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子装成熟,因为成绩起伏

by admin on 2019年8月30日

    我高中的时候,有段时间有片子里勃起同学的症状,不过没他那么惨,只是偶尔会不受控制,哪怕我在想的是放学后到哪打游戏。青春期,我们或多或少都会有点他们的影子——时而耍酷,时而搞笑,时而装成熟。但总有那么一天,一场雨把我们浇醒。
    电影本身不多说了,单说说台湾给我的感觉。看完这部片,我想到了痞子蔡的小说,里面的中学生活,和这个很相似。炎热的夏天、紧挨的座位、考试、暴躁的老师,男生无处宣泄的活力、女生和年龄不符的成熟,以及最后那一考。
    看起来和大陆也没什么区别,但给人的感觉真是差的太远。同样是一场决定命运的紧张考试,台湾给我的感觉是夹缝中也有人情,大陆则尽可能机械化,排除一切人性。或许这只是我对台湾的过分夸赞和对大陆的不实贬低。
    高三时,不只听过一次“多年以后你仍会记得这一年,这是你人生的宝贵财富”,还有“高中时候的同学是最单纯的,以后的朋友就会变得如何如何”。我不知道这些话是不是只针对那些勤奋的学生,至少对于我这个吊车尾的差生,三四年后我对于高三甚至整个高中的记忆都已经很模糊,印象深的也和学校没一点关系,都是省钱买杂志、上游戏厅网吧的记忆。至今我想起高中,第一反应就是厌恶,压抑的气氛、想方设法泯灭一切异端的班主任、整个学校邪教一般的神经质亢奋。
    我很羡慕上学路上有个买早点可以赊账的大爷,很羡慕不多过问分数的父母,很羡慕有一群吊车尾能自在地混在一起,很羡慕那些小小的街巷。
    我的痛苦,大概就是一个差生,被放进了一座好学校。在台湾,勤奋有勤奋的路,差生也有差生的选择;而在我的高中,分数低的人,做的一切都是错误。

图片 1

我为高考心碎过,但我从不认为那会是我的全部。

2003年,我以847的中考分数(当时满分是900分)考进了所在市的一所重点高中。我,生长在三四线城市中一个较为偏远的小城镇。在我就读的初中学校里,我是多年来唯一一个考进这所重点高中的学生。而在那一年,全镇考进这所重点高中的,只有2个人。

 天空已经升起了熊熊的烈日,炙烤着那些还在为着所谓决定人生命运的考试奋斗着的人们,高考,我也是经历过的。

这所重点高中在省市的知名度一直很高,以致于我从这所高中毕业后这15年来,但凡得知我的高中毕业学校的,都会“啊”地一声赞叹然后向我投来欣羡的目光。

 

这个时候,作为一个名校毕业的我,应该是什么体验?高兴,自豪,骄傲,为母校感到无上的荣光?

图片 2

以上形容词应该适用于所有从该名校毕业的优秀生。对于一个毕业于名校的差生而言,此时此刻的她,只感到羞愧,难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我不是什么成绩拔尖的高材生,也不是破罐破摔,在彻底放弃的为班级垫底的差生。

每次遇到别人问我:你高中在哪里读的?我都很想随便胡诌一个回答搪塞过去,可是我发现,当我撒了一个谎,我就不得不用99个谎去圆它。这让我好累。我问自己:你到底在逃避些什么?

 我和大多数的人一样是一个老师每次都会对你说你再努把力,就可以怎样怎样的学生,因为成绩起伏,所以总是会觉得自己的高三或者说正在奋斗的这段日子里。对你来说是水深火热的。觉得压力山大,那种压抑的自己快要窒息的感觉总是在这段时间挥之不去!

你是不是挺好奇的,一个以847高分考进名校的人是如何一步步沦为差生的?刚好,这也是困扰了我整整15年的一个问题。今天,我想借这篇文章,告诉自己,也告诉你,答案。

 为什么,你把高考看的太重了吧!

前几天,我无意中看到了这样一句话——没见过世面的人,不知道自己要什么;见过世面的人,知道自己不要什么。当时我愣住了,感觉心里有块地方在隐隐刺痛。“没见过世面的人”这几个字灼伤了我的眼。

 我说的话好像和你的老师,你的父母和你说的不一样吧,是啊,你努力了三年,无论是怎样度过的,你也是付出了三年的青春,怎么甘心最后的结局不是完美!

我到现在都清楚记得,到名校报到的第一天,学校校园之大,环境之美,让我一下子蒙了,甚至可以说是找不到北了。开学第一堂班会课,女班主任在讲台上强调说:“不允许学生穿着拖鞋在校道上行走。”我下意识低头看了一眼脚下那双廉价的凉鞋。课后,我怯怯地问班主任:“不能穿拖鞋,那穿凉鞋可以吗?”她看了我一眼,迟疑地说:“最好不要吧!”回到宿舍后,我打电话告诉妈妈说:“我需要一双球鞋。”

 不是没有想过,高考一年一次啊,怎么就是那么重要,连命运都会决定?其实我们好多人在乎的都是别人的想法,我要和别人一样,一定要比他更好,同行了三年的同学,这是一场战争,我就要和你分出胜负,我就是要在这一年,和你们一起离开度过三年的高中,一起奔向理想中的大学,不想只是剩下自己,在你们挥霍青春的时候,像是被人遗忘了一样,躲在这个小小的角落里,独自复读。

我的自卑从那双凉鞋开始,它不断生根发芽,钻出泥土,长成大树,蓊蓊郁郁,侵占了我整个心田。我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周遭的一切让我目不暇接。同学光鲜靓丽的衣着,落落大方的举止,更加鲜明地对比出我的灰头土脸,寒酸窘迫。从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我,惊叹于他们的见识和阅历;从小目睹妈妈每日为生计奔波劳碌的我,咋舌于他们有的人过年压岁钱过万,有的人家可跑马,厨房安有电话和电视……从家乡的小城镇来到这里,已经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远行。生活像是把一幅五彩斑斓的油画推到了一个只见过黑白灰色调的人面前,那种浓墨重彩,几乎要把她亮瞎。

 至于考的好不好,除了你的老师,家人和自己,那个人会真正的在意呢,哪个在意的不是自己的分数呢!

我感觉,我的世界里有什么东西正在轰然倒塌。我的自卑疯长,我的内心敏感,我的手脚无处安放。

高考其实不可怕,高考其实很简单,未知的才是恐惧的,当你像我一样经历过高考以后,你的心情会更加开阔,曾经认为可怕的也不没那么可怕。

班里举办了一次对外公开的主题班会,其中有一个活动是话剧表演,我扮演的是白雪公主身边的小矮人。

没有像是那些电视,电影里的演的那样,高中毕业,把自己的所有试卷,课本抛向空中发泄自己的情绪,只是静静地收拾好行李回家,等待着自己的高考成绩,顺便好好休息一下。

是的,那不是话剧,那是我的真实生活。

这是不是一种成长,难道真的每个中学在毕业的时候,天空中都会存在着那一张张飞舞的试卷。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