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城谜事,又与桑琪一起发现了丈夫与其他女人有染

by admin on 2019年8月17日

 不可否认的,世上在丑恶也总有美好存在,就像我妈说过,就是杀人犯,也有有人性的时候。郝蕾说,娄烨不应该被指责,他只不过是把现实存在东西拍出来给人看而已。可能对有些人来说,看了会恐惧,会想逃避,就像对现实的反映一样。但正是因为它跟现实一样实际存在,谁也逃不了。看电影是一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再烂的片也总有人说好,再好的片也总有人能挑出鱼刺。《浮城谜事》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我喜欢这种感受,就是没有感受。不悲不喜,也说不出多的话来。就像生活,你说再多的话,也描绘不出它最真实的样子,因为你看到的真实,不一定是别人的真实,而你觉得的不真实,不代表它一定不真实。片子结尾,死去的“蚊子”看着母亲在自己葬身的公路上烧纸钱,旁边路灯的光圈一闪,像是用这种微妙的磁场变化来诉说另一个空间的空间,另一个世界的世界,一个死去的女孩转身离开的身影。她面无表情,可能是后悔,又可能是不甘心。没看懂的是男主挥舞着铁锹恶狠狠地敲打戴草帽的脏乞丐,我记得看娄烨的微博说是为了影片顺利上映,本片做出了把男主杀害乞丐的镜头缩短到最初的几铲子直接跳到了最后的镜头的让步。挺可惜的,可能这种暴力在中国电影没有完全自由化的时候,永远都不能叫美学。陆洁躺在乔永照怀里的时候,乔永照说我爱你,陆洁也回应我爱你,我想陆洁是真的爱他的,从她看着他和另外一个女人,和另外的女人生的孩子,一起过最平常不过的日子的时候的欲语还休的痛苦能够让人感受到。而乔永照,我不明白他所说的爱到底是什么,可能他的爱在他的世界确实是爱,又或者说,他在那一刻,和那个特定的人在一起的时候,确实有那么一瞬间的真爱,当然这种瞬间的感情对于他的其他女人也一样,难道他不爱桑琪么?我觉得他挺爱的,在他动手打她责备她以后,他的后悔不是虚假。小三儿这个话题算是整部电影的主要线索,现实生活里不管什么样的小三儿,既成事实的或者正在努力使之成为事实的,这样的人,这样的行为都是令人发指的,至少在我个人来说,是不可原谅的。奇怪的是,看这部电影,却是确确实实地没有对小三儿产生排斥的感觉,可能这是因为在电影里小三儿们所处的是最被动最弱势的地位。不管是被杀的蚊子还是被逼与原配耍心机的桑琪,她们渴望爱情,却只能得到一个人仅有的爱的很小的一部分,她们想要得到更多,所以蚊子虽然还是一个学生却甘心和人一夜情,而桑琪虽然有了男人的孩子和偶尔的关心,却还是铤而走险想借原配之手铲除男人身边的其他野花。
   电影一开始由车祸引出,试想,如果没有那个父亲牛逼哄哄的二代,蚊子可能只会重伤,然后整个故事就不是原来的故事了,又或者她还是死亡,但是她的死亡就会直接牵连上原配和小三桑琪扯上关系,整个故事就不会扑朔迷离。所以这个二代的出现是必要的,也是重要的,他作为一条线穿插、引导着故事有一个悬疑的开始,同时又不失时机的讽刺了金钱、权利摆平一切的社会现状。
    有人说,这种电影批判讽刺的以为太强,可是换种想法,它可能并没有想讽刺什么,批判什么,它只是想讲一个故事,而这个故事,碰巧和伦理道德、社会纲常有关。

  陆洁是一名全职太太,和丈夫乔永照很恩爱。在接送女儿安安的时候认识了小男孩宇航的妈妈桑琪,从而在桑琪的策划中发现了丈夫与桑琪的婚外情,又与桑琪一起发现了丈夫与其他女人有染。从而引出了一场刑事案件,一切变得支离破碎。
澳门美高梅手机版,  一直以来都觉得娄烨是个很会讲故事的导演,《苏州河》里的马达和牡丹,《颐和园》里的余红和周伟,《春风沉醉的夜晚》中的王平和姜城
……娄烨似乎一直都在探讨现代人的感情困境.用身体,用欲望,用理智,这些人都在感情的边缘寻找真正的情感归宿处.导演也从未给过观众一个确切的答案,一切都是隐秘晦暗的但却是发人深思的。
  在《浮城谜事》中,娄烨又制造出了一个两难的选择。妻子/情人、法内/法外、女儿/金钱。前两个选择是电影主要探讨的,后者是因果关系带动发展的,暂且不做讨论。面对伦理道德与法律的两难选择,乔永照周旋于陆洁与桑琪两个女人中,也挣扎在两个家庭中。编剧梅峰把故事的主线、副线结合的很好,在导演的编排下,以三场瓢泼大雨连接,呈现出了一个富有说服力的两难选择的故事。
  如果你什么都想要,或许就是什么也得不到。
  从陆洁的角度出发,作为一个女人,一个妻子,一位母亲。在得知真相的那一刻,肯定无法接受一直活在丈夫的欺骗之中这个现实。出于女人的本能,她最初选择了报复。不是报复丈夫,而是将伤害给予入侵的女性。而作为一名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女性,在冲动过后,她选择了平和的离开。这应该也是乔永照没有预料到的,如果乔永照没有以为陆洁足够爱她,或许也不会有他与桑琪的故事,与蚊子的一夜情。陆洁一点点地发现了丈夫的背叛、虚伪、卑劣,无耻的周旋于几个女人之间,还口口声声的以爱的名义伤害她。如果他对每个人都深情款款,那就是对陆洁的无情无义。陆洁的报复也是对自己的折磨,当她开始发觉这些报复的无意义时,她回归理智。虽然还带着对乔永照的爱,但是她学会了规避伤害。
  再看桑琪,其实她应该是个可怜人儿。因为从一开始她和乔永照的感情就是处在一种不被接受、认可和保护的尴尬境地中。所以乔永照可以对她谩骂她,甚至厮打她。他可以在占有她身体的时候大骂她是“骚货”。这是观众在乔永照和陆洁的感情生活里看不到的。从两位女主演的住所、服装等设计中,大抵也可猜出桑琪的状态,可能就是一个小城出身没有多少文化的女性。她依附的是乔永照偶尔的爱,依赖的宇航连接起的她与乔永照的爱情。虽然在影片的最后观众看到乔永照对她的关爱,甚至为了她杀死了那位目睹蚊子车祸现场的拾荒者。但是乔永照这似乎也不能证明他对桑琪有多深厚的爱,我更愿意认为这是乔永照对儿子的爱,从而分割给儿子的妈妈桑琪的爱。桑琪在陆洁用石头殴打蚊子走后,把受伤的蚊子退下山坡,观众可以从这个角度理解为什么不是陆洁更气愤,而是桑琪更悲愤。陆洁得到的是乔永照家庭的承诺,蚊子得到的是肉体的承诺,而桑琪除了偶然的与乔永照的一夜情有了他的儿子宇航,她在乔永照那里得到的少之又少。住破旧的楼房,买不起商场里的高档衣服,甚至连肉体的忠诚都得不到。桑琪对蚊子的恨也许更多一些。
  桑琪利用她和陆洁的“友谊”,窥探到了乔永照家庭生活的一隅,开始萌生了要彻底拥有这个男人的心态。陆洁的爽快退出她是没有没有预料到的,但是开心的,又是担忧的。这是观众一目了然的。她深知幸福不会太久,拾荒者困扰着她的生活,折磨着她的道德自遣。乔永照杀死拾荒者,也是自我安慰的一种。他以为杀死拾荒者,就可以结束一切混乱,可以从头开始正常生活。其实,乔永照是这场两难选择的始作俑者。也许因为他的谁都不爱,所以才不停寻找,不停伤害。
  看到过一段《浮城谜事》的演员访谈,乔永照的扮演者秦昊说,他认为乔永照这个人物是个非常有责任感的男人,他谁都想保护,希望谁都过得好,才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局面。我们也不能去谴责乔永照这个人物什么,他应该是走入情感困境的当代人之一,也是面对两难选择的感情中人。
  电影的整体叙事结构非常完整,好的电影就是可以制造出好的两难选择,留下无限余韵给观众遐想,让观众在脱离影片的环境之后,在内心做比较做选择。裸露生命的真实状态时娄烨电影的一贯风格。他习惯把真相、现实、丑恶撕开表层,呈现给你血淋淋的内里,让人们去面对那些不得不做出的选择。
  影片中运用了几场大雨,串联起几处细节线索,呈现出一个完整的故事。大雨在很多电影中是个很重要的意象。雨可以代表被冲刷的罪恶,可以掩盖罪恶的痕迹,可以表达人物仓皇的内心等等。大雨同样在《浮城谜事》中充当了不可或缺的角色。陆洁与桑琪在雨中加深了“友谊”,桑琪在雨中把蚊子退下山坡,蚊子在大雨中遭遇车祸死去,乔永照在雨中打死拾荒者。大雨串联起来的几段戏,将影片一步步推向高潮,直抵人们情感的软肋,爱或不爱,总要有人受伤害。大量摇镜头和跟镜头的运用,也对推进人物惊惶的内心起到了重要作用。太多的人,顶着爱这个名头,干尽了人间丑恶事。
  导演表现出的两难选择,推动了剧情的发展,在不断铺展开的叙事中,表现了人物的内心活动。娄烨没有妄图用一部电影去展现什么人性,去表达什么宏大的社会观照。但是导演要表达的东西也绝非三角恋引发凶杀案这样简单。年轻女孩遭遇车祸,母亲接受财物了事;拾荒者收受钱财对车祸的真相沉默不语,都在影射着身边随处可见的丑恶。我想说,娄烨也许深谙国人人性中的贪婪,无休止的索要,到哪里都改变不了,才总是在自己的作品里去探讨感情的困境,以通俗的方式表达自我内心的想法。娄烨前不久的作品《花》,也同样是讲述了一个留法的中国女学生在肉欲与情感里迷失,找不到真正的所需所求。
  影片很多处运用了《欢乐颂》的主旋律,不知道是不是一种暗喻。在平和美丽的表面下,人的内心究竟隐藏了多少肮脏的欲望。也许片尾曲“谁与你相遇,随浪花飘零,何处是结局”,能与影片最好的开放式结局相互呼应,留下一声叹息和无限唏嘘吧。

  片名取得真好,中文叫“浮城谜事”,浮城,电影是在武汉拍摄的,但浮城并不仅仅是指武汉,每一座我们呼吸共存、恋爱、生活、疲于奔命的城都是浮城;在浮城有太多太多的谜。英文片名叫Mystery,更直截了当。

  影片开始,暴雨的深夜,一群亢奋的年轻人在高速公路上飙车,突然山坡上滚下来一个女人,年轻人反应不及,女人已被车撞得血肉模糊。
  镜头一转,出现了一个温馨的家庭,丈夫乔永照在外拼搏事业,妻子陆洁温柔贤惠,在家照顾女儿安安。
  陆洁认识了女儿安安在学校的男同学宇航,以及宇航的妈妈桑琪。
  看似不相关的人物之间有怎样的联系?到底有多少个谜浮于城下?
  
  我想起了多年前看过的韩国电影《谁都有秘密》,另有一句话“一个人,要守住多少秘密,才能安稳过完一生”。戏里戏外,每个人都在攥紧拳头、咬紧牙缝,妄图守住自己的秘密;每个人又时时刻刻被呼之欲出的秘密所折磨得想张口疾呼。

  整部电影的气氛比较压抑,乔永照到桑琪的家,昏暗的室内让人觉得局促不安,造成这种感受的更多是两人难以公开的关系。乔永照对桑琪的殴打和辱骂,其实一种发泄,为什么这个女人偏要违抗我的要求?非要去见陆洁?为什么她总要给我添麻烦?这是乔永照无法解释的谜。

  又是在昏暗的夜里,乔永照搂着陆洁,二人彼此道着“我爱你”,陆洁已经发现了丈夫接二连三的外遇,他为什么要背叛家庭?为什么小三竟然是自己身边的人?自己该怎么办?这是陆洁无法解释的谜。

  陆洁带着安安和宇航做缆车,在高空,陆洁神情恍惚,所有的谜仍然困扰着她。两个小孩在放风筝,宇航的风筝落到地面上的时候,陆洁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谜已浮于城下。

  咖啡馆里,桑琪向陆洁倾诉自己的老公可能有了外遇,并装作不经意地指向了窗外两个正去酒店开房的男女,她的谜不甘心浮于城下,如一张网,把陆洁网入其中。当一贯克制和隐忍的桑琪对乔永照的怨积聚到极限,她脱口而出自己心中的谜:你已经有了我和她,为什么还要找别人?你到底要多少个女人才满足?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