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承认因身体梗带来的喜剧感并不算高级,与其说男主最后是因为爱情去救女主角

by admin on 2019年8月20日

《西虹市首富》和《我不是药神》同档这事儿有点意思。

开心麻花在国内的成功,一直都伴随着巨大的争议。
从2015年的票房黑马《夏洛特烦恼》开始,“笑出猪叫声”的赞赏就和“中年衰男意淫”的嘲讽齐飞。“一个旧得不能再旧的要女人全盘负担巨婴男人的故事”让这部电影背上了“三观不正”的标签。
到2016年的《驴得水》,“硬起来”“下身不行”的挑逗性笑话堆砌全片,而通篇舞台剧般的表演方式也遭到了诸多非议。
2016年《羞羞的铁拳》上映,开心麻花仍然擅用各种性玩笑,甚至直接采用“互换身体梗”这样的方式来放大喜剧效果。
到了这部《西虹市首富》,把女主肖像进行各种广告投放、故意对女服务员暴露身体等情节,被抨击为是性骚扰行为,而从影片的主题上看,它仍承袭了《夏洛特烦恼》、《港囧》、《情圣》等套路,讲述的仍是一场屌丝一夜暴富的意淫&抱得美人归的春梦。
但如果从制造反差笑果的角度来看这几部电影呢?
《夏洛特烦恼》的搞笑梗因“穿越”而起,放大的是不同时代下个体命运的反差;《驴得水》以闹剧开场,悲剧收场,因“假装身份”而起,聚焦的是一群外强中干的知识分子群像;《羞羞的铁拳》因“假装性别”而起,展示了各种各样的性别偏见;《西虹市首富》则从“贫富差距”入手,探讨了金钱下的人性善恶。
乍一看这些主题都非常严肃,但开心麻花做的很成功的一点,在于它始终能够用密集的笑点来击中观众,以一种轻松的方式来输出沉重的主题。中国的喜剧电影,此前一直流行的是以冯小刚为代表的中式幽默,以及以周星驰为代表的无厘头式黑色幽默。而开心麻花开掘的喜剧形式曾更近似于一种”小品式喜剧”,接连不断的段子和抖机灵式的包袱很符合当今互联网生态下的年轻群体的审美趣味。开心麻花惯用的本文方式是,通过一场意外来改变角色的境遇,用夸张的方式来放大日常生活中的亲情、爱情等元素,最后带来角色行为上的转变,这样的效果虽然俗套,但对于大多数观众来说仍然十分有效,因为大多数观众仍然能够在这样的文本中找到短暂的逃避和精神寄托。
就《西虹市首富》来说,它本身还是一部讽刺喜剧。从行业上来说,股市、房市、投资行业、保险行业……各大行业都被本片讽刺了一遍;从人物身份来说,教育家、演说家、餐厅领班、主持人……各大职业也都无一幸免;哪怕是结局提到的二胎、家教费、开房费、车位……都不忘让国内的中产阶级躺枪一把。最大的彩蛋当属片中那个“十亿身家”的发型,这一定是王思聪被黑得最惨的一次。甚至,这个影片还揭露了一个看起来很荒诞的事实,就是“不断花钱的最后,是花不完钱的结局”:随便投的“陆游器”可以挣钱,随便买进的“夕阳产业”的股票可以暴涨。这不是因为有钱人的投资多么有眼光,大多数时候不过是因为有钱人所垄断的不止是钱,还有资本和资源。而穷人的钱,只会越来越不值钱。承认这点,真是喜剧中的悲剧。
这次电影的成功,当然与原剧本《布鲁斯特的百万横财》有关系,但也不能否认影片也尝试了很多本土化的改编,比如一些具有鲜明地域和文化特征的笑点,“碰瓷儿”、“二奶”等等。在电影语言方面,倾斜构图、黑白-彩色的几处变色,还有几处俯拍镜头,虽然算不上出色,但对比此前开心麻花照搬舞台剧的“剧场式电影”,还是有一些进步的。
至于开篇提到的各种荤段子梗,我也有几处强烈不适,我也承认因身体梗带来的喜剧感并不算高级,但是否要因此扣个“三观不正”的大帽子,个人认为值得商榷。电影是一种艺术媒介,是否应该用所谓“正三观”来批判文艺作品的价值观?是否三观与道德只存在一种既定标准?一味讲究作品的“三观”和”政治正确”是否会将电影推向另一个极端?诚然,许多人不能忍受的,是因为沈腾的电影世界中,始终将金钱、权利、女人看作是男人的唯一春药,在这个屌丝VS成功人士的世界中,反派始终如此脸谱化,女主始终如此屈服于男权而缺少自主意识,沈腾所代表的屌丝男士对于上层精英的想象始终如此贫乏,但这一切不就是目前中国主流大众所默许的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吗?《西虹市首富》想要反讽的不就是这样的成功吗?效果或许没有达到最佳,但它确实在商业性和喜剧效果上做到了平衡。非要站队的话,我个人对它的态度,是鼓励大于抨击。

给5星是因为现在平均6.7的评分太低,以喜剧而言,这个片子100分可以给80-90分,没有剧情硬伤,没有逻辑问题,不靠无厘头不靠网络段子,原创各种梗从头笑到尾,喜剧这样就很可以了。

想想看吧,一个电影院里,1号厅放着《我不是药神》,告诉你“穷病才是这世上最大的绝症”。隔壁的2号厅放着《西虹市首富》,告诉你青天白日闲来无事就能赚上10亿,这个月霍霍完了后面还有300亿等着继承。就连这两部电影的英文译名都对比得恰到好处。《我不是药神》的英文译名是《dying
to
survive》,怆然无奈的情绪跃然屏面。《西虹市首富》的英文译名是《Hello,Mr.Billionare》,这一派阳光明媚的轻巧劲儿。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墨醒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女主宋芸桦表现确实过度夸张,可这个角色设定也就是个花瓶,换了其他女演员不见得能更好,因为《我的少女时代》对她大有好感,所以也不挑剔了。

这个自带的天时梗儿加强了《西虹市首富》的讽刺效果。本来嘛,这片儿要讥讽的就贫富分化和阶级固化严重的社会现实。有钱就可以呼风唤雨无所不能为,而且不管你多智障多不努力,你总是能有办法轻轻松松地用钱生出更多的钱。这个三观传达得够奇特的了吧?而且剧中主演还一定要赤裸裸地站在自己的钱山上,嘚瑟地问记者们:“你们恨不恨我?我讨不讨厌?”这话问得在点儿上——最讨厌的才不是什么你有钱你有理,最讨厌的是你有钱你有理你毫不费力霍霍不干啥好事甚至影响了我的生活,我,还,不,能,把,你,怎,么,样。

个人认为《西虹市首富》整体比《夏洛特烦恼》要好一些,后者穿越了折腾成大明星还染上艾滋病,就发现了所谓的真爱,有点激光炮打苍蝇的不适感。《西虹市首富》炫富炫得简单粗暴,但是背后真戳到普通穷草根的痛点了——有钱的使劲折腾作死却还是越来越有钱,穷草根奋斗十辈子实现不了一个小目标挣他一个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