人格分裂为题材的心理学影片,马丁•斯塞克斯的《禁闭岛》是将泰迪(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
)双重人生的分裂性格放置在影片结局来揭示,并且不到最后时刻不将一直渲染的悬念疑点的答案抖落出来;《布鲁克斯先生》则是用相反的叙事及表现手法,在影片开初就将布鲁克斯(凯文•科斯特纳)的精神分裂症告白于天下:他就是个具备完美双重人格的成功魅力人士,体内还隐藏着一个叫马歇尔(威廉•赫特)的怪胎。
       可能每个人体内都住着一个邪恶的自己,并且会时常相互对话,这情景不亚于很多卡通动画中,角色左肩站着一个头顶光环的天使,右肩杵着一个拿钢叉的魔鬼,在进行着激烈的对话与思想斗争一样不可思议。根据查阅的一些专业医学解释来讲,多重人格是心理因素引起的人格障碍,而且是
“在个体内存在两个或两个以上独特的人格,每一个人格在一特定时间占统治地位。这些人格彼此之间是独立的、自主的,并作为一个完整的自我而存在。
       当布鲁克斯先生与体内的另一个“我”
马歇尔对话时,影片霎时变得充满黑色喜剧的意味。前者的形象可以用完美来形容:英俊温情的丈夫、呵护女儿的好父亲、慈善家、商界的精英CEO,他的影子马歇尔就要来承担一切罪恶的名词儿:嗜血暴虐、冷静残忍、更是警察都为之束手无策的“拇指纹杀手”。
      布鲁克斯先生的双重性格可以给观众深刻的意念冲击,其实二者的个性特点没有太多相抵触的地方,不象很多反映精神分裂症患者,诸如《搏击俱乐部》、《天才雷普利》、《美国杀人狂》等经典影片所呈现主人公截然相反的双重生活轨迹与两极分化相冲突的思维方式,布鲁克斯与马歇尔可以相处融洽,性格互补,马歇尔时不时的给予布鲁克斯一些意见和观点,布鲁克斯则要掌控着大局。
       二人在影像上相映成趣:导演不是运用漂亮娴熟的正反打镜头,就是让二位在画面构图上呈现主次之分、一前一后地辅助关系那样具有互动得微妙形式。让观众体会到谋杀的艺术是如何在一个优雅的绅士脑海中形成的,然后他又是如何得稳操胜算地去实施计划的。并且是让两人分饰一角,去展现布鲁克斯先生内心的两个世界。凯文•科斯特纳可真得是颠覆了一往正义牛仔、浪漫保镖的形象,去饰演这样一位很具挑战力的变态角色,而且事实证明,他是不二人选。
这部心理学电影的结局很有意思,布鲁克斯先生的梦境可以用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来简单分析一下:梦是愿望的体现。影片中有几处他对上帝虔诚祷告的画面,都是有种渴望赎罪的强烈意愿,但又摆脱不了杀人成“瘾”的两相矛盾的心情。
       他渴望有人结束自己罪恶的生命,但要体面一些,不被外人说三道四,要维护自己在外界的完美形象,所以在梦里用自己女儿做凶手的化身是再合适不过了。但最后女儿的似乎还想“女承父业”,可是女儿显然没有父亲这般老辣沉稳,被形容成为愚蠢粗俗。父亲还要收拾女儿的烂摊子,这无形当中又加重了布鲁克斯对于未来更加绝望的迷茫。
       这部心理学电影亦真亦幻的预言性结局马上将稍显低迷的剧情内容升格到一个使观众深思回味的高度,以梦境与现实这两个维度的空间相互关联,用痛苦的梦魇,来暗示现实的轮回。
       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在天堂与地狱之间不停地徘徊,一步之差,就会万劫不复。

关于布鲁克斯先生的“分身”

自称马歇尔,其实只是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罪恶感,实现一种心理代偿。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紫气东来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布鲁克斯先生的分身,当然算不上多创造,我不晓得用两个演员或者同个演员的两种状态来表现同一个人的两种人格,两种心态,谁是首创,在我的印象里,只能到希区柯克的《神经病患者》那里。

其实我们每个人又何尝不是双重人格呢,白天屈从社会法则、公司伦理,虽然心中的那个EGO非常的不爽。电影布鲁克斯先生只是用电影的夸张方式告诉我们如果不管好内心的欲望是多么的可怕

小说可以细致地写一个的人物内心斗争,但是电影表现人物心理则不同,怎么影像化的来表现一个人物内心的矛盾呢,给他一个分身,甚至让他们出现在同个画面中对谈争执,这实在是个创意。

比方说吧,布鲁克斯先生的女儿退学了来找他,在办公室里,布鲁克斯坐着,女儿对面站着。女儿说,我退学是因为大学里实在学不到什么东西。然后布鲁克斯的分身便在女儿身边出现,说:她在撒谎,这里面肯定另有隐情。

细究这个分身的话,说白了其实是布鲁克斯的没说出来的内心话罢了,不用分身,可否?当然可以,比如说让布鲁克斯直接说出来,或者让布鲁克斯表演出不相信的样子,都能达到同样的效果,那么为什么要使用分身?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