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存在于战争中的死难, 影片中用了两条线来讲述这个饥荒的历史事件

by admin on 2019年8月30日

  平铺直叙的电影情节,吸引不了喜欢好莱坞式高潮迭起的观众,所以这部电影的票房并不高;而片中,近乎冷血的冷静的对待灾难的态度,又将时下因钓鱼岛或者其他什么因素而激昂不已的愤青拒之门外,所以这部电影的口碑并不好;再者,纪录片式的镜头描述和黯淡的故事,又与时下流行的要么笑要么哭的文化潮流格格不入,所以这部电影的主流响应也不激烈。而这一切症结所在,即是两个字,真实。
    苦难的中国,如今却是日新月异,被幸福感,成就感和巨大的发展车轮所绑架,在此时,没有几个人愿意提及,或是思考悲剧的过往,而就算是涉及到苦难的过去,都是一种诙谐式的诸如精神鸦片之类的东西。最为可悲亦是恐惧的,即在于此。辛亥革命之后的百年激荡,为自由而奋斗的理想主义式的献身,是光辉的存在而绝不是全部,自1911年始的国难,不仅仅存在于战争或者是辉煌中,还存在于战争中的死难,存在于1942,1959,1975,1976甚至于每一个与我们或者我们的父辈祖辈息息相关的灾难中。如冯小刚等能正视灾难,并勇于表现的人,却寥寥无几。须知,要记住的历史,绝不仅仅在于胜利或者辉煌,还有苦难。
    演员的表现,我觉得有些评价过于牵强,如果真的要把饥饿的感觉强加于他们,是不是有些过分了?毕竟只是戏。但是影片中对于死亡的态度,我觉得实在是值得玩味。老范身边的人一个个死去,他自己对于死亡的态度的转变,是越来越冷漠,直至后来的庆幸,就好比《活着》中的葛优。徐帆的一些台词,在影院中引发了阵阵笑声,但我真的不知道笑从何来,难道我们在欣赏悲剧的时候的庆幸,就不能转化为思考么?为了吃而放弃尊严,是一个笑话么?在最根本的问题面前,人的尊严才是一个笑话而已。
    之于信仰,张涵予所饰演的牧师,在饥荒面前挣扎着坚持信仰,而逃荒中的众生,亦在漫漫逃荒路上,为旧有的道德信仰所约束,但是这一切就如同一张薄薄的纸,为日本人的炸弹,为兵匪的子弹轻而易举的打破,但不是饥饿!这就如同《白鹿原》中对旧有的约束的解构,当然,你从电影版《白鹿原》中看不到这些。
    其中记忆较为深刻的情节,还有一个,就是在清查腐败之后处决人犯的时候,那个国民党官员所言,政府清查贪腐之际,他们却没有一点觉悟,竟然不来参观行刑。。。。。。在为生存而苦苦挣扎的时候,贪腐于我何干?冷漠与贪腐以及饥饿的催化剂,其实都在一个源头,那么舍本逐末,又有何用呢?
    一点点想法而已。

    不经常看历史题材的尤其是关于战争的电影,因为但凡与战争有关的,不是死伤就是贪腐,难免会产生怜悯与悲愤之心。冯小刚2012年导的这部《一九四二》算是继2010年《唐山大地震》之后的另一部关于历史题材的新作,当年的《唐山大地震》最终以6.73亿的票房创造了中国内地电影的最高纪录,但《一九四二》却票房不佳。单就个人来说,看过这部电影后就跟喝白开水差不多,没有特别大的触动,但客观的看,里面所涉及的历史问题以及人性方面的东西还是值得一提。
    首先是城墙内外,两个世界。故事以河南省大旱,千万民众背井离乡,外出逃荒的历史事件为背景,主要讲述了抗战时期以老东家范殿元和佃户瞎鹿两个家庭为核心的逃荒生活以及国民政府的冷漠与贪腐。老东家是延津的一个财主,狡猾,市侩,是典型的地主形象,但也未能逃过天灾,和穷人一样收拾行囊开始可前往陕西的逃荒之路。一路上在日军的炮轰下,在国军政府的压迫下,在饥饿的威逼下,老东家的儿媳、老伴先后死去,就连可爱的女儿也终于没能忍住饥饿,被卖到妓院,为家人换了五斤小米,小孙女也被自己活活给闷死了。逃荒路上饿殍遍野,灾民们吃遍了这辈子吃的最多的树皮柴木,老东家儿媳妇饿的连奶水都没有,终于到达洛阳,却因政府所谓的城市管理条例将灾民们拒之门外。城墙内外,两个世界,在大年三十的夜晚,城内灯火通明,烟花四射,一面有喝不完的牛奶吃不完的面包,一面试吃不完的树皮不裹腹的破棉衣。省长李培基多次上书,中央委员会却一再推脱。记得电影中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桥段,李培基来见委员长,在饭桌上委员长在李主席开口之前先让秘书汇报了当日的行程安排,并最后说了句要去印度拜访甘地,这样我想起了电影开头的一句旁白:“与此同时,历史上还发生着这样一些事:宋美玲访美、甘地绝食、斯大林格勒血战、丘吉尔感冒……”这让李培基感到委员长的每一件事儿都比河南的灾情重要,只得无奈而返。中国内政,一个局外人都不愿踏入的领域,然而美国《时代周刊》的记者白修斯还是冒死用相机记录了逃荒路上狗吃人的一幕,用相片为灾区争取了杯水车薪的救济粮。然而当时的国民政府官商勾结,贪腐严重,在加上军队的搜刮,救济粮早已不知去向,这也是之后国民党败退台湾重要的诱因之一。
    其次再说说人性的东西。纵观整部电影,主要还体现了人的尊严和人强烈的求生欲望。老东家逃荒之初还保持这高高在上的财主身份,看到瞎鹿卖女儿还不忘拿出一碗米和解局面,瞎鹿一家在第一次日军空袭后还同意老东家的儿媳乘车,拴住和花枝举行简单的结婚拜礼仪式并要求拴住就算饿死也不能卖孩子的愿望,拴住因为与日本人争抢孩子留下的玩具而被刺死等等都体现了人的尊严。而强烈的求生欲望也尤为突出,星星为了嫂子和自己,煮吃了自己最爱的猫咪,为了结束挨饿的生活不惜把自己卖到妓院,花枝也为了自己为了孩子嫁给拴住,然后再把自己卖给别人,老东家也是一心奔向陕西为了东山再起等等。也许影片拍摄的还有所保留,至少没有看到人吃人的现象,在灾难面前,这些灾民们还保留着基本的伦理道德,真是难能可贵。
    影片中还提到了信仰问题,在魔鬼面前为什么上帝不显灵?剧中张涵予扮演的虔诚的信教徒对信仰提出了质疑,其实这是对当权者的质疑,对整个社会和国家提出的质疑。

《1942》讲述了一个黑暗的年代,在那个动荡不安的的年代,一个场饥荒席卷了那个时候的河南省,加上和日本的战争,天灾人祸不外如是。
 影片讲述了范地主一家人在面对饥荒时的艰辛历程,范地主的遭遇成为了是那个时代千千万万河南人逃荒路上的一个小小的缩影。
 影片的开头我觉得很有意思,也有点心酸。就在河南发生了影响几千万人生计,在大饥荒中苦苦挣扎中,在发生了那个吃的问题的时候,世界上发生的大事还有斯大林格勒战役,甘地绝食,宋美龄访美,和邱吉尔感冒。令人觉得讽刺而又心酸的是,几千万人的生命却和邱吉尔的感冒相提并论。而这,却又充分说明了在大灾之年那些河南灾民的人命的卑微。
 东家老范,一个河南的地主,家财万贯,在大灾之前却依旧有着一粮仓的粮食。而在那个时候,两升小米就可以让人去拼命。可想而知,是多么大的一笔财富。而就是这么一个比那些平名百姓来强无数倍的地主,却在天灾人祸面前无力抗争,不得不和灾民们一起,踏上了他口中的“躲灾”,实则是逃荒的路途。其实早已预见到其悲惨的结局,在这时代和命运车轮的碾压下,谁也注定无法避免。
 影片中用了两条线来讲述这个饥荒的历史事件,在讲述灾民逃荒的过程中,穿插了一些国民政府,与这些挣扎在死亡线上的灾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政府无能,却也无奈。政府有过救助,却不过杯水车薪。
 “第十九天,离家一百九十公里”“第五十一天,离家三百五十公里”……影片中不断用这样的字幕,来阐释着逃荒路途的不断推进,和时间越来越长,愈发说明了逃荒正在随着路线的加长和时间的推进已经越来越残酷,而且离家越来越远已经注定了他们只能走下去,已经无路可退了。而在这路途中,每一次出现这个时间的时候,老范一行人都会出现一些明显的变化。地主已然在逃荒的途中蜕变成为了真正的灾民,曾经的优越感一点点的消失,直到最后荡然无存。为了生存,他们放下一切他们所曾经坚持过的。花枝的贞洁,星星的猫,老范身为地主的优越感,为了活下去而放弃了尊严,不得不说,这确实是生存的法则。而坚持着的一如栓柱,坚持着对花枝的承诺,为了两个孩子,为了风车,最终却倒下了。不得不说,人性的悲哀。
  老范一行人,加上逃荒途中出生的留成,一共十一个人,却在逃荒的路途中一一消失,最后只剩下老范孑然一人。这么一行人,已然成为三千万河南受灾人民在逃荒途中的一个缩影,在这个赤地千里,饿殍遍野的环境里,挣扎着。
“死了好,死了不受罪。”面对了死亡已经司空见惯的,对死亡已然淡然,已经是一种解脱,而活着却成为了一种负担,一种意义待考的孤独,只是出于一种对生本能的渴求,才在这个人吃人的时代潮流苦苦挣扎。对于灾民们来讲,他们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
  在逃荒途中传教的传教士小安,为了追寻真相而来到河南的美国记者白修德,都被着惨烈的饥荒所震撼着。小安的信仰被这满是血泪的逃荒路颠覆,而却借白修德之口。追溯了这悲惨的根本原因。干旱?不。蚂蚱?也不是。不仅仅是天灾,更是人祸,究其根本却是因为人的劣根性,也是小安口中的魔鬼。
灾民的劣根性在这场大灾难中赤裸裸的出现在了逃荒的途中,冷漠,自私,人吃人,狗吃人。而更让人痛心疾首的却是那些政府官员所表现出来的劣根性,欲望,贪婪。使得本已经颠沛流离的灾民雪上加霜。当政府处决了三个借着灾难贪污的腐败官员的时候,却没有多少民众围观,更是说明了这政府已经无力改变的事实。而这些人,也是“蚂蚱”,却远比蝗灾更可怕。
  蒋介石说过,他怀念北伐的时候,一呼百应,可以和民众站在一起。而如今,却只知道河南灾荒,死了几个人,却不知道已经饿死了三百万民众。蒋介石,当时中国的领袖,永远是冷静沉着,却在白修德向他出事了狗吃人的人证据,证明了河南灾民的惨烈。蒋介石失态了,狠狠的咋了东西,却在陈秘书进来的时候恢复了以往的沉着和冷静,在最后问起李培基,河南死了多少人,官方的1062和实际的三百万,让蒋介石在教堂忏悔的时候留下了一滴眼泪,也让我们感觉到了作为一个领袖的无奈,以及对河南灾民的忏悔。
  日军六万人,击败了国民党,国民党伤亡约三十万人。一个悬殊的数字,却让人感到无比沉重。更让人讽刺的是,日军是靠着给灾民粮食战胜了国军,而国军呢,却在搜刮着粮食。这种鲜明的对比却使得这段历史愈发的黑暗。
  老马,一个小人物,每一次出现的时候都以一种不同的姿态出现在人们眼前,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刚刚成为战区法庭的庭长,还在想身边的人炫耀着,第二次出场是在审案,却收了老范二斤白面,显示出了贪婪。第三次出场的时候确实再跟着人贩子买人,最后一次出现在了日军的营地。当他在看过栓柱的下场后,却又不得不吃下一块插在刀子上的鱼肉时候,却一下子明白了这个小人物的生存之道,也没有办法去苛责他什么,他也只是为了生存,为了求一条活路,剩下的只有叹息和深深的无奈。
  《1942》的结局注定了是会以一个悲剧收场,故事中的那个新生的婴儿留成,对于老范来讲,是一种寄托,是一种希望。而对于一个逃荒者来说,陕西是终点,是逃离河南这片饥饿的地狱的出口。就在老范带着留成,他的孙子,老范家唯一的后人,传宗接代的希望,即将逃离这片苦海的时候,却死在了门口。可想而知老范的绝望。老范掉头走回河南,他身边的朋友,亲人,全都已经离他而去,生无可恋的老范只想死的时候离家近一些。这个曾经奸诈圆滑的老地主,现如今只是一个孤独的老人,本以为靠着积攒了一辈子的智慧和生存之道,可以再这个混乱的世道里安然度过,但却在亡命天涯的逃荒之旅中像其他难民一样,卑微无助。直到他遇到了一个小女孩,“你叫我一声爷,咱俩不就认识了。”“爷。”一老一小相互搀扶着走在了满是冰雪的路上,路边的还有不少灾民的尸首,那蹒跚的步履,让人满是辛酸。
  《1942》是一部震撼人心的影片,他将1942年那个黑暗的年代还原在了大银幕上,让我们对人性有了重新的审视。这是一部带着血泪的电影,让我们重新感受到了那个时代人命的卑微,它有着一种直指人心的力量。
《1942》这部电影看完之后感受到的是沉重,一种来自内心的沉重,从来没想过人之轻可以轻到用几升小米可以衡量。那么一个人还没有牲口值钱的年达,三千万人在苦苦的挣扎着,只是为了生存而已。看着逃荒的人群走着,路边的尸首被野狗分食,人们依旧冷漠的走着,只有一个美国记者在震惊的拍照。能怪他们冷漠么?他们已经活的够艰辛了,甚至不知道为了什么而活,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我想,如果我们放在了那个饥荒的黑暗年代,我们能做的比他们好么?我想是不能的,这就是人类的劣根性。但是只是为了生存。我们很难想象两块饼干一条人命,也很难想象为了五升小米,为了吃饱就把尊严和人格通通的踩在脚下。我很庆幸自己没有生在那么一个人吃人的年代里。
  我在电影中能看到的满目苍夷的大地上饿殍遍野,人卑微如斯。在那么一个环境中,在那么一个连吃都没有的地方,还有什么资格去谈尊严,去谈人性。很小就听过一句话,“民以食为天”,中国人从老祖宗起就把吃作为头等大事来看待。饥荒,对于那个年代的人来讲,不亚于天塌了,不仅仅是身体上,生理上的恐慌,还有心理上精神上的折磨。所谓的逃荒,这场灾难真的逃得掉么?逃不掉的,除了少数的幸存者,大多人已经倒在了背井离乡的土地上,落叶尚且归根,而他们却再也回不到自己的家乡,倒了陌生的土地上,对于传统的中国人来讲,不能不说是一种彻头彻尾的悲哀。
  蒋介石在说道北伐时一呼百应的时候,神采飞扬,而说到现在,我看到的蒋介石眼中的落寞和无奈。那个时候危难的中国,腐败的官僚,困难的人民群众,不得不说,那是一个黑暗的,充满了血泪的中国。内忧外患,日军的六万人,和国军的四十万部队战斗,国军伤亡三十万。虽然是我们熟知的中国历史,却不尽扼腕叹息,怒其不争。日本人给了中国灾民粮食,取得了胜利,很难过,在那个饥饿的时代,我们无力指责着那些难民,我只能为那些将本应是难民口粮的却贪腐的官僚而愤恨。李培基对蒋介石所说的政府统计的死难民众和实际死去的,那个悬殊的数字,不能不说是一个讽刺。蒋介石在教堂中留下一行清泪,为河南死难的同胞深深的忏悔。我记得影片中有美国代表团来访,而那时候重庆遭到了轰炸,记得轰炸结束后,欢送美国代表团,在欢送的人群后面却是一片废墟,甚至还有灭火的水柱,欢在何方?
  不少人说河南人奸诈,也许这是学自那个饥荒的年代里的一些生存之道。在那场灾难中,没有谁是赢家,中国不是,政府不是,灾民也不是,有的只是幸存者,那些在生死线上苦苦挣扎而活下来的幸存者。
“死的好,早死早托生,省着受罪了,下辈子别托生在这了。”“你有了老婆,明天就能卖老婆了。”这一句句话平静的从影片里人物口中说住,透出了一股深深的无奈。
灾民为求生存,背弃灵魂,道德沦丧,在求生本能驱使下无所不用其极,我们可以理解到他们对生的本能的渴望,对灾难临头却无能无力的绝望,但是国民政府为一己私欲逃避责任,欺上瞒下倒卖灾粮,却让我们始终难以释怀。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