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这百日红真可说是‘花开累累’,最后尽在阿荣的画中

by admin on 2019年8月20日

© 本文版权归作者 
kiki204629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三曲合奏图》)

《百日红》里的登场人物虽说都是大名鼎鼎的历史名家,但又与各自头衔毫不相关,刻画地着眼点也从未在大师的作品上多做文章,浮世绘好像成了摆设背景,代替呈现的是一幅以父女姐妹亲情为主线的江户风情画。就在你以为这就是个关于“画师的美好日常”故事之时,电影又是基调一转,配上椎名林檎的歌声,开启了百鬼夜行风格。

这部日本动画电影《百日红》根据杉浦日向子的作品改编的,讲述江户时代浮世绘大师葛饰北斋和他同是浮世绘师的女儿阿荣的故事。虽然故事平淡偶有神怪故事打酱油,叙事还有些松散零碎,但我还是很喜欢这部动画电影的,浮世绘师脑中的极乐世界通过电影展示出来,一个人可以专注自己的爱好并且坚持下去,这才是重点吧。
葛饰北斋是活跃于江户时代后期的一位浮世绘画师。提及北斋,就想到以描写远处可见的富士山前汹涌澎湃的波涛的“神奈川冲浪里”
和“凯风快晴”为代表的“富士三十六景”的风景版画。老爷子活到九十岁,在他临终之际还和女儿阿荣说,如果再让他活个十年,哪怕是五年也够了,他就可以堪称真画工。可见他对绘画事业的热衷,一个对自己爱好有着坚持不懈精神的人是值得尊敬的。
以女儿阿荣为视角,电影中展示了这位浮世绘大师的日常生活,即使名声响亮,却仍住在脏乱破旧的房子里,跟同是浮世绘师的女儿阿荣、游手好闲的弟子善次郎,一块过着贫穷的日子。日子虽然清贫,但总是快乐的,因为有最喜欢的事情陪伴。
据说北斋少年颠沛,习惯于流浪生活,他有迁居的癖好,一生中大约迁居九十三回。生活无定,中年丧妻,小女儿早夭,晚年再遭火灾,毁去了他几十年的画稿与心血,使他饱尝了人世炎凉。但他对于艺术却从未动摇。一生所作大量插图、画谱、版画和漫画(据说有三千多幅),显示了他在浮世绘创作上的杰出成就。他自号“画狂人”,直至90岁去世留下了数量巨大的作品。通过多产的作画活动,他追求的主题既有自然,也有人间生活、鬼怪世界。他将进入其见闻的包罗万象的事物的本质,作为一种“动态”来理解,以超常的机智和富有戏剧性的想象力来把握和表现这样变幻莫测的现象。
阿荣对火灾有强烈的执着,她觉得火光四起的时候兼具了恐惧与美,火花烧起来很美很美。动画里阿荣和妹妹的感情也是一条支线,盲眼体弱多病的妹妹和阿荣还是很像的,阿荣和她在一起才露出久违的微笑,生活中稀松平常的亲情关系点点滴滴流露出来,最后尽在阿荣的画中,百日红花海旁边戏水的天真女孩是那么生动活泼,仿佛她从未离去。北斋去看生病的女儿,小女孩柔软的小手抚摸父亲的脸,莫名的感动,父亲在她夭折后说了句,这孩子的眼睛和生命都被我夺去了,意味深长,一个人的才华是上天赋予的,每个人都应该是平均的,如果你拥有太多,就意味着要从别人身上拿走。北斋老爷子似乎对于亲情的羁绊毕竟缘浅,我觉得也是因为太过于执着于自己的爱好造成的。即便生活困顿,他们还是继续为自己爱好的事物贡献生命。
透过浮世绘师的眼与手,最真实的江户风情即将呈现在你的面前。那时候没有相机,如果没有这些画师,很多风土人情都无法表现给后人看。无论是半夜脖子会伸长的艺妓花魁还是妖怪画出来作祟,亦或者是鬼火、百鬼夜行,对各种不可思议的现象充满好奇的北斋老爷子都把这些当成了素材,我们也在他的画中领略了那么多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看电影的时候就看到弹幕说BGM和电影很不相称,恰恰相反,我还是很喜欢这部电影的BGM的,一开场就有一段鼓点很躁动的音乐配合女主开阔的视角展现给我们江户时代的繁华。尤其喜欢椎名林檎的主题曲,江户古风和轻摇滚的碰撞,这让我想到了《花魁》中椎名林檎的那首歌,妖异而乖虐。现实的平淡都要靠神乎其神的故事点缀,而浮世绘师们眼中的世界更是微妙而神奇的,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各类题材的好作品呈现出来呢?
最后想说说画风,电影的画风是相对日本漫画来说比较写实的,本身用动画片的形式来表达历史传记形式的内容就很创新了,导演曾拍过《河童之夏》《蜡笔小新》(惊呼女主的眉毛为啥那么眼熟,原来…),声优也用了松重丰、杏、滨田岳、高良健吾这样的明星,可谓是用心良苦,据说日本的票房不是很乐观,要说这样的故事更适合拍成一集一集的TV版吧。

陈容的龙和北斋的龙,两幅龙图一相对比,高下立判。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洛嘉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1

动画中阿荣的形象被导演加以美化,变成了美女一枚,但性格冷漠又倔强的女汉子形象依然。她和父亲葛饰北斋一样,生活中大大洌洌,却把所有的热情投入到浮世绘的创作中去。

故事发生在1814年的炎炎夏日中,地点是充满活力的江户街头,以两国桥畔来往的人群为起点,最后十分呼应地在两百年后东京两国桥上收尾。看着过去现在交错的场景,是否有种《你的名字》即时感。

其实阿犹的死,为什么就让阿荣找到了自己的风格?我是没有看出两者的联系。不过葛饰应为的浮世绘,是因为受到了西方光影艺术的影响,才拥有了自己的浮世绘风格,她被誉为“光影画家”。

因为在作画这件事上她有着绝对的内心秩序,为了画好春宫图,她准备去青楼田野调查。这个思路也是绝对够牛逼,要知道在保守的古时候女人去青楼需要何等勇气,足以可见作画对阿荣来说即是生存意义。当然阿荣也有小女人的一面,电影里女主暗恋一名画师叫魚屋北渓。可是女主羞于主动表达,还性格傲娇,在对方亲密拉她到伞下时犹豫地推开了。你说你该使用洪荒之力的时候却娇羞了,倒是拿出闯妓院的胆魄来啊。连眼盲的妹妹也在寥寥几句闲聊中感觉到了姐姐对鱼屋表现出的不同,但那时阿荣却觉得一片迷茫未确定。有次万字堂的老板助攻,送了两人戏票。阿荣一开始犹豫不决,偶遇了爱慕自己的歌川国直,一边和他参拜浅草寺,听着他抖M的告白,这才惊觉自己爱的还是那人。最后还是扔下炮灰的歌川和两碗凉粉,奔向戏院,却很恶俗地看到魚屋身边走着另一个长发披肩的女子。哎,女汉子也逃不出偶像剧套路。

(鱼屋北溪:《禹王战蛟龙》)

电影中除了女主角阿荣,还有一个重要的角色是寄住在尼庵中学琵琶的小女儿阿犹。阿荣对天生盲眼的妹妹宠溺有加,在她的眼里,阿犹虽然眼盲但其实可以看得到很多东西。所以即便母亲觉得不可思,她还是给妹妹买了金鱼供她玩赏。而阿犹也好像真的看得见一般,带她坐船穿过桥底时,还会抬头仰望。

《百日红》的原作者杉浦日向子是江户风俗的研究专家。作为非少女漫画家,杉浦日向子被誉为第二代女性漫画家代表之一。在她短暂的一生中,著有很多关于江户时代的作品,代表作品有《一日江户人》、《百物语》。她甚至被誉为“从江户来的人”。

百度上查了下百日红,原来俗名是“紫薇”花,于是很鬼畜地想到了某电视剧里泪眼婆娑的台词,还好本片导演取了这花的小名,毕竟女主阿荣和格格的性格还是相去甚远的。

作为同样精通浮世绘的阿荣,充当着葛饰北斋的助手,她对父亲的成就相当不服气。“那丫头不管什么都想画好,不想说自己不会画”,对此父亲葛饰北斋心知肚明,因为他就是风景、读本插图、花鸟、美人、春宫、鬼怪各种绘画方式都有很高的造诣。

魚屋北渓也是北斋大师的门人,最早以画狂歌本插画出名。他一生有3万多件作品,十分多产。歌川国直则是名家歌川丰国的门人,也是戏曲家春亭三晓的弟弟(《出逃女》中也会提到),最早学习明画,因为为北斋的魅力所感染后开始画浮世绘,后期还和永春水合作画了不少作品。两人风格都属肉系,想必很合。一部电影这样一看,其实浮世绘画师圈也挺小的。

(《吉原格子先之图》局部)

最后这段朦胧的算不上恋的三角恋就此结束。两国桥上,阿荣扔了戏票。

(《夜樱美人图》)

前后穿插的几个灵异故事都十分有趣。一则讲的是,父亲北斋为了忽悠吉原花魁小夜衣说出自己会脖子离开身体的奇闻怪谈,转述了曲亭马琴的一个唐朝聊斋故事。说自己画了妖怪后,半夜会忽然看到自己的手抽离身体,拨开草原,穿过桥底,摸到五重塔顶。他很害怕手出去后再也不回来,就去了和尚那里请和尚在双手上画满经文,这才恢复了正常。

画地狱图,阿荣只顾细致描摹地狱小鬼们的惨状,却没有想到她作画的目的。因为太形象,吓坏了有心病的富家太太,差点出人命。最终是葛饰北斋为地狱图添加了一尊菩萨,才化解了危机。

因为之前看了《出逃女》的电影,所以对马琴同志有些兴趣,做了些调查。葛饰北斋当时除了画浮世绘外其实还为了赚钱玩跨界,去做了一阵插画师。那时的插画师和现在一样,负责在当时的一些滑稽本和戏曲中,根据原作者的说明和指示,来画插图。葛饰北斋还和马琴同志组过一个团,出了《新编水浒画传》《近世怪谈霜夜之星》《椿说弓张月》等一系列作品,进而一跃成名。插画虽然只是读本的附带产物,但读本广受好评后,使得文学插画的价值也随之提升。所以北斋的走红可以说得益于曲亭马琴。据说北斋还有一段时间一度寄居在马琴家里,想来也算是好基友吧。

致敬画面一:葛饰北斋《神奈川冲浪里》

电影并未明确解释北斋为什么不愿去见病重的小女儿,他可以整天游手好闲却不愿回家瞧阿犹一眼。阿荣一直说铁藏是个胆小鬼,爱哭鬼(铁藏就是北斋),侧面解释北斋不愿见小女儿的原因是不愿面对失去,所以干脆不要拥有。虽然不能十分理解这种父爱,过于技艺精湛专注眼前的人可能反而看不见整个世界吧。虽然他们画着浮世,但又似不在现世,活于自己的另一个世界里。最后百日红凋零,阿犹化成一阵风,跟着善次郎最后一次一个人去看了父亲,便永远只活在姐姐笔下的画中了。

妹妹阿犹的死,让阿荣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画风,实现了质变。

阿荣画技虽好,但受题材限定,发挥有限。北斋常画春宫图,就说女儿的春宫图缺乏灵性,女人还好,男人却只能模仿老爸的笔法。那也不奇怪,你让一个没有性生活的大姑娘画小黄书这是要了命的想象力吧。然而要强的阿荣并不乐意,她不管画什么都想画好,性格上来说她有着不输父亲的倔强和大条,是个不折不扣的女汉子。历史上她由于婚后因为嘲笑了同为画师的丈夫技术上的缺点,所以被丈夫提出了离婚,在那个时代也算是相当有现代精神的新女性。

漫画《百日红》创作于1983-1987年,由一个个单元剧组成,内容大致包括了葛饰北斋父女和围绕在他们周围的其他浮世绘画家的传闻逸事和一些神怪故事。

阿荣有个怪癖就是喜欢看火灾的壮观景象,像善次郎喜欢女人,老爹喜欢甜食一样属于个人爱好。犯罪心理说纵火犯都是从爱看火灾开始的,而且纵火犯通常有性方面的缺陷,希望这不是真的。我们姑且相信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所以我理解阿荣的癖好只是作为一名画师的职业素养而已,咳。在后面的日子里,她一如既往地为父亲代笔,画着不曾体验的春宫,画着自己也不相信的极乐世界和地狱世界。这里电影还插了另一个灵异故事来说阿荣画技太好。说阿荣画了幅地狱画好像真的一样把女主人吓得半死,直到北斋连夜在地狱画上加了一尊佛才平息了鬼怪。身处地狱仍然可以被救赎,但异世界又岂是凡夫俗子能看到的。

图片 2

笔者有幸参观过一次位于静冈的东海道广重美术馆,火车做到东海道的由比站下,步行15分钟就可。虽说由比是个小得可能让一般中国人觉得像个渔村的地方,但可别小看它,它可是全日本第一的盛产樱花虾的港口。有机会去的朋友一定要尝一下渔夫刚捞上来的新鲜樱花虾,配上一旦姜葱酱油变成盖浇饭,或者放在油里一炸变成虾饼,那个香气逼人,鲜美可口,难以忘怀。由比站下来后走不到10分钟就有一个小店,小店每天只开几个小时,笔者比开门提前半小时到就已经排长队了,非常火爆。

在阴间吉弥处的经历,不仅仅是让阿荣体验了生活,最为关键的是改变了她的世界观。吉弥屋内悬挂了一幅狩野探幽的赝品,画得是三尊菩萨。狩野派的画作专门为上层人士服务,画风保守,内容大多是宣扬封建道德的。

对于女儿阿荣的画,父亲北斋的评价其实是很高的。她代替父亲画的作品,世人已无法分辨;北斋自己也说女儿的画技在某些地方甚至已经超越了自己。有次北斋交不出龙的画作,就对大客户任性地说自己画出的龙升天了,啥时回来说不定。搞得取画之人急得做好了切腹的准备,最后还是由女儿来擦屁股。真如影片中所说,画龙时不能在脑内凝思,也不能用笔尖尝试,需要静静等它降临,一气呵成。阿荣真的等到天龙临世,云从中翻腾的利爪和鳞片,仿佛跳跃入纸。

图片 3

葛饰北斋结过两次婚。有两个儿子,三个女儿。在世人眼里就是个古怪宅。他租了间破屋一心作画,不做饭不打扫,脏了就搬家,也是够豪的。穿着不修边幅,毫无大师之风,有次和弟子善次郎去喝酒,善次郎跟陪酒女介绍眼前这老头就是大名鼎鼎的北斋先生时,陪酒的都哈哈大笑,表示不相信。即使如此,阿荣对老爹和自己的笔腕还是相当自信的,觉得只要有笔一支,筷子两双就能存活于世。

加入了阿犹的故事,让阿荣的性格更加丰满,也使得葛饰北斋这个浮世绘大师,拥有了懦弱父亲的一面,也因此变得更加让人亲近。

回到说美术馆,这个能冠以江户时代的著名浮世绘师哥歌川广重(1797-1858)之名的地方是日本最早的美术馆。在美术馆中也可以亲手体验版画的制作过程,无法现场制作的朋友们可以上维基百科上看一下制作方法过个干瘾。当然中国版画的起源比日本更早,技术也更发达,在中国的许多美术馆里也有同类型的体验课程,不用兜个圈子舍近求远。

图片 4

最后讲讲浮世绘,浮世即为俗世之意。浮世绘就是日本的风俗版画。在江户时代以前写做「忧世」,讲这些画多为忧虑世间,表现人生变化无常、虚幻渺茫的内容。浮世绘最早始于16世纪后半期,内容多为在京都的庶民生活,美女人气偶像,花魁歌手演员,八卦娱乐等题材,后来又在流行的大众读物里常被用于插画。电影中说到的美人画,当时是以江户都市女性为题,就是现在屌丝男憧憬向往的女神海报。到18世纪,浮世绘作为大众文化被越来越多的人所喜爱,随着人民生活的丰富,题材也扩展到享受旅行快乐的风景画,或明信片等。由歌磨北斋这样的伟大画师,重新赋予其艺术性,更为世界所认可。

日本几百年来凡有龙图案的画亦绝大部分是仿效南宋画家陈容的龙,在日本陈容的龙称之为“所翁龙”,因为陈容字所翁。前段时间,日本藤田博物馆拍卖了三个多亿人民币的《六龙图》就是出自陈容。

浮世绘最初由单色黑为主要构成色,以线条描绘技法为主要画法。随着后来使用的色彩渐渐多了起来,早期手工绘制的方法无法满足大批量的需求,从而诞生了木雕制版,多色印刷的技法。多色印刷的浮世絵被称为「锦绘」。在制版过程中,版画技术也逐渐进步,画作从单色发展到可以使用丰富多彩的颜色,继而形成了成熟的浮世绘制作技法。浮世绘虽然制版的过程比较花时间,但一旦完成后就可以大量印刷使得一般民众的文化发展得以推广。19世纪末是西洋绘画技法发展的全盛期,涌现了大批文艺复兴时期的名画家,而当时欧洲画家对于把当成包装纸一样来用的浮世绘一见钟情,其丰富表现张力的线条,简洁的颜色使用,自由的想象力,东方的构图要素等,都形成了强烈的冲击。过去西洋画的主要题材以宗教和写实为主,看到有如打开新世界大门的东洋画后是数不尽的新鲜感。

致敬画面四:葛饰应为的《夜樱美人图》

东海道广重美术馆收藏品当然如其名所示,主要以歌川广重的代表作东海道系列浮世绘为主。他的这套作品内容是歌川广重沿着东海道游历时画的游记绘本。有点像古代的《孤独星球》系列。其中“由比”是他的作品“东海道五十三”中的一站。作为当地著名的旅游景点之一,如果你途经由比,务必要去看一下“薩埵峠”这个地方,大家可以登到山顶,远眺海景,想象一下当年歌川广重看到的景像。山顶还有他笔下的由比浮世绘,可以对比下如今和200年前的风景有何不一样。

(动画电影海报)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致敬画面二:葛饰应为《吉原格子先之图》

她一直瞧不起的“下善烂”——池田善次郎,也即后来的春宫画大师溪斋英泉,却受到画商推崇,也得到父亲和阿荣暗恋的浮世绘画家岩洼初五郎,即鱼屋北溪的认可。

无论是漫画中,还是在动画中葛饰北斋的三女儿阿荣的戏份都是非常重要的。漫画中阿荣下巴突出,皮肤黝黑,被父亲称为“阿颚”,戏称她为“怪十(人三怪七,形容丑女)”。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