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多的儿女也只能说明该男人性功能优越,与其说丈夫无因纳妾就不能真正地爱他的妻子

by admin on 2019年8月17日

再多的儿女也只能说明该男人性功能优越,与其说丈夫无因纳妾就不能真正地爱他的妻子。再多的儿女也只能说明该男人性功能优越,与其说丈夫无因纳妾就不能真正地爱他的妻子。古代男人的妻妾成群换做现在只能是男人们的二奶、小三,从过去的风流成名、后宫三千到现在的道德谴责、法律防护,男人的权力范围在缩小。可是,越是缩小,偷吃的心就越强烈。
再多的儿女也只能说明该男人性功能优越,与其说丈夫无因纳妾就不能真正地爱他的妻子。再多的儿女也只能说明该男人性功能优越,与其说丈夫无因纳妾就不能真正地爱他的妻子。再多的儿女也只能说明该男人性功能优越,与其说丈夫无因纳妾就不能真正地爱他的妻子。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会是一个情人万千的情场浪子,这在古代当然没事,再多的情人都可以娶进门来当妾侍,再多的儿女也只能说明该男人性功能优越,繁殖能力强,旁人只有羡慕的份,再多的也只是一些流言蜚语,根本轮不到社会的集体价值取向做判断。时间来到现在则不同。正室在女儿长成七八年之后才知道另外一个小三的存在,而且不断有新的、年轻女人挑战她的底线,极像一个位高权重的皇后,却得不到爱人的心,只能在一旁看着皇帝的女人更换不迭。只是,这时掌握皇脉的贵妃挑衅她的地位。她们还无意间联手弄死了一个小贵人。只是在一个文明的社会,需要考虑的事情会有很多很多。男人必须将为自己生下男丁的女人藏匿好,以防正室发现,闹大了不仅触及法律底线,还有道德。
再多的儿女也只能说明该男人性功能优越,与其说丈夫无因纳妾就不能真正地爱他的妻子。再多的儿女也只能说明该男人性功能优越,与其说丈夫无因纳妾就不能真正地爱他的妻子。可惜,任凭男人再聪明,也逃不过正室法眼,在所有社会评判面前,男人必须做出选择——要糟糠之妻,还是要唯一的儿子。男人选了后者,可惜当杀人的篓子被捅穿,男人的下场也可想而知。唯一可惜的是,小三能享受到的一家人的感觉和男人带给她的愉悦仅维持了一段短短的时间,而后就是高高的监狱围墙等着他。
故事背景下的武汉显得无力、凄朦。那些人性底层在背景上画上了大大的问号,空旷、寂寥。

林丹是个敢于担当的男人吗?

  闲读辜鸿铭《中国人的女性理想》,对于文章中他所阐述的“三从”“四德”观,我在此不想发表自己的看法,倒是最后一段让我感到他语言叙述中混乱思想的牵强附会,就今天的观点看来有显“强词夺理”,谅我如此对前辈大师的冒犯。

原来,我们以为林丹是个有担当的男人;现在看来,大家都看走了眼;原来,我们以为林丹和谢杏芳是青梅竹马的一对恩爱夫妻;现在看来,林丹原来是一匹背叛爱情的野马。如果一个男人管不住自己对色青的诱惑,就会成为别人茶余饭后嚼舌头的笑料;如果一个出了名的男人过于张狂和放纵,苍蝇就会在自己身上找到裂缝;如果一个男人朝三暮四,不管他的社会知名度有多高,他都会成为人们视觉中的尘埃。

  其中一句“正是妇女的那种无我,使她的丈夫能够或允许丈夫纳妾,同时她却没有受伤害的感觉。”“无我”自古是女人的传统美德,也是女性美的最高典范,只有“无我”,才能获得幸福的生活,反之,有了“无我”,也不一定获得幸福的生活,重要的还要对方能够懂,能够配合,能够感恩,否则只会被他认为理所当然,甚至有负累之感,而“无我”的女人现今也往往被男人扭曲成自我价值的否定,对丈夫的百依百顺,无微不至成了他的负担,也成了他外遇的理由。丈夫纳妾,任何一个女人不可能没有受伤害的感觉,只不过迫于家庭的安定和完整,苟且佯欢而已。皇室皇宫的明争暗斗,现在正室、小三的PK,哪一处不显现女人嫉妒的搏击?真正感情上的排斥性共存于各种动物之中,猴狗尚且会为自己的爱而吃醋厮杀,况乎人也。辜老先生大概没品尝过“嫉妒”,否则由已及人也不会写出“她却没有受伤害的感觉。”

据环球网11月18日报道,我们一家人会支持这个敢于担当,知错会改的男人,感谢朋友和球迷的关心,我们一家人风雨同舟。

  “一个真正的淑女或贤妻,不论何时,只要她丈夫有纳妾的合适理由,她也决不会不同意的。”古代的妻子没有家庭、社会地位,没有经济独撑一面的能力,何奢谈“不同意”,试想一个女皇再淑女,再贤妻,如果他丈夫纳妾,你看她同意不同意。如衣服的妻子只能选择顺从忍耐,自咽苦水,还佯装笑容。就像现在的许多原配,在丈夫不离婚的前提下,她因各种原因只能选择视而不见,任丈夫泡小姐,找小三,除了生孩子的,还有逢场作戏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