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豆子妈妈风姿绰约的走着,自己所认为的是文艺范儿

by admin on 2019年8月18日

竟然从头哭到尾,这倒是没想到。

自己所认为的是文艺范儿
小豆子妈妈风姿绰约的走着,自己所认为的是文艺范儿。一遍遍咀嚼其中的各种味道
也因为这部片儿很喜欢程蝶衣 喜欢张国荣
认为他演的 至少这个角儿是无法超越的。
  
有的时候不是命运选择了你
小豆子妈妈风姿绰约的走着,自己所认为的是文艺范儿。是你选择了命运的道路
从小豆子到程蝶衣
小豆子妈妈风姿绰约的走着,自己所认为的是文艺范儿。我看了十几遍的感慨 突然要说 却不知道怎么写下去。
  
起初,小豆子是不愿意选择戏子的生涯
或许是因为母亲是妓女的关系
同是下九流
母亲选择送孩子去学唱戏
可是看似女童的小豆子根本就不是唱戏的料
为了让戏班祖师爷妥协 天寒地冻的那天
小豆子妈妈风姿绰约的走着,自己所认为的是文艺范儿。母亲切去了小豆子的一根小指
这也让小豆子的心里烙上对母亲仇恨和对命运仇恨
小豆子妈妈风姿绰约的走着,自己所认为的是文艺范儿。甚至是妓女这个职业仇恨的烙印
在没有温暖的世界里
小石头的关爱 让小豆子觉得他还没被这个世界抛弃
尽管挨打 尽管吃苦 尽管劈叉练习有多难
小豆子妈妈风姿绰约的走着,自己所认为的是文艺范儿。师兄在就好
直到小赖子叫小豆子逃跑出戏班子的时候
小豆子是犹豫的
可是只要身在戏班一天 他就得面临着挨打的生活
他就得面临着戏如人生的命运
  
  
小豆子妈妈风姿绰约的走着,自己所认为的是文艺范儿。当时,年幼的小豆子和小赖子看着舞台上耀眼的霸王别姬
不禁掉下眼泪
小赖子当时感慨着 这要挨多少打 才能成他们这样的名角儿
也许正是这样 小豆子和小赖子选择了两种不同的人生。
小豆子选择了这条戏如人生 把自己融入戏中 自己就是女娇娥
小赖子选择了这条人生如戏 吞了糖葫芦就如一台戏的时间而死去。
  
师父说,是个人就得看戏
这不看戏的就不是人 是畜生
唱戏得从一而终
差点因为那段“思凡” 我本是女娇娥 又不是男儿郎
小豆子就毁了这条戏路
永远深陷于这句话
因为小石头才走出这个瓶颈
可是也因为思凡
走到另一个瓶颈
小豆子就这么把男女的性别 生活和戏混淆了
对小石头产生异样的情愫 那句小赖子生前的话
“我就知道你离不开小石头”
是啊 这个世界 还有比师兄更重要的么。
  
  
  
数年后,小豆子如愿以偿的成为了名角儿
角色正是当年的虞姬 不,小豆子已经不是当年的小豆子
虞姬也不是当年和小赖子看到的舞台上的虞姬
现在的小豆子是程蝶衣
现在的虞姬是程蝶衣 名角儿程蝶衣 没人能超越的虞姬。
小石头也成了霸王 程蝶衣的霸王 虞姬里的霸王
他是段小楼。
  
  
戏如人生,
程蝶衣的全部就是段小楼
霸王是虞姬的爱 虞姬的命
那么,小楼就是蝶衣的爱 蝶衣的命 蝶衣的全部
这已经不是思凡里男儿郎和女娇娥的混淆
儿时的小豆子依然是知道自己是男子的
可是之后和小赖子看到舞台的虞姬
他已然把自己和虞姬合二为一
虞姬到头来就是死 陪着霸王死
程蝶衣就这么活在戏中,那么认真。
  
  
  
  
人生如戏,
段小楼爱上了同时下九流的妓女菊仙
并且成亲 伤了程蝶衣的心
他的一辈子就是为了虞姬这么个角色活着
是一辈子
他的霸王啊 就这么背弃了这个角色
只是他还一直坚守虞姬这个角色。
  
最后,重新和小楼唱起戏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男儿郎的身份
就此自刎 和虞姬一样是一死
混淆了人生
他不知道如何活下去。
 

哥哥的这部电影真的很经典,花了三个小时看完,很喜欢。沿着北洋政府到改革开放前这条中国历史发展的主线,两个人的恩恩怨怨慢慢展现成一出让人感觉恍如人生的戏剧。
       程蝶衣小的时候被母亲卖去学唱京剧,对于一个妓女,拖着个孩子,肯定不好过活,也是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才会下狠心砍掉蝶衣多出来的那根小指,才会不顾孩子的嚎啕大哭,才会头也不回地离开。孩子肯定不懂这些,不懂母亲为什么这么狠心,那个年代,这种事情多了去了。幸好小豆子遇到了小石头。小豆子慢慢长大,习惯了学戏的苦,因为有了小石头,他在逃跑后又跟小赖子回来了,而小赖子却自己了断了性命,也许是尝过了太多的苦,心里满是恐惧。小赖子喜欢吃糖葫芦,最后临死前把糖葫芦死命往嘴里塞,使蝶衣在以后听到有人叫卖冰糖葫芦都会想起他。小豆子第一次演戏,模样确实美,个人认为得归功于选的演员好,眉清目秀。小豆子的第一次登台,就被张公公看上。看着电影里张公公那猥琐的样子,心想小豆子受的委屈着实不小。回去的路上,小豆子捡了个弃婴,这也算是文革时期段小楼和程蝶衣被强逼揭发彼此罪行的导火索,先不细说。小豆子小的时候知道小石头对自己好,从儿时就建立起的信任和依赖是非常重要的。那个时候,不能说喜欢,说喜欢就太肤浅了。那个时候的感情很纯洁,比喜欢还纯洁。他对我好,我也要对他好。
       经历了痛苦的学戏过程,小石头和小豆子都长大了,也都成了角儿,改名段小楼和程蝶衣。程蝶衣这个名字本身就很女性化,再加上小豆子在学戏的过程中对自己性别的困惑,很自然地就形成了女孩儿的腔调和性格。两人成角儿了,自然引得地位显赫的人的捧场,袁四爷就是其中之一。他其实跟张公公一样,喜欢蝶衣。在段小楼宣布与妓女菊仙在一起后,程蝶衣无法接受,就像一个女人一样,突然失去了自己爱的人。而此时,袁四爷的出现就好像拯救了他,堕落就堕落吧,反正他段小楼有了女人陪。电影有好几个程蝶衣给段小楼勾脸的场景,看上去就像是两个相恋已久的恋人,程蝶衣的柔情自然流露,段小楼则欣然接受。在段小楼心里,也许只把程蝶衣当做一个需要自己保护的弟弟,而程蝶衣对段小楼的感情则并不普通,那是种依赖,而且是一辈子。后来,日本兵来了,程蝶衣给日本兵唱戏,被段小楼唾弃。他说:那个叫青木的懂京剧!他说得很兴奋,我当时并不能完全理解他这种对京剧的痴迷,直到解放之后他被以汉奸之名抓起来,审理他的时候别人都想保他而他自己却说如果青木还活着,京剧就能传到日本了。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他是戏痴,是真正懂京剧的人。最让我难过的,是文革那段。前面说的那个弃婴,这个时候已然长成有自己想法的红卫兵。看着自己的师傅跪在自己面前,互相揭发罪行,最后弄得菊仙上吊自尽,兄弟二人反目成仇。我很庆幸没有生活在那个愚昧的年代,自己人整自己人,人格都丧失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文革结束后,又过了十一年,兄弟二人再次演绎了霸王别姬。这次,蝶衣真的引剑自刎,在我看来,算是了结了对小楼的歉意,更了结了对小楼难以说出却十分沉重的感情。
       电影里面,段小楼不只一次说程蝶衣不疯魔不成活。这句话,足以概括程蝶衣的一生:为了自己爱的人,他疯魔过;为了自己爱的京剧,他疯魔过。戏如人生,早晚要有个了断;人生如戏,有些感情确实存在过。

小豆子妈妈风姿绰约的走着,背后却是无尽悲凉。为了自己的生,狠心的舍弃儿子。

图片 1

刀剁下去的那刻,她的手也在抖,那声音效并没有伴随着小豆子的惨叫,而是让那声刀切手指的声音刺溜溜的划过人的心,20秒后才是惨叫,痛彻心扉。

图片 2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