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錦鵬以此為主題,讓程蝶衣的死因變成入戲太深不能自拔而死

by admin on 2019年8月18日

5星必看。一部無可超越的電影是如何鑄成的?1,劇本,2,演員,3,最後才是導演。陳凱歌一生最好的電影,沒有之一。雖然導演還在世,可是已經預見他不會再有高度,更不會有超越。只要有好劇本和好演員,誰拍誰都拍不爛,導演的因素基本可以忽略(不好意思,這句話可能過分了,本人不太喜歡凱爺)。

對談人:關錦鵬、張國榮

     關於這個電影,我只說自己的一個感觸和觀點。看了已經四遍了,一點點感受,給大家分享吧。首先關於文化上,斷了根,自己作的,不能怪別人。自作自受。
   很多人認為張國榮演的是一個同性戀。對不起,我覺得不是。他本是男兒郎,不是嬌娥。他為的是傳承一個純純正正的京戲。藝術的靈魂不在於你把它變成了生活,而是生命。他是虞姬,心中就有一個霸王,可怪老天偏偏讓他成為了男兒身,如果你能夠明白為什麼高迪的教堂是他的生命,就會明白,虞姬是他的信仰。如果你相信上帝的存在,那麼你就會理解虞姬就是程蝶衣。他堅持了戲曲的本源,堅持了只有虞姬配霸王才能成為一個霸王別姬。只有兩個人是夫妻一般的深愛,相依,戲才能活。而這一點,是誰能懂?就連觀眾,能有幾個懂得的?與其說他對於段小樓有愛,不如說他堅持的師父的一句話,從一而終。什麼是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霸王心裡只有虞姬,虞姬心中唯有霸王,相思相念,才能有生離死別的悲愴,可是偏偏有了一個菊仙。段小樓也自始至終說了,他不是霸王,他心裡的虞姬是菊仙,而不是程蝶衣。
他恨日本人,但是,文化上,他希望京戲能傳到日本。梁思成恨日本人,文物上,他力保了京都古文物。程蝶衣,一輩子像個女人,愛著一個男人。但是,這樣的愛,是為了有一個真真正正的京戲,活著的霸王別姬。他沒有跟著時代在改變,面對時代的變遷,始終如一,臨蓐堅持,累了,拔劍自刎,他不是程蝶衣,而是虞姬。
    下個一人物就是菊仙。她是個看透了的人。她知道,程蝶衣,段小樓唱不了戲。她是在歷史的轉變中來去轉變的,適應的,但也是明白的。但是,太明白了,最後也選擇了死亡。
    段小樓,糊里糊塗,最後也活了,活的還是那麼糊塗。在時代中,被時代磨滅著,可憐的我們,難道不是一個個的段小樓么?
    陳凱歌,沒對誰有什麼褒貶,只不過,講述講述,聊一聊他們的故事罷了。出了門,你還是你,我還是我,這個時代,還是這個時代,該咋活還得咋活。堅持的死了,明白的死了,糊塗的活著呢。就這樣,結束了。
    個人觀點,閒聊罷了~!

劇情,細節,演技這些我就不說了,大家細細品味。我只想說,每個人應該從程蝶衣的身上,多多少少看到了自己,程蝶衣的困境,或多或少也反映在大家的人生中:和最愛的人沒能有結果,最會欣賞京劇的袁四爺被槍斃,社會浪潮的逼迫,徒弟的叛變(代表最愛的戲曲工作也沒能給他活下去的理由),那麼人生到底還剩下什麼意義?人生就像活在四面墻內,完全沒有出路。

去年(一九九五),關錦鵬應英國大英電影協會(BFI.British Film
Institute)之邀,擔任
[紀念電影一百年全球訪談系列紀紀錄片]兩岸三地部分的製作人,為了這個重大的任務,關錦鵬走访了許多極具關鍵地位的電影工作者。

假如程蝶衣在文革被批鬥時期,來一段霸王別姬自刎而死,我覺得才是最佳結局。因為活著既然都找不到出路,那麼以死讓靈魂跳脫出去成了唯一的選擇。可惜電影的劇本是,菊仙文革期間上吊自殺,程蝶衣反而還能和段小樓再活下去,直到十一年后一幕霸王別姬才自殺。時過境遷,遲到的自刎,讓程蝶衣的死因變成入戲太深不能自拔而死,略微不美。個人覺得結局安排略為減分,導演用錯力。

張國榮是九O年代華裔男演員中極為搶眼的一位,他和陳凱歌、王家衛等大導演合作的《霸王別姬》《阿飛正傳》《東邪西毒》等片,在國際間都有舉足輕重的評價,而他在這些片中表現得淋漓盡致的陰柔氣質,不但成為緊扣影迷心弦的魅惑,更成為一種電影藝術的議題。關錦鵬以此為主題,和張國榮談影論藝;在香菸與咖啡相伴之中自在自然地共同完成了一次極為難得的訪談。

對生命以及其所在處境的思考,才是最高境界。

關錦鵬(以下簡稱「關」):有人把新舊兩個《夜半歌聲》拿來比較,批評說舊的《夜半歌聲》裡非常強調男主角在被毀容之後受很大的傷害,以帶出角色的悲劇性,那麼新的《夜半歌聲》在這個情節上似乎是簡約了,你認為原因何在?

© 本文版权归作者  Michael
Lin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張國榮(以下簡稱「張」):原因其實就是這部戲在拍的時候太匆促了……我也覺得《夜半歌聲》的戲劇性,以及歌王在毀容之後的宿命與打擊表現得不夠,變得整件事流於場面化,也比較著墨於兒女私情……

在毀容方面,很多人誤會是我愛漂亮、說我自戀,所以不願意去化一個毀容得很厲害的妝,其實真的不是那麼一回事。在我拍了第一、兩天下來,心裡就覺得不那麼落實,我也認為至少該瞎一隻眼睛,但是那時候整個進度很趕,大概是計畫在兩個月內拍完,每天拍完的東西幾乎沒有時間讓你停下來反思或者再拍,就拿瞎眼來說,你不可能原本是好好的,突然在幾場戲後就兩眼都盲了。

關:不談《夜半歌聲》,那麼你怎麼看你拍的《阿飛正傳》呢?

張:《阿飛正傳》!那真是超級自戀(張國榮這裡用英文super narcissismistic
來表示),不知道王家衛在創造這個角色的時候是否需要如此自戀,但是我有我的演繹方法。《阿飛正傳》讓我覺得它純粹是個個人秀,在戲裡面,阿飛這個角色帶動了所有角色一起走。我本身就是長於六十年代的人,那時候的香港最靚(美)、最純真無邪、最讓人開心,也因此在表達時,我就希望把整個調子演得靚一點。

關:在《阿飛正傳》《新夜半歌聲》《霸王別姬》這些戲裡,導演似乎都把一些自戀的、美貌的、甚至陰柔的特質落到你身上,你覺得導演們是不是針對你本身的個性因勢利導?

張:我想是有的。畢竟我在舞臺上的形象總是很強烈的,或許別人也就這樣認為拿一件不靚的衣服給我穿是不對勁的,而要繼續美化它。很多導演自然會給我一些美化的角色,對於這種狀況,我無能為力,因為那是導演的意思,我要尊重他。

關:那麼你介不介意我問你,你本身是不是一個很自戀的人?

張:絕對是!一定是(他用了英文Absolutely,
笑得很是自信)!這件事是沒得抵賴的。

關:0K!我們看到過去有許多電影,片中有很多男性的角色是由女性來扮演,這當中多少會有一個現象:那個年代一些女性觀眾把他愛慕的對象投射進戲裡的人物裡面,這難免會有一些危險,但是如果那些男性的角色由女性來扮演,那就安全多了。今天,這個例子少掉了,而一些比較陰柔軟性的角色你也拍得不少,你認為你處理這些比較陰柔的男性角色,與以前那些女性反串男性角色,其中的分別應該在哪裡?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