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及许多媒体,这是二战最重要的两个战场上发生的最重要的事

by admin on 2019年8月30日

没完没了的加班,昨天晚上终于得空去看了《一九四二》,难负盛名,有失所望,全片无泪点。两个多小时观影的过程,包括今天一天我都没琢磨出来冯小刚想讲什么。
1942年应该是人类近代史上极其重要的一年,这一年最少有两件大事儿,一是中途岛战役,二是斯大林格勒战役,这是二战最重要的两个战场上发生的最重要的事,二战的转折点。这两场战役的结果决定了谁是这个星球上的统治者——罗斯福、斯大林、丘吉尔……嗯,所以说丘吉尔的感冒的确很重要。
1942年的事儿还有很多,比如1942年1月8日伟大的科学家霍金出生,这一天出生的还有小泉纯一郎,上帝派个天才来还要搭配个SB,这是买一送一吗?亲,不要贪小便宜。岔远了……
1942年,还发生了一件很不主流的事情,古老的中原大地爆发一场惨绝人寰的大旱灾,以前这事儿知道的人至少没现在这么多,要不是有这部电影,估计连一些历史老师都不知道,因为我们的应试教育不考这个。有多惨我就不说了,这两天网络上、报纸上铺天盖地的介绍饿殍遍地、赤地千里。
冯小刚做了件好事,让我们加强了学习的主动性,比如通过百度和博客,详细了解了1942年的大灾,知道了中华民族曾经的苦难,倍感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我们要坚决拥护党的领导,努力于本职工作,致力于民族振兴!
然后呢……就木有然后了……
冯导是想给我们秀功力吗?几条线看上去错落有致,有节有拍。但张涵予演的神父这条线,有些突兀,把宗教这些戏份全剪了,对整个片子也没有任何影响。人性刻画其实也一般,比如东家女儿星星的几场戏,从一个清纯、高傲的大家闺女到为了活下去而卖身入窑,让人觉得是顺其自然,这个不科学啊!栓柱开篇的那次脑残坑爹行为直接断送了东家的幸福生活,但最后被杀时只是让人觉得小鬼子残忍,他内心的那份坚守和蜕变并没有畅快淋漓的展现出来。
冯导是想给我们换换口味吗?每年整一部贺岁大片,哄的全国人民前俯后仰、乐不可支的,票房收入滚滚而来,而今名利双收,开始转型玩深沉了!通篇的黑色幽默,我在想,这部片子要是用葛优替下张国立有多好,葛优活脱脱一副地主型,颠沛流离后再讲上几句人生哲理,引导网络热语新高潮。可惜了,这片子哭又哭不出来,笑也笑不出来。
冯导是想给我们上历史课的吗?有点不像,历史是严谨的,如果只是通过一些艺术手段和偷换概念,误导我们的价值判断,那我只能说这个档次太低了。
亲,你们知道《大公报》被停刊是1943年2月3日吗?要知道在重庆的《新华日报》,仅1942年8月到1943年2月3日《大公报》被停刊这段时间里,报道河南饥荒的新闻至少就有40余篇。《新华日报》啊亲,要是蒋介石为报道灾情让《大公报》停刊,重庆《新华日报》的主编得被饿死多少回了啊。
亲,你们知道真正隐瞒灾情的恰恰是李培基吗?在1942年9月9日西安王曲军事会议上,蒋鼎文就向蒋介石报告灾情实况,会议上,中央直接减少了河南的军粮配额,并立即从陕西开始向河南运粮。9月16日,李培基迫于中央压力,才正式成立河南省救灾委员会。
亲,你们知道白修德的报道于1943年3月22日才刊登在《时代》杂志上吗?人家国民政府的救灾早开始了,美国人真是当英雄当多了,借用电影里一句台词:“多管闲事”。
亲,你们知道延津1938年就沦陷了吗?这个不怨冯导,原著就是胡编乱造,当时包括整个豫北都是沦陷区,不管当时国民的政府怎么样,但至少跟延津和豫北的救灾没关系。不过最让我受不了的是某些人,天灾再大也大不过人祸!如果没有小日本,千百人父老乡亲能死的那么惨吗?!现在很多人借用“中国人,首先是人”这句台词大做文章,脑残!退一万步讲,即使这句话是冈村宁次讲的,那他考虑的也只是利用而已。用脚丫子想想也能知道,国统区的百姓尚且如此,沦陷区的能怎么样。
当然,这部片子也不是一无是处,有两个地方给我深刻的印象。一是演员,这阵容,太强大了!就冲这些个角儿,看这部电影也值了,演技没话说,给力!不过给我最大惊喜的是那个扮演旗手的小女孩儿,出众的气质和内心的悲愤,定格在那张挂着泪珠的脸庞上时,让我感到震撼!此女日后必成大器。
二是道具,这些年浮躁、轻佻充斥着我们的社会,在起到文化导向作用的影视作品中表现的尤其严重。看看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老电影,道具师傅们作出的东西不仅能够以假乱真,更能真实的还原历史。再看看现在的电视剧,只要是打仗的,狙击枪就是标配,上次甚至看到一众清兵拎着AK冲锋的,导演们,你们是不是挺替先人捉急啊。看看人家斯皮尔伯格的《兄弟连》,大师讲究的就是一丝不苟。这片子还是不错的,不论是服装,还是器具,看着顺眼多了。
此片还有些细节不够严谨,比如灾民和部队都没有被饿傻,等到飞机扔下炸弹才知道躲,事实上,飞机飞过,几十里外即可闻,敌机来时,逃荒队伍肯定会立即四散,哪有摆好pose被炸的。再说,这种俯冲轰炸对飞行编队自身也很危险,一般都是单机或者双机攻击,直接用机载机枪扫射,不会有这种“大场面”,日本人也很穷的,不会浪费宝贵的炸弹。轰炸重庆更离谱,重庆当时是首都,防卫最严之地,敌机来时有远程警戒,敌机到时,群众大多进了防空设施,怎么可能有满大街手拿旗帜被炸的民众。时间关系,其它的就不说了。
回头再看看我码的这两千多字,也觉得自己稍显麻木,毕竟300多万同胞生命,在那样的特定历史背景下含苦而去。但是又有什么用,冯导也是聪明人,他只拍不说,万一有人问起,他也好解释:“就是一部科普片嘛”。
事实就是这样,300万也好,3000万也罢,我等P民,在历史上最多也只能是个1(连“二”都不行),亿万的普通民众创造着历史,推动着历史,但当若干年后,子孙们翻开这些历史,记载的只是这些:X年X日,丘吉尔先生患了感冒!

                                                        转载于Baldwinc,原创者不详
讲述河南1942-1943年大饥荒的电影《一九四二》,在坊间已成热词。但可惜的是,无论是电影本身,还是作为脚本的纪实原著,乃至于媒体对该段历史的诸多重新发掘,均可谓是伪史当道。

本文所澄清的,只是这些伪史中的一部分。

自田光誠6 于 2012-12-8 3:53:14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冯小刚电影《1942》中必须要被戳破的那些伪历史
文章来源: 腾讯 于 2012-12-07 10:38:46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8734 次)

政府压制舆论,不允许媒体报道河南饥荒?重庆《大公报》1943年2月3日因刊载该报主持者王芸生的一篇《看重庆,念中原》的社论,而被当局停刊三天。电影及许多媒体,均以此为据,认定国民政府当年压制舆论,不允许媒体报道河南大饥荒[详细]。

讲述河南1942-1943年大饥荒的电影《一九四二》,在坊间已成热词。但可惜的是,无论是电影本身,还是作为脚本的纪实原著,乃至于媒体对该段历史的诸多重新发掘,均可谓是伪史当道。

《大公报》被停刊三天,不是因为报道河南饥荒,而是“指摘限制物价之失败”

  本文所澄清的,只是这些伪史中的一部分。

《大公报》被停刊三天是实情,但其被停刊的原因,其实并不是因为该社论报道了河南的大饥荒。据王世杰1943年2月4日的日记披露,其被停刊的真实原因是:“《大公报》因指摘限制物价之失败,受停刊三日之处分。”王氏曾担任国民政府中央宣传部部长,1942年12月7日刚刚辞任。以他的身份,自然知道《大公报》被停刊的真实原因。换言之,报导灾荒并不犯禁,但指责政府限价不力则惹怒了当局。

  

在《大公报》被停刊之前,重庆《新华日报》对河南灾荒的报道至少已有40余篇

  电影《一九四二》海报政府压制舆论,不允许媒体报道河南饥荒?

事实上,对于河南的灾荒,国民政府从来没有限制过媒体的报道。譬如重庆《新华日报》,自1942年8月到1943年2月3日《大公报》被停刊这段时间里,据笔者的不完整统计,报道河南饥荒的新闻,已多达40余篇;其中12月份的报道最多,具体如下表:

  重庆《大公报》1943年2月3日因刊载该报主持者王芸生的一篇《看重庆,念中原》的社论,而被当局停刊三天。电影及许多媒体,均以此为据,认定国民政府当年压制舆论,不允许媒体报道河南大饥荒[详细]。《大公报》被停刊三天,不是因为报道河南饥荒,而是“指摘限制物价之失败”

 

  《大公报》被停刊三天是实情,但其被停刊的原因,其实并不是因为该社论报道了河南的大饥荒。据王世杰1943年2月4日的日记披露,其被停刊的真实原因是:“《大公报》因指摘限制物价之失败,受停刊三日之处分。”王氏曾担任国民政府中央宣传部部长,1942年12月7日刚刚辞任。以他的身份,自然知道《大公报》被停刊的真实原因。换言之,报导灾荒并不犯禁,但指责政府限价不力则惹怒了当局。在《大公报》被停刊之前,重庆《新华日报》对河南灾荒的报道至少已有40余篇

 

  事实上,对于河南的灾荒,国民政府从来没有限制过媒体的报道。譬如重庆《新华日报》,自1942年8月到1943年2月3日《大公报》被停刊这段时间里,据笔者的不完整统计,报道河南饥荒的新闻,已多达40余篇;其中12月份的报道最多,具体如下表:入陕豫灾民,陕省府设法救济1942,12,1豫省灾情志略1942,12,1[洛阳各界救灾工作竞赛展期至本月十日](要闻简报)1942,12,3豫灾弃婴,捐款救济1942,12,4[傅作义捐款万元救济豫灾](要闻简报)1942,12,5豫灾救济,洛阳各界热烈响应,米干主教来渝筹赈1942,12,7救济豫灾,政府拨一万万元,卫立煌等发起扩大募捐1942,12,8河南之灾,灾区来信痛陈饥荒1942,12,10灾民迁徙耕地荒芜,豫省当局规定代耕办法,并筹措平粜基金及粮食1942,12,10[灾荒严重民食困难,豫省府通令禁止酿酒](要闻简报)1942,12,11救济豫灾,美援华会派员赴豫,主持发放该会赈款,陕省府拨款收容灾童1942,12,13豫灾民相率流亡,每日到洛阳达数千,过去四个月已配送十二万人1942,12,14救济豫灾,农行赶办第二批灾区款货,甘全省捐一日所得赈豫灾1942,12,15洛粮价上涨,赈灾款已募四十余万1942,12,16前线将士同情豫灾,X战区官兵节食助赈1942,12,18豫省募款救灾,年底可望达五千万元,鹿邑上蔡灾情益严重1942,12,19救济豫灾,鲁山县献粮薪,各省纷纷捐款1942,12,20[新疆垦业银行及山西省府均寄款救豫灾](要闻简报)1942,12,21蒋介石轸念豫灾,令在陇海沿线设粥厂,豫建厅筹划明年春耕1942,12,28豫枪决污吏1942,12,29豫战区官兵赈灾,每月自动减食两餐,蒋介石特电嘉奖1942,12,29[陆军某师某团,绝食一日赈豫灾](要闻简报)1942,12,30国际友人协赈豫灾1942,12,31

重庆《新华日报》当时在国统区公开发行,其刊登的内容,和重庆《大公报》一样需接受国民政府新闻检查机关的审查。但这40多篇关于河南灾荒的报道,没有一篇遭到封杀处罚;《大公报》遭到处罚后,到1943年6月,据笔者不完整统计,重庆《新华日报》对河南饥荒的报道数量,至少还有80余篇,具体篇名及报道日期,恕不再以列表一一罗列。所谓国民政府不让媒体报道河南大饥荒,显然不实。实际上,无论灾前灾后,对河南饥荒的报道,政府从未有过限制。《大公报》停刊三天,不是因为它报道了灾荒,而是因为它抨击了政府。

  重庆《新华日报》当时在国统区公开发行,其刊登的内容,和重庆《大公报》一样需接受国民政府新闻检查机关的审查。但这40多篇关于河南灾荒的报道,没有一篇遭到封杀处罚;《大公报》遭到处罚后,到1943年6月,据笔者不完整统计,重庆《新华日报》对河南饥荒的报道数量,至少还有80余篇,具体篇名及报道日期,恕不再以列表一一罗列。所谓国民政府不让媒体报道河南大饥荒,显然不实。实际上,无论灾前灾后,对河南饥荒的报道,政府从未有过限制。《大公报》停刊三天,不是因为它报道了灾荒,而是因为它抨击了政府。《大公报》被处罚之前与之后,对河南灾荒的报道同样从未中断

《大公报》被处罚之前与之后,对河南灾荒的报道同样从未中断

  或许仅以重庆《新华日报》为例,对部分读者而言说服力还不够。毕竟这是一份共产党的报纸。但即便是被停刊三天的《大公报》,在被处罚之前,实际上已有不少对河南饥荒的报道,这些报道也未受到当局的封杀和处罚。下面是笔者对该报1942年河南饥荒报道的一份不完整统计:洛阳喜雨,豫购陕粮救灾1942,9,12豫请振代表昨谒徐部长1942,9,15行政院决议救济豫灾1942,9,30视察豫灾(张继、张厉生奉派赴豫)1942,10,1救济豫灾;豫枪决污吏1942,10,2宣慰豫灾民1942,10,7查勘豫灾1942,10,8查勘豫灾,张继等由洛出发1942,10,25豫灾民移垦1942,10,29宣慰豫灾,张继等返抵西安1942,11,5振济豫灾,中央将再拨款急振1942,12,3豫省积极救灾,筹平粜基金,向富户借粮1942,12,10振济豫省灾民1942,12,28豫省灾荒目睹记1942,12,28天寒岁末念灾黎1942,12,28

或许仅以重庆《新华日报》为例,对部分读者而言说服力还不够。毕竟这是一份共产党的报纸。但即便是被停刊三天的《大公报》,在被处罚之前,实际上已有不少对河南饥荒的报道,这些报道也未受到当局的封杀和处罚。下面是笔者对该报1942年河南饥荒报道的一份不完整统计:

  值得一提的是,《豫省灾荒目睹记》一文对河南灾荒严重程度的披露,丝毫不逊于后来王芸生为之配发社评而惹祸的《豫灾实录》,该报道里有诸多惨烈的饥民死亡案例,譬如“在宣城,一陈姓满门五六口由家长迫令长幼同时食砒霜自杀,在服毒后,邻居概不往救,且曰:‘早死,少受罪!’”王芸生也为该报道配发了社论《天寒岁末念灾黎》,但因未曾抨击政府的战时政策,两篇报道均顺利登出。1943年2月2日被停刊三天后,大公报实际上仍在继续报道河南灾荒,据笔者所见,其报道至少持续到该年6月20日,当日刊发了张高峰的前线报道《灾后话农情——河南新麦登场》。蒋介石不许报灾、“根本不相信河南有灾”?

 

  电影及媒体惯说蒋介石不愿意救灾、“根本不相信河南有灾”,流行的史料依据有三份。这三份史料都有问题。冯玉祥的回忆绘声绘色,但李培基根本没去重庆报灾,怎会挨蒋介石的骂?

值得一提的是,《豫省灾荒目睹记》一文对河南灾荒严重程度的披露,丝毫不逊于后来王芸生为之配发社评而惹祸的《豫灾实录》,该报道里有诸多惨烈的饥民死亡案例,譬如“在宣城,一陈姓满门五六口由家长迫令长幼同时食砒霜自杀,在服毒后,邻居概不往救,且曰:‘早死,少受罪!’”王芸生也为该报道配发了社论《天寒岁末念灾黎》,但因未曾抨击政府的战时政策,两篇报道均顺利登出。1943年2月2日被停刊三天后,大公报实际上仍在继续报道河南灾荒,据笔者所见,其报道至少持续到该年6月20日,当日刊发了张高峰的前线报道《灾后话农情——河南新麦登场》。

  其一是冯玉祥的回忆。冯氏1947年在美国写回忆录《我所知道的蒋介石》,其中说道:“河南大旱,是人人都知道。这次旱灾是以叶县为中心,周围七、八百里,草根树皮都被饥民吃光了。饿死的人不知有多少,遍地皆是,无法算计,就在这样惨痛之下,蒋介石还向河南征粮。那位河南主席实在没有办法。大胆的向蒋介石说:‘旱灾太厉害。’蒋介石把桌子一拍,就大骂起来说:‘一点廉耻都没有,一点人格都没有,就是胡造谣言,我知道河南全省都是很好的收成,而你偏说有旱灾!’无人格长,无人格短的骂了一个钟头。可见对于人命毫不关心。”上一期专题《1942年河南饥荒人祸分析》已经考证过,冯氏所谓的“那位河南主席”,名叫李培基,在中央派人前往河南调查之前,李氏一直竭力在做的事情,不是报灾,而是在瞒灾。被河南各界推举前往重庆报灾的杨一峰,“在重庆查出了当时河南省主席李培基向中央所呈送的报告,说河南的粮食收获还好。”事实恰恰和冯玉祥所言相反。李氏既然从未面见蒋介石痛陈灾情,后面所谓“无人格长,无人格短的骂了一个钟头”的情节,显然只能出自冯玉祥的捏造杜撰。郭仲隗说“中央不准报灾亦不救济”,但河南军方曾多次报灾,并因此与豫省府正面冲突

蒋介石不许报灾、“根本不相信河南有灾”?

  第二份史料,是时任国民参政会参政员郭仲隗晚年在《江流天地外》一书中的回忆。据郭氏说:1942年,我续任第三届国民参政员,是年河南大旱,除少数水田外,一粒未收。中央不准报灾,亦不救济,我以参政员奔走呼号,不遗余力,“结果河南饿死了500多万人,河南主席李培基只报了1602人,开政治上未有之奇”。郭氏说“中央不准报灾,亦不救济”,全然不是事实。真实情况是:汤恩伯、蒋鼎文、李家珏等河南军方高层均曾向重庆报过灾,但河南省政府方面则一直瞒报灾情。军、政双方的这种分歧,在1942年9月的西安王曲军事会议上曾有一次正面冲突,冲突的结果,是蒋介石“决定1942年河南军粮配额(从420万石)减为250万石”。详情可见上期专题。[详细]
如果不相信河南有灾,不愿救灾,如此大幅度地减少河南的军粮配额干什么呢?但减而不免,则很显然与河南省政府的灾情报告有关。郭所谓“以参政员奔走呼号,不遗余力”,是在1942年10月30日,此时,河南各界推派的赴渝报灾三代表杨一峰、刘庄甫、任兆鲁已经顺利将河南灾荒的实况转达给了蒋介石。杨一峰后来回忆说:“弟当时被河南各界推为赴渝呼吁三代表之一,据所知中央了解河南灾况,并非由于豫籍参政员郭仲隗先生之呼吁。……郭参政员之呼吁,可能是以后之事,与中央之推派大员赴豫勘灾无干。”王芸生说陈布雷告诉他“委员长根本不相信河南有灾”,其实只是王芸生的杜撰

电影及媒体惯说蒋介石不愿意救灾、“根本不相信河南有灾”,流行的史料依据有三份。这三份史料都有问题。

  第三份史料,是60年代王芸生、曹谷冰撰写的《1926年至1949年的旧大公报》,该文声称:“(《大公报》被停刊后)王芸生曾为此向陈布雷询问究竟,陈布雷说:‘委员长根本不相信河南有灾,说是省政府虚报灾情。李主席(培基)的报灾电,说什么‘赤地千里’、‘哀鸿遍野’、‘嗷嗷待哺’等等,委员长就骂是谎报滥调,并且严令河南的征实不得缓免。’这可见蒋介石刚愎自用、不恤民命的作风。”在李培基没有报灾这一点上,王芸生和冯玉祥一样,赤裸裸地撒了谎。陈布雷时任蒋介石侍从室第二处主任,李培基并未报灾,陈怎么可能向王芸生讲那么一大段李培基报灾被骂的情节呢?这段情节显然是王芸生60年代时杜撰的。再者,此时已是1943年2月,重庆派往河南调查灾情的张继、张厉生等人1942年10月份就已经到了河南,饥荒的实际情形早已通过他们传回了重庆,政府的救灾工作已经全面铺展开来,陈布雷怎么可能罔顾事实,跟王芸生说什么“委员长根本不相信河南有灾,说是省政府虚报灾情”呢?唯一的解释,只能是王芸生在60年代伪造了这段历史。记者白修德报道灾情之后,政府才被迫开始救灾吗?

冯玉祥的回忆绘声绘色,但李培基根本没去重庆报灾,怎会挨蒋介石的骂?

  美国记者白修德1943年3月22日曾在美国《时代》周刊上报道河南饥荒。白氏晚年在其回忆录里引用一位“梅根神父”的来信,认为正是因为自己的报道,才迫使无心救灾的国民政府行动了起来:“自从你走后并且发出了电报,粮食就从陕西沿着铁路线紧急调运过来,……省政府也忙碌起来了,到处开办了临时伙房。……军队也拿出了他们的一部分粮食,发挥了很大作用。”电影乃至多数国内媒体照搬了白氏晚年的这一说法
[详细]
。但事实并非如此。白修德在《时代》周刊报道灾荒时,中央及河南的救灾工作早已全面展开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