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男人一个终极的梦吧,又担心会永远一无所有

by admin on 2019年8月21日

看完电影,作为一个男人,对玛莲娜只有一声叹息,仿佛她是自己的女人,难道不是吗?每个男人在戏中终究有一个梦,一个纯美的梦,玛莲娜就是这样一个梦。她可以永远无视你,你永远可以只是与她擦身而过,你永远得不到她,但是谁也不可玷污她。这就是世上最好的美学构建吧,爱而不得,如果当你真正能拥有她时,她倒真正成了一堆行尸走肉。每个人心中都有拥有一个处子的情感,如果玛莲娜是个已婚少妇,那也无所谓,至少她能成为为一个精神上的处子,事实上,她也的确如此,你不能从肉体上得到她,但你至少还可以想方设法从精神上征服她,从灵魂上保护她。这就是男人一个终极的梦吧。当她为身边所负累的一切而失去那一份纯洁时,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痛,是一种万念俱灰的毁灭。
电影的高明之处就在用一个少年的视角讲述这一切,青春的梦,我们做得最真,青春的诗,我们用灵魂在书写。玛莲娜终究会成为传说,而我们的青春,也永远只留给我们一个破碎的背影。伤痕!

每一个男孩成长成一个真正的男人,都需要一个女人的引导。精神上的成熟,肉体上的成熟,而肉体上的成熟又多数是先于精神上的。Giuseppe
Tornatore的三部曲就像是一个男孩的成长史,虽然人物的身份不同,机遇也不同,但是都是充满了青春的气息。有人说这三部曲是导演的自传,在《天堂电影院》中男主角叫多多(托托),而《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中的男主角叫Renato,这是不是巧合呢?
无怪乎老师将其归为青春电影。尽管《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的情色味道浓重些,故有的人将其归为情色电影。但本来青春的萌芽就和情色分不开,和性分不开。青春不仅仅意味着暴力,意味着爱情的萌芽,意味着对世界的探索欲,对未来的迷茫。
青春电影中从不缺少单车。可以说单车成了青春电影的一种标志。
电影刚开始时,就是Renato购置自行车。接着是他的伙伴们的单车出现。堤坝,匆忙放下但却摆放整齐的单车。这群稚气待脱的男孩们一排站开,倚在堤坝上。美,真美。这是他们在等待玛莲娜,那个生于传说又注定绝于传说的女人。她的美,源于性感,源于她脱于尘世的神情。是的,她是女神,美丽尤物。对男主角而言是,对所有西西里的男人而言也是。
玛莲娜的出现可以说是催熟了男主角的成长。他想穿西装,他想坐在大人的位置剪头发,这里也透出Renato对个人尊重感的渴望。
那是一个疯狂的年代。尽管西西里仍是一片祥和。但是潜在的黑暗,人性的扭曲长在张牙舞爪。所有我们知道关于玛莲娜的一切,都是透过Renato的眼睛。他是目击者。电影中很多情节都是Renato想象的,有时候我们会分不清到底哪些是真实的,哪些是虚幻的。当看到这个美丽的女人逐渐陷入困境时,我突然希望这都是不真实的。在这个年代,美丽成了罪过。成了丑陋人性的牺牲品。一个虚伪的追悼会,“她是西西里的女人”,丈夫的“去世”,玛莲娜成为了“寡妇”,成为了男人们更加明目张胆的意淫的对象,成为了女人们口中鄙视的对象。
“我会常伴你左右,给些时间我长大吧”。仍然是Renato的想象,但却也是真实的他想做的事情。虽然接下来他做的事情看起来是十分孩子气的,吐口水在拿给取笑她的男人们的饮料中,在非议她的女人们的皮包里撒尿,祈求教堂里神像对玛莲娜的的保佑,丢石头砸玻璃。但这是现在的他唯一能为玛莲娜做的事情。男孩留意着所有关于玛莲娜的的事情,他躲在门口偷看着她,她的悲伤,她的无助。
所有镇上的男人都对玛莲娜不怀好意。即使是那个要帮她的律师也不例外。他想要她肉体的偿还。父亲的离世,让玛莲娜陷入更加凄苦无助的境地,让她仍是一脸的淡漠。为了生存她“卖”了自己。“只要带食物来就好”一个只有美貌,没有丈夫,没有家人的女人靠什么活下去?也只有靠出卖肉体了。悲哀至极,悲伤至极。但她有一种信念。这就是活下去的信念。是不是为了等待他“已死去”的丈夫?她剪掉长发,染了酒红色。此时的她更加的迷人。在男人们中坐下来,口中含着一支烟,这时男人们都献殷勤的打着打火机。她是有迟疑的,但是还是低下了头,点着了口中含着的烟。
她成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妓女。
“儿子没有病。儿子需要的是性交。”父亲把男孩带到妓女们中。毫无疑问的,他选择了她,一个神似她的她。
美国人来了,法西斯被打败了。被压抑的女人们把所有的暴力都发泄在像玛莲娜那样的妓女身上。她们打得不仅仅是玛莲娜。她们在对“美”暴力着。没有人伸出援手。她身上在流血,她的心也在滴血。她又一身黑了,此时的她憔悴,低调的踏上了火车。男主角骑着脚踏车,一脸忧郁的望着火车远去。
镜头一转,她的丈夫回来了。他追问妻子的下落。无人告知。就好像他们从来没有在这个地方生活过,所有的人都不认识他和他的妻子似的。男孩这时已经能勇敢的站出来了—写了一封信,却不是匿名的。虽然不是当面说的,但已然是一种成长。丈夫也踏上了火车,火车通往寻找他的妻子路的。
他们回来了,手挽手。那么的平静。周围的人还是议论纷纷,但分明是少了点东西的。她不再那么的骄傲。头低着。脸上的神情不再是那么的性感诱人,而是多了一种被生活折磨过的沧桑。
她去买菜。身着朴素。没有性感的黑丝袜。女人们在猜测着,评论着她的老去。一句“Bonjour”女人们知道她和她们一样了。对女人们来说,她不再美丽,平凡如她们了。所以女人们熟络的和她打招呼,塞东西给她。这其中是不是掺杂一丝的内疚,摧残美丽的内疚,还是说仅仅是因为她不再美丽了。也许,曾经她们的心中都有过想成为她的一刻。
还是脚踏车,尽管男孩有了自己的恋人。他帮她拾起散落一地的水果。就像拾起所有他和她的回忆那样。那是他们的第一次对话,也是最后一次。“祝你好运,玛莲娜女士。”男孩是在用尽所有对她的祝福在说这一句话。她微笑,她颔首,她转身离去。他也骑上他的脚踏车,在不断的回头中远去。
一生中我们会爱上很多的人。但是唯一的只有一个。对Renato而言,玛莲娜就是那个唯一。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若有来生,请让我们相遇于对的时间对的地点。
就这样,青春在脚踏车中,在对爱情和情欲的萌芽中,悄悄结束了。

Everyone who has something is afraid of losing it, and people with
nothing are worried they’ll forever have nothing. Everyone is the same.”

有什么就害怕失去它。一无所有,又担心会永远一无所有。每个人都一样。

——村上春树 且听风吟

狂风在楼宇间肆虐的穿梭

隐隐地疼痛唤醒沉睡的我

还有胖乎乎的小娃娃

不知道是风惊扰了她的梦?

不能动不能睡

以我浅显的笔调描绘

美丽如初雪般的你

岁月匆匆,后来我爱过很多女人,当她们在我臂膀中问我会不会记住她们,我说会的,但我真正不会忘记的,是那个从来没有问过我的女人,她就是玛莲娜。” —
雷纳多

^_^

  骑着单车的少年  温暖和煦的阳光

黄昏的阳光洒在石造建筑的外围

图片 1

你无法触及的美好

美丽面庞下掩藏的无助与哀愁

但至少还有期盼

你的单纯美丽与哀愁深深的印刻在少年的脑海里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