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讲的是1944年Nise重返精神病院工作的那段著名经历,但这个病人夜晚给尼斯写了一封信

by admin on 2019年8月19日

by胡子@胡续冬(转了他的朋友圈)

图片 1

1月5日,巴西电影第一次进入中国院线。
它是东京国际电影节的最佳电影、最佳女主的获得者。
是金砖国家电影节金熊猫最佳影片奖的获得者。 《尼斯:疯狂的心》
豆瓣评分8.2,好于78%传记片,好于81%历史片。
这样一部获奖、口碑的大咖,在中国电影院却受到了冷落。
目前票房69.1万,排片只有0.17%,排片率除了早已过档但还没下线的《帕丁顿熊》、《奇门遁甲》等,位列所有新片的倒数第一。
附近的百丽宫影院,杉姐买票的时候,刚好到了开场的时间,影院工作人员告诉我说,影厅已经在播放了,如果我没有买下这张票,她们准备把电影停掉了。
再次包场,一个人坐在偌大的影院,看着如此灰暗、斑驳的影像,真是人生最大的享受。可惜,当那些让人震惊的时刻向我袭来时,真想让身边一个一个空着的座位都能开出花来,然后整个影院结满了观众。
好电影总有让人有分享的冲动!
故事以女医生尼斯的真人真事为蓝本,讲述了上世纪四十年代,里约热内卢郊区的一家精神病医院,女医生尼斯掀起了一场改变精神病治疗的革命。
如果你看过《飞越疯人院》,相信你会永远记得电击病人的恐怖桥段。
这,正是尼斯所处的时代。
尼斯刚刚被调到这家医院,医生们就在大会上展示了他们治疗精神病人的新成果——高强度电击(简单解释就是医生通过电击的方式引起精神病患者意识丧失和全身抽搐发作,达到控制精神症状的目的)。
整个过程病人四肢被绑在床上,浑身抽搐、上下起伏,痛苦不堪,令人无法直视。
尼斯对此表示了自己的怀疑和不满,其他医生对她冷嘲热讽之后,把她分配到了一个被废弃的治疗区。
毫不夸张的说,这个治疗区就像一个垃圾站,办公区内到处都是垃圾,地上瘫坐着两个女病人。
尼斯的两个助手,一个是不知道该做点什么的女护士,另一个是随时准备以暴力制暴的男护士。
她面对的是一群疯子,可她比疯子还疯狂,因为她的治疗方法摒弃了当时医学界引以为荣的电击法、脑叶切除法。
她的疗法最简单,也最疯狂。 以心为药,以爱为法。
影片的开始,尼斯一个人来到这座精神病院的门口,整座医院如同地狱之底,她用自己的拳头努力的敲了很久,门才打开,咣咣当当的砸门声清晰可见。
这个象征性的镜头预示着尼斯的到来为这里的精神病人打开了一扇门。
她带着唯一的助手打扫了破败不堪的治疗区。
接下来在这间治疗室发生的故事,会让所有人惊掉下巴。
她和这个医院唯一有笑脸的男医生,用画笔建起了一间艺术工作室。
她把画笔和颜料分给攻击过她的胖女人、分给整个精神病院的头号危险病人、分给喜欢用屎在墙上作画的病人……
她没有给过任何建议,她只是静静地观察。
她相信这里所有的病人都不是疯子,只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起初,所有的人都是乱涂乱画,有一个病人甚至把颜料洒满另一个病人的全身。
尼斯没有放弃,她坚信画笔能表现出这些病人的潜意识。
她还给当时最有名的心理学家荣格写了信。
坚持是最笨拙的方式,可它也往往能带来最惊喜的效果。 病人们开始画画了。
从杂乱无序的线条,到几何图形,再到整齐有序的构图。
他们用画笔画出了那个所有人都不理解的世界。
尼斯带着她的两个助理为这些画标注上日期和名字,用来观察这些病人。
有一个病人每次只画一种实物,比如鱼缸,比如沙发,比如桌子,但是最后,他把所有画过的东西都放在了一间屋子里,他的母亲惊讶的发现,这个屋子是她之前打工的一个家庭,那时儿子和雇主的女儿很要好,雇主的女儿结婚后她的儿子便疯了。
尼斯为在这间废弃的治疗区中,为她的病人画家们开了一次画展。
前来观展的人中不乏当时赫赫有名的艺术家,他说,我们每天都在研究各种画派,但没有人知道最优秀的画家住在精神病院。
媒体争先报道,他们把一位病人称为“当代最伟大的画家”。
虽然还是不肯开口,但这个病人夜晚给尼斯写了一封信,说他准备好出院了。
尼斯的到来是让人振奋的,但她在这里的改革寸步难行。
她给自己的每位病人都配了一条宠物狗,但这些宠物狗的到来遭到了其他医生的反对。
在一个没有任何预兆的午后,所有的宠物狗被杀死了。
卢西奥因此情绪失控,打伤了一名医生。
他被关在了小黑屋,弥漫在这间屋子周围的除了黑暗就是痛苦的呻吟。
尼斯因此失去了这位整个精神病院最危险的病人。
此刻的尼斯是崩溃的,她一个人坐在那间画室像精神病人一样嘶吼。
这一刻,我们分不清被关起来的才是精神病人,还是那些把病人关起来的医生才是精神病人。
正如影片中有一位精神病人,一直不停说着“种子是拿来种的,种子不是垃圾”,
言外之意:垃圾是人分出来的,精神病人也是被人分出来的。
看到那些艺术作品,没有人能说的清楚他们到底是疯子还是天才。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正如文森特·梵高,人人都说他疯了,他把耳朵割下来送给妓女,他整天想着开枪自杀,但正是这样的疯子成为了后印象主义画派的先驱,跻身全世界最伟大的艺术家之列。
《尼斯:疯狂的心》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人物传记片,甚至在影片结尾,在尼斯与体制对抗时,也是戛然而止,给观众留下了想象的空间。
这些接受过尼斯绘画治疗的病人有些在出院后成为了真正的艺术家。
电影改编自尼斯医生的传记小说《反叛的精神科医师之路》,影片的结尾我们见到了这位已经70多岁的老太太尼斯,她身着白色上衣和紫色纱裙,笑容灿烂,还时不时的会和观众开玩笑。
为了展现更真实地展现人物的发展与成长,《尼斯:疯狂的心》按照时间顺序进行拍摄,这在荧屏上非常少见。
在真实生活中,尼斯几十年都在和传统精神治疗法抗争,除了来自舆论和新闻记者的帮助,她几乎都在单打独斗。直到上世纪90年代,大多数关于精神病的法律都得到了更改。
尼斯的工作室后来成为了无意识意象美术馆,藏有数十万件展品,成为世界上收藏精神病人艺术作品最多的美术馆。
整部影片中,所有的演员的演技都能称得上是“炸裂级”。
女主的饰演者格劳瑞·皮尔丝一度让人联想到刚刚在金球奖上凭借《三块广告牌》获得最佳女主的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所有的波涛汹涌的情绪都在坚毅平静中汩汩而来,那些充满爱意的眼神没人能演的出来。
影片中饰演精神病人的演员也大多是巴西演艺界的老戏骨,那些眼神和身体的反应真的让人吃惊,影片中出现的精神病人,有演员也有真实的病人,但我们并不能把他们分别出来。
晃动的镜头追随着精神病人的眼神和无序的动作,整个银幕仿佛陷入了一个无意识的自由世界,毫无逻辑、但也十分吸引人。
导演罗伯托·柏林厄在采访中说,他的哥哥也曾是这样的病人,也曾被这样区别对待过。
影片叙事十分工整,镜头光影得当唯美,记得有一场戏,当尼斯听说这家精神病院有一个最危险的病人被关在了小黑屋时,她穿过了一片密不透光的黑色通道,阴森又幽暗,她是探险者也是引路人。
历史上的尼斯是被降级到了职业治疗部,她也是一位马克思主义者。她在一群男医生的嘲讽声中,坚持着自己的坚持。
有人说:尼斯医生的人性疗法重新定义了“精神病人”,而精神病人倾注灵魂的艺术创作则再一次深化了“人”的概念。
医者仁心,真正的治疗源于爱,而非歧视。
世界奇妙,没有确切的答案,只怪大地众生太美丽。
但看过影片后的我可以肯定,有些人绝不是疯子,他们只是被疯子抓住了尾巴。
作者:杉姐,
本文首发微信公众平台《电影烂番茄》,合作转载请豆邮或联系微信公众号《1895电影评论》(id:aizai1895)

“强烈安利国内院线罕见的巴西电影《尼斯:疯狂的心》,花了13年准备剧本的诚意之作,摄影、剪辑、表演、节奏把控都很见功力,既浸入,又节制,巴西电影的实力从此片可窥见一斑。可惜排片率不高,而且马上要下线了。各位抓紧!

“每个人都有成为自己的一万种活法,不要放弃。”这是巴西著名心理学家尼斯说过的一句豁达而振奋人心的话。1月5日起,即将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旗下的影院专线放映的巴西电影《尼斯:疯狂的心》讲述的就是心理学家尼斯的真实故事。这部尼斯的个人传记电影叙述了其坚持用心灵疗法成功治愈精神分裂症患者的真实事例,获得了很好的口碑和极高的荣誉。影片于2015年东京电影节上获得最佳影片和最佳女演员奖,2017年金砖国家电影节上拿下金熊猫最佳影片奖。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影评人
杉姐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片中精神病医师的原型Nise da
Silveira传奇的一生其实够拍好几部电影了。需要提一下的是,电影讲的是1944年Nise重返精神病院工作的那段著名经历,但是刻意没有交待她为何是“重返”。事实上,Nise在1930年代就参加了巴西共产党,并因此被捕两次,第二次被捕是在1936年,Nise被医院的一个护士告发说她藏有马克思著作,她因此入狱一年多,和巴西共产党带头大哥Luís
Carlos Prestes著名的德国共产党老婆Olga Benário
Prestes关在一起,后者的传奇故事有电影《Olga》可供了解。1937年Nise出狱之后,因为上了恐共政权的黑名单,到1944年之前都找不到工作,只有从事地下活动。影片开始的场景,就是形势稍微宽松之后,Nise重返精神病医师岗位的史实。

如今,已在全世界多个国家放映过的影片,将在艺联专线放映,使得更多中国观众可以通过大银幕观赏到这部佳作。这部电影将医生对精神病患者的普遍治疗方式与尼斯对待精神病人独特的心灵疗法进行了对比。电影中,尼斯坚持用爱来治愈这些精神上有创伤的人们,用耐心唤醒他们身上的热情与天赋。在尼斯的眼中,精神病患者,同样不该被放弃。

如果不了解她的政治立场的话,很容易把影片里她对精神病人的态度理解为一种泛人性化的博爱,实际上她在40年代有过一些言论,认为在资本主义框架内,劳动阶层的地位和精神病人在医学框架内的地位微妙地相似。

突显人文关怀 不一样的巴西印象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