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说话的就是我初三的数学课代表,她给学前班讲的课我倒是没什么印象了

by admin on 2019年8月30日

不是评论这部电影,只是因为这部电影而想起了十年前的自己。

图片 1

我妈总说我小时候聪明,算数快,十以上的加减法看一眼手就能出数。说实话,我也有些印象,我记得我妈告诉我一个包子多少钱,让我算好几个包子多少钱,我听完就能出数,很准很神。

十年前的自己还是三观端正的姑娘。

001

我的幼儿园生涯是在好几个幼儿园里度过的,加起来可能也不够半年。我妈说我第一次去幼儿园,本来没什么事,结果我一看见小朋友们哭我也跟着哭,然后就给我领回家了。

告别课堂时代以后,我发现,前后座真是一种微妙的存在,尤其当这个班有足够多的男生。

“同学们,还有半个小时就要交数学作业了。”没错,这个说话的就是我初三的数学课代表。

我的学前班也没什么太多的记忆,记得学前班班主任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一天到晚就知道吃喝拉撒睡”。我对她的记忆除了这句话外,还有她嘴角的一颗痣。她给学前班讲的课我倒是没什么印象了,只知道一块到下午放学了,她就让一个小男孩上去讲奥特曼。那时候一个班里五十多个人,我个子高,坐在后面,什么也听不见,也对奥特曼不感兴趣,就自己瞎玩。

那时候我前座的男生就像那个年龄段很多男生一样,马虎,爱恶搞,有点邋遢,用不完的力气说不完的话。后来发现,除此之外他还是一个狂热的电脑游戏爱好者,我之所以有这种觉悟是因为开学后不久,我发现这家伙老是上课睡觉……于是,在他提出“如果有老师提问我,你就把我揣醒”的要求后,上课的大部分时间我都变得神经紧张,随时做好踹凳子的准备,以致有次老师叫完一个名字,我刚长舒一口气后发现所有的目光都看向我,莫名几秒后才想起来刚才叫的是自己!

“别烦,还早呢,着什么急呀。”说这句话我并没有经过大脑的思考。这只是一个不听话学生的本能反应。

后来那个老师也教过我五年级的思想品德,记得她是我上学这么年来见到的第一个让学生欺负的老师,几个男生在她课上拉上窗帘,还把门锁上,不让她进,上课就更是没人听了。以至于后来小学校长教我们的思想品德。那个时候我就比较标新立异了,也或许是为了在校长面前臭显摆,总是提出新奇的观点。校长还行,也总是夸我。

那时候正值网吧业务欣欣向荣的时期,学校周围各色网吧林立,于是,路过网吧我会神经质地去看停在网吧门口的车牌,希望不要看到我们学校的牌子,至于如果看到了那牌子那车我该冲进去把人拎出来还是怎样,却从来没有想过……后来直到毕业以后很长一段时期内,我看到某某少年在网吧暴毙的新闻时,总是默默想,不会是他吧……

当时并不知道这句话会开启我初三的噩(初)梦(恋)。

在上一、二年级我是名列前茅的好学生,我是第一批少先队员。因为那天老师说,谁坐得直谁就是少先队员。我深深的记得,第一批少先队员有七个,竟然还选上了一个后来被老师愤怒的称为“哖土匪”的人。虽然我的成绩不错,但我已经不算是最聪明的孩子了,有一个大眼睛的女生总是被夸。理由是,她总能做对考试卷子五分的加分题。有一次语文卷子上考名胜古迹,我们只会写书上的万里长城、天坛、北海和九龙壁。她写上一个天安门,就得到了加分,备受关注。

其实以上种种,我当时自认为只是一个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好孩子对于那些脑袋聪明学习马虎的人的过渡操心,可是在很久以后的现在,我开始明白,并不是,哪怕最初的最初只是一种习惯。

数学课代表斜了我一眼,这件事大概奠定了我在他心目中的形象,一个不爱学习的坏女孩。

到了三、四年级,我的地位就有些动摇了。三年级刚开学的时候,学校让选几道杠那个。有一个大队长,两个大队委,一个中队长,两个中队委,还有若干个小队的。新换的班主任竟然连个小队都没让我当,至今我仍记得那天下午做操的时候,一个主任宣读队委成员,我一直在等我的名字,可到了最后也没听见我的名字。我当时很难受,因为我一、二年级的每一学期都是三好学生。

这种习惯的质变早已说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些年》里说,喜欢一个人,那个人在你眼里就会发光。我想,我看到那光是在一次默写中。是的,就是一次万恶的、没人记得清默了什么的默写。

图片 2

直到下午队委开会的时候,一个学习极差的孩子跑回了班,对班主任说,我不是少先队员,不能去。然后老师看了我一眼,就让我去了。也许以一个小学老师的身份,对待一个小孩子可能不会太认真,但我却十分在意。

当我们一片哀嚎心不甘情不愿地拿出夹带着各种小抄的默写纸时,这家伙突兀地站了起来,说:我没有背,我先出去背好了再来默。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看到他嚣张地卷着课本走出教室,不屑,莫名,惊诧的嘘声此起彼伏,他回头对我做了个鬼脸,笑的没心没肺,那一刻,我觉得,也许打游戏也不是什么坏事。

002

后来我又考了几个比较棒的分数,那时候我的数学成绩经常是一百分。老师就让我和一个二道杠换了标志。从此,我走上了升职不加薪的路途。

由于要把大部分精力放在“课外活动”上,这家伙的书桌里从来都是满满当当的,也就是说,他从来就只背个空书包上下学……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里,他总是一大早赶来学校疯狂地写作业……在那个能抄就抄,不抄傻帽的班级,他就这么坦荡地过了三年。

“第一组的组长就你吧”。

但我的地位还是动摇了。我漏过了一次三好学生。那次应该是成绩比较糟糕吧!老师虽然用“十佳学生”弥补了我,但我还是盯着满墙的奖状,却唯独缺了一张三好学生的奖状而悲伤。

这家伙在我们班是一种奇葩式地存在,不仅由于他那套特立独行,也由于他那被许多理科老师啧啧称赞的脑袋。老师们“啧啧”是因为惊诧于他那天马行空的思路,我“啧啧”是因为真的想不通:他不是都在睡觉嘛!

老师你这组长选的也太随便的吧,难道是我面太善。

三年级刚学英语的时候,我可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我还当了两年的英语课代表,那是我第一次当课代表。小时候,我妈对我的教育比较早,我很小就认识了很多单词。所以,刚接触到英语三、四年级我有了很大的展示空间,我总是能得到老师的表扬。

偶尔他不在睡觉又不在忙于游戏大业的时候,我会问他数学题,他免不了唧唧歪歪又损又臭一通,然后说,哦,我还没做,先让我看一下……当然,神经质又恰逢叛逆期的初中时代的我,没有很好的耐心,听着听着就会火,揣着书就扬言去找数学老师,然后他就会跑出来追我,说,真的去啊?哎别去别去,我教你……然后我就屁颠颠地回去了,吃饱了才去找数学老师!

因为知道数学课代表不太喜欢我,对他我一向是避而远之,可是这组长的官不得不让我和他”亲密”接触。

到了五年级,一切都变了。换了个英语老师,天天跟男生对着干。我的英语成绩慢慢开始走下坡路。同时,我的英语课代表也不当了。

(PS:我们数学老师是个中年大叔,那时候还没出来猥琐这词,所以很长时间我们都不知道怎么来形容这位大叔。他数学技艺精湛没错,但是,他喜欢把手搭在女生身上为她们展示精湛的解题技巧,顺带摸个背啥的,我猜想由于我当时实在太瘦骨头咯手,大叔放弃了摸我的背投奔了另一位体态丰腴的姑娘……)

“三个组作业都交了,就剩你们一组了”数学课代表又在讲台上朝着我的方向吼着。

加上五年级又重新分了班,我们班可谓是高手云集,我只是偶尔出头,成绩一直到不了顶尖的位置。

临近毕业的时候我被调去另一个班,美其名曰是为了创造更好的学习环境,因为我们班,哎,我们班,各科平均成绩都在及格线徘徊的我们班,被学校正大光明地封为垃圾班,学校觉得即使垃圾班,如果一个都没考到高中也是件极其丢脸的事,所以就发配了几个去实验班听课。

一般这种情况我都装作听不见的样子,继续抄着我的作业。也是因为这样我和我们组同学的关系才特别好,因为给他们足够的时间抄作业。

六年级是我小学辉煌的顶峰。这辉煌只是数学加上语文,不能算上英语。四次大考,我考了两次年级第一。我也因此由二道杠升为了三道杠。这升职之路也算是到达了顶峰,但没持续多久就毕业了。

那天我得知我在发配名单里时,真心惆怅万分,再三嘱咐各死党一定要到走廊那头的叉叉班来看我,不要独乐乐……转头又让那家伙帮我把桌子椅子搬到走廊那头的实验班。其实,我是不想一个人走过那条走廊,那是一条很长的走廊,垃圾班在一头,剩下的全是实验班,一个个,排向另一头,每次我走过一个个教室,都会看到许多眼神,那是,看待垃圾的眼神。当然,毫无悬念,在那家伙的脑子里根本没有这根弦,所以他一如既往大大咧咧没心没肺地走在我前头,还嚷嚷着说,估计要不了多久你又得叫我帮你搬回来了……我好像从那一刻就开始想念我们的班。

数学课代表终于忍不了了,拿着讲台上的那盒粉笔,一支一支的砸向我,还好上课被老师砸多了,对我来说他的这种行为就是在浪费粉笔。

小学六年,一共换了四个班主任。一二年级一个,三四年级一个,五年级一个,六年级一个。四位老师对我的评价都比较高,但都指出来我不踏实,比较马虎的缺点。后来我想,一个小学生总共能被指出来多少缺点呢?

我那时一直纳闷的一件事是,明明都把我发配到实验班了,为毛还要叫我打扫自己班的包干区?!我最讨厌的一项包干区业务就是排自行车,我觉得对于那时难民般的我来说,那是力量所不能及的事情,于是,我积极发扬同学间友爱互助的精神指示那孩子帮我排。瞧,当时的我还是一个好姑娘,会撒点小娇会指使男生干这干那,可惜这项禀赋在如今已经完全退化,以致我师姐时常担心我活得一身Man……中午下课时,常会碰到他,这时候他就会叫我等他一起去吃饭,然后推着他那小破车跟我一起走回家,我当时一直在想,他干嘛跑我们家那边去吃饭?这个问题,现在看来估计无解了。

我加快笔速,想在他彻底发飙之前把作业收好,可是他的火气总是快于我的笔速,捧着三打作业本头也不回的去了办公室,并且一定会向数学老师告我的状,这也让我成了数学老师心目中的坏学生。

上了初中,想站到顶峰就更是难上加难了。

最后一次见面是中考放榜的时候,大家去学校拿成绩单,他居然考上了一所还算不错的寄宿高中,让很多人都大吃一惊。他当时告诉我时,我觉得那真是一所好远好远的高中……

在数学课代表和数学老师的双重欺压下,我的初三生活就是夹缝中求生存。

初中第一次考试,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语文,满分一百分,怎么人家都一百多分,我怎么刚八十出头?这一幕也会在高中第一次考试中出现。

那天苏州正好发大水,学校毫无意外地被淹了,大家伙拿完成绩单就匆匆告别,自此一别,十年未见。

图片 3

我初一的数学还不错,但只是停留在算数的阶段。什么绝对值,相反数这些学得比较好,相信除了不学的人,都学的还行。

大概是因为前些日子碰到了初中旧友,大概是因为柯景腾,沈佳宜以及那群好基友让人想到了年少过往,大概是初夏又至校园离别又生……总之,呼啸而过的青春时常被人拿来感怀,就像这一刻的我。

003

初一令我骄傲的就是文科了,当然那个时候没有文科这么一回事。有一次,我的历史和政治都得了一百分,地理得了九十四分,也是班里最高。我那时候自豪坏了,就觉得我真是博古通今,见识卓群。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