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一直相信着,Bruno在车上回头和朋友说再见 那些少年 又一次的张开双臂

by admin on 2019年8月22日

   滑翔机 源于不知道为什么 觉得最能适合纯真少年的词
那群还在柏林尚且快乐满足的孩子 张开手臂 嘴里发出“嘟嘟”的声音
就像一架架还未知天空凶险的滑翔机
  影片开始后的几十分钟 Bruno要搬离柏林 他的朋友们和他告别的场景
Bruno在车上回头和朋友说再见 那些少年 又一次的张开双臂
嘴里发出那些似曾相识的拟声词 他们真正明白了 这再见其中包含的意味吗 或许
在他们长大后 他们也会回过头去 数着生命中出现过的人或事 叹一声“哦
他还曾经在那里”
   记忆犹新的是 Bruno在那幢肃立的房子里 坐在秋千上 抬头看天空的样子
阳光透过鲜绿的树叶 间着繁复的枝干 犀利而温暖 那是
Bruno曾经心中自以为的世界吧 虽然也充斥着他所不明白的地方
但是终究是让人期待和好奇的 或者说 依然值得探险
  
   那张铁丝网 隔着的 不仅仅是两边的土地和人们 还有心
被年轻的少尉活活打死的犹太医生 和 被打伤的犹太小孩
不能想象他们的心被怎样厚重的茧所包覆着 他们相信和帮助Bruno 最后得到的是
死亡
   也许少年是真的想在临走之前弥补自己的过错 帮助犹太少年寻找自己的父亲
也许也是那么久以来 他对于集中营的好奇和不明白 他有那么多的不明白 以至于
他没有想到更多 换上“条纹睡衣” 也许他的内心 找到了滑翔机的骄傲
    只是少年间的纯洁友谊 或者不能用任何 伟大 高尚的形容词来说少年的举动
但是 多希望 是孩子的时候 都能努力维系和喜欢这样的感情 毕竟 童年 少年
都不再往复
   
    “这不是怀旧,只是有些时光,我不愿意忘记。”

倘若早知结局如此,我发誓决不会看这部片子。
 
对《穿条纹睡衣的男孩》的期待,源自于去年九月的预告片,那里面有动人的音乐,低沉的钢琴声,少年童稚美好的愿望,树林中穿行的身影,铁丝网两端的笑颜,以及敌对的友谊。
  
我一直是对这样的情景情有独钟的,我喜欢这样矛盾的情感,以及绝望下许下的未来,我也一直相信着,不论现实如何痛苦挣扎,只要还抱有希望,只要还有一颗愿意相信的心,一切就总是会好起来的。至少,我是这样期望着。
 

   
 犹记得很久以前,在书上看过一篇关于《穿条纹睡衣的男孩》的影评。从那时起,这个电影便不深不浅地驻扎在我的脑子里,一直计划看,但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看这部电影,已经到了六七年后。

     Childhood is measured out by sounds and smells and sights,before
the dark hour or reason crows
                                                       ——— John
Betjeman

Bruno原本是一个幸福的孩子,他有在他心中是英雄的父亲,温柔的母亲,以及一个会和他整天吵架虔诚善良的姐姐,他喜欢和小伙伴们扮作飞行的姿势奔跑在柏林的大街小巷,梦想着未来能成为一个冒险家,他的生活单纯而美好,也许可以一直在这样下去,直到那一天他的母亲对他说,你的父亲升职了。

图片 1

然后,他们搬家了。然后,他和Shumel相遇了。
 
他们相遇在一个错误的时间,一个错误的地点。战火硝烟下疯狂的德国,他们一个是德国高级将领的独子,一个是犹太男孩,他们隔着一张电网看见彼此,一个站在集中营中,一个来自于集中营前豪华的官邸。
 
Bruno说,我们本应该是敌人。
 
他闭着眼惊恐的看着父亲的手下对着年迈的犹太人拳打脚踢,尝试在所谓的“历史课”上为犹太人辩护,他趴在姐姐的怀里静静的听着父母的争吵,不知所措的问,父亲是个好人,是吗?
 
隔壁的争吵声渐渐变成尖叫和哭泣,他的母亲在得知那个每天都在燃烧的烟囱中究竟烧的是什么后所有的惊恐和难以置信,最后都化成这一刻的声嘶力竭。
 
Bruno的父亲说,这是战争!
 
她说,这根本不是!
  
这是战争的一部分!
 
她失声痛哭,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我要假装自己没有嫁给一个怪物吗?
 
8岁的Bruno不愿意相信,他一直坚持说着,“那间农场”,直到他的姐姐对她说,你不会还以为那真的是农场吧。
 
同样8岁的Shumel静静的看着他,我是犹太人。
 
Bruno惊恐的跑开了,却仍旧在第二天拿着球和巧克力在铁丝网外等了一天又一天。他对Shumel说,我们是朋友。
 
是的,他们是朋友。
 
在宴会的前一天,Bruno意外的在家里看到了干活的Shumel,他兴奋的连忙拿了糕点给他,却不幸被他父亲的手下看到。
 
那个凶狠的军官问Shumel,谁允许你和这个屋子里的人交谈的?你在偷吃食物吗?
 
Shumel指着Bruno回答道,是他给我的,我们是朋友。
 
军官的眉头动了动,转头一把抓住Bruno,他说的是真的吗?
 
那一刻,Bruno胆怯了,他的嘴唇颤抖了几下,然后低下头,不是,我从来没有见过他。
 
Shumel绝望了,Bruno跑回房间羞愧的泪流满面,可是等他终于鼓起勇气重新回到那个房间时,却发现Shumel已经不见了。
 
Shumel一连几天不见踪影,他就一直守候在他们见面的地方,直到终于见到满脸伤痕的Shumel。
 
我们还是朋友吧。Bruno轻声祈求着。
 
Shumel沉默了很久很久,然后点了点头。
 
他们笑了,在那张铁丝电网的内外,他们一起下棋,一次分享同一块巧克力,在那小小的一方乐土忘记自己背后的那些他们不懂也不想懂的沉重而绝望的恨。
 
他们都还是孩子,本应是欢声笑语无忧无虑的年纪,本应该肆意的挥洒青春和年华,在父母的宠溺下嚣张的肆无忌惮。
 
他们本是在同一片天空下,踏着同一片土地,却生生被一张铁丝网,隔成了两个世界。
 
可是他们却尝试着打通这两个世界,因为,他们是朋友。
 
Shumel低着头,我爸爸不见了。
 
Bruno说,就当是作为上次我胆怯的补偿吧,我想要补偿你。我去帮你找你爸爸。
 
他找来小铲子,在电网下面挖了个洞,穿着Shumel偷来的囚服,装成犹太孩子混进了集中营。他几次被里面的惨状吓得想要退缩,却在Shumel央求的目光中鼓起了勇气。
 
不远处的大宅子里,Bruno的母亲终于发现自己的儿子不见了。
 
孩子们走进一间肮脏的营房,几个德国军官却吹着哨子把全屋子的人赶到了外面。
 
雨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来,天空蒙上了一层灰。
 
也许这层灰从来就没有散去过,也许他们本不应相遇。
 
我禁不住想要尖叫,我捂着嘴,大雨中,Bruno和Shumel被挤在中间,在满是泥泞的路上走向死亡。
 
Bruno的父母在后院发现了他拉下的三文治。几个军官奋力的砸开了那扇封上了的通向集中营的门。
  
雨越下越大,钢琴声也如同雨点般越来越急促。Bruno的父母在儿子穿行了无数次的林间奔跑呐喊,然后终于,发现了Bruno留在铁丝网外的衣服。
 
毒气室里,Bruno开心的说,很好,我们现在只要等到雨停就好了。
 
可是他们却再也没能走出去,他们年幼的生命终止在了这一天,因为着与他们无关的理由。
 
Bruno曾经那样骄傲的父亲,曾经一遍一遍的说“这是为了我们的国家”,不知是要说服别人还是说服自己的集中营管理者,曾经红着眼在书房抽闷烟,在放映关于集中营的虚假录音带后,面无表情接受上级表扬的父亲,终于惨叫出声。
 
毒气室里的囚犯被勒令脱衣服洗澡,混乱中,惊恐的Bruno和Shumel紧紧握住彼此的手。
 
Bruno父亲痛苦的嘶吼久久在集中营的上空盘旋,Bruno站在铁丝网外的母亲呆呆的盯着前方,然后号啕大哭。
 
焚烧炉上的德国士兵爬下阶梯,收工回房。
 
空荡荡的毒气室外,一片寂静。
  
我一直屏住的呼吸,也终于归于了平静。
 
很久之后,我忽然觉得这也许就是最好的结局,是的,他们失去了年轻美好的生命,可是那张似乎无比坚硬的铁丝网下,终于还是出现了一个出口,而那扇被封锁的通往集中营的门,也终于迎来第一缕曙光。
 
所以总有一天,筑在人们心里的那堵墙,也终会消除的吧。

   
影片开头还没有那样的沉重感,但是一些细微的矛盾已经浮现。Bruno舍不得离开柏林的朋友们,Bruno的奶奶并不认同Bruno父亲的工作。

   
搬到集中营边上之后,事情开始有一些细微的转变。家里出现的犹太仆人,家教所谓的“爱国教育”,总是有人看守的大门,以及有时会有黑烟飘过的天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