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隐娘也许不是侯孝贤最好的电影,这部电影本身就是华语电影商业时代真实的唐人传奇

by admin on 2019年8月17日

昨天从张炀家又喝的开始难受了。现在还感觉肚子怪怪的。不过都说喝酒安眠,我却是喝了酒更睡不好。
 这不昨天到家十一点出头,立马躺床上,今天又凌晨三点多就醒了。起来上个厕所酒劲让脚步都排不直,可就是睡不着了。没辙,掏出来手机,暴风影音里找电影看
 今天看的《聂隐娘》
  看了没五分钟就感觉不对劲,这片哪里是武侠片?这片简直就不是这个时代的片!但要我说这片不好?我不敢,因为没看完。于是带着疑问往下看,边看就边想明白了这片为什么会这样,这到底是不是好片儿。
  看完就知道了:毫无疑问的大师作品。

聂隐娘也许不是侯孝贤最好的电影,但是保持的一贯的风格,不失水准。

聂隐娘身后千年,有华人导演侯孝贤费时七年,拍之成片,名《聂隐娘》。七日之后,这部电影将成为导演侯孝贤第一部在内地上映聂隐娘者,贞元中魏博大将聂锋之女也,唐人传奇之女侠。

  只后悔上映的时候身在台北没舍得看国产片。他娘的我错过了什么!(可有些事儿也不能怨我,毕竟之前被《分手大师》的无脑吓到了,那不是电影,不过是忽悠观众的提款机。我不是黑邓超,只是吃过的东西稍微一多就挑食的我实在被这种汉堡折磨的毫无食欲了。)
普通的电影,一般会设计剧情牵着观众往下走,会把人物设计的像脑筋急转弯的问题,而且这问题基本上都是在生活中见得到摸得着的东西,让观众越看越有疑问,于是越看越想看。《聂隐娘》呢?大家此时可以补脑一下侯孝贤轻虐的嗤笑一声的样子。这老猴子压根就没打算拍那些烂大街的玩意儿。打从开篇第一个镜头开始,这片就让人摸不着东南西北,也就容易丧失看下去的动力,放到平时,估计我也就看睡了。可不凑巧的是我刚酒醒的时候都是会清醒好几个钟头的时候,睡都没的睡。于是接着往下看。
  看了没半小时,我对这片子没什么疑问,我心里对侯孝贤起了一大堆的疑问“这导演是想拍什么?”“好歹给几个特写交待下人物关系啊!?”“这台词也是醉了,这不就没打算让人看懂这片子讲什么吗?”可奇怪也就奇怪在这里,明明比平时看的片子都差了很多的内容让我去品味,却偏偏有些说不出来的东西在冥冥中对着我说“接着看下去。”
  直到片子过了大半,我带着对侯孝贤的疑问看到了后半段,眼前闪过去印象最深刻的是镜头里或挺拔或秀丽的山川,或安静或奔流的湖泊瀑布,郁郁葱葱的植被扎扎实实的堆满了聂隐娘救她爹时的画面,还有宏伟华丽的殿堂和服饰,精彩多姿的庭院。我突然明白了这老猴子到底在想什么,我突然感受到了这片子的庄重远非平时看的电影那种气息。
  这种感受,举个例子,我是山东人,略微喜欢吃咸辣的东西,川菜是麻辣,湘菜是香辣,粤菜偏甜口。这些东西都吃过了,就知道自己还是最喜欢山东的咸辣味儿,最受不了的是粤菜的甜口儿。所以就不怎么喜欢再去尝试粤菜,但偶尔会吃吃香辣的湘菜,一到冬天就会迫不及待的卷起来袖子捞满是红油的川味火锅。电影也是这样,如果说爱情是甜的,那爱情类的片子肯定是粤菜,我受不了那股甜腻味所以不怎么爱看。功夫片和动作片就是湘菜和川菜,一股子辣劲特别带感,没吃闻闻都能觉得爽。剧情类影片就像山东菜,这东西味儿没川菜湘菜那么重,但毕竟那些东西常吃容易火大,伤身体。所以山东菜又能吃得下去,还不腻,最养我这个人。但吃啊吃,吃久了也会觉得没新鲜感,这时候“咚!”一杯浓茶被侯孝贤放了饭桌上了,闻着味道也不是特别大,刚喝的两口也不是很香。但再喝,就发现这杯茶,又顺食儿,到后边叶子也泡开了,喝起来简直了!香到不能再香!只不过水太烫,只能小口抿。
  说了这么一大段儿废话,其实想说的就是这还真是好片子,但是这份好不全好在片子本身,还好在侯孝贤导演所抒发的那份儿心态。不去理解这份心态,就理解不了这部电影。
  年轻人看的东西,就像年轻人自己的特点,打打闹闹,情情爱爱。这是因为大家年轻,身体里荷尔蒙肾上腺素又多,就需要这样去活着。可人家老头子干文艺工作,一年看过的故事可能比普通人一辈子看过的都多,等熬到了四五十岁的年纪,再让他去搞打打闹闹,情情爱爱,这些老文艺工作者有受得了的就有受不了的。侯孝贤就受不了了,什么打打闹闹,什么情情爱爱,他理都懒得理,直接拉大远景。于是乎镜头里就只剩下了山河,还是最美的山河。只可惜电影就是电影,不是油画,不是国画。电影挣得就是三十天的票房,不能越放越值钱。不然这片子等几年拿出来看,直接无价!
  我从这电影里看到的,是这老猴子透过镜头渗出来的对这片山河的爱,如此的爱,所以希望她美,于是每一次让这山河露脸的时候,都是美的不能再美。就好像父亲对孩子那份渴望。我看到候导对这片山河上的民族历史上最繁华荣耀的那个时代的向往,所以他用摄影机或雕刻或墨绘出了那个盛世的点点滴滴,甚至整个王朝的兴衰原因,都被这狡猾的老猴子一丝不苟的藏在了电影里。他特意找来妻夫木聪做贴膜人(我哥们说的)来代替原文那短短几句中的磨镜人,他特意找了蓝眼睛高鼻梁的老外(没找到名字)来演光头术士空空儿,为的是暗示那个万国来拜的盛世,他刻意把打斗降到最低限度,把情情爱爱降到几乎尝不出来,为的就是让观众多看几眼山河,不让那些俗气抢了这片山河的风采。
  写到这里,能看到这里的观众应该明白为什么这是大师之作了吧。因为真正好的电影,是为了传递思想。很多导演尝试过,但不容易。因为不论哪个时代想表达想法都是有风险的:远了有秦始皇的焚书坑儒,近了有文革。这还不算历史上那些一句话一句诗写出来被别人看到就因此掉了脑袋的文字狱的冤魂们。除去政治,还有市场。我们中国人不怎么爱往“思想家”的名号上靠,所以我们中国人古往今来最能理解的“思想家”都是倒腾银子的。看一个人有没有思想,取决于这个人兜里揣了多少银子,或者这个人号称能让人们兜里以后揣多少银子。所以至今老百姓也没能彻底分清中国传统文化中到底什么是精华什么是糟粕。这些东西太理论,且按下不表。这里还是单说侯孝贤和他的《聂隐娘》。为什么有人拍电影,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拍了片子有观众看,这些观众乐意掏银子去让拍电影的片方不仅能拍电影,还能吃饱饭所以片方才能拍更多的电影。但有些电影注定不符合大众口味,因为大部分人还是喜欢吃鸡腿喝可乐,你给这些观众上一道他没见过的几百道工序加工过长相奇怪都不知道是什么的菜,就算这菜值个万把,观众不见得肯吃,这种电影就容易赔钱。而《聂隐娘》就来了这么一出。侯孝贤想表达对这片山河的爱意,他忍不住,等不到下一部电影,于是就像疯狂爱上某个姑娘的小青年一样,干脆就用这部片子表达了。观众不买账?切,我侯孝贤就没打算给你们这些世俗的人看。
 也就是这个时代,能养得起这种片子。也就是侯孝贤,看明白了这个时代,玩了这么一票儿。
  你行,真是大师。

老实说,上映前我是比较担心的。一是担心,《聂隐娘》这么大张旗鼓的宣传,肯定是投入了很多资金在发行上,那么制片方会不会逼着侯孝贤去迎合观众,结果拍出一部平庸之作甚至烂片。
二是担心,观众们是没有在电影院看过侯孝贤的,大陆的观众一向把影院观影当做一种爆米花娱乐,侯孝贤的片子是否适合在商业院线放映。

的影片。

昨日看过,第一种担心是多余的,侯孝贤还是以往的侯孝贤,片子还是以往的缓慢节奏,悠长的镜头,松散却不垮的节奏,举重若轻的叙事风格。
第二种担心果然发生了,虽然没看到睡着的,但是有不少人中途离场,还有些人焦躁不安,还听到有人说古文功底不行,听不懂台词。

《悲情城市》之后,侯孝贤沉寂了二十六年,这部电影拍了七年,中国电影等了她十四年,这部电影本身就是华语电影商业时代真实的唐人传奇

我本人看的是晚上8点半的场,看的十分精神,台词略晦涩,文白掺杂,但是不妨碍听懂,结束时实意犹未尽。

为什么有理由认为:这部对白寥寥、打斗平常、完全不像武侠片的武侠片,将有望打破内地市场武侠片票房?

有人说导演连个故事都讲不好,甚至说没有故事,我是不同意的,就算你看不懂故事,难道看不到编剧里朱天文的名字?
我告诉你朱天文编剧的作品有哪些:
风柜来的人
东东的假期
小毕的故事
青梅竹马
恋恋风尘
童年往事
悲情城市
戏梦人生
好男好女
南国再见南国
千禧曼波
……
这里面除了青梅竹马是杨德昌的,其余全部都是侯孝贤的,可以说台湾才女朱天文是侯孝贤的一只臂膀。她还是胡兰成的学生。

尽管捧得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但这并非华语电影近些年唯一的斩获,笔者何以认为,这是一部挽回华语电影大师集体尊严的作品?

如果你看过童年往事,风柜来的人,会发现情节更加疏松,但是松而不散,故事是有的,可是硬要说讲了什么,又说不出,淡淡的,轻轻的,犹如一幅写意的水墨画,讲的东西就在那里,不说透,自己体会,体会到什么,就是什么。

最简单也最复杂的问题是:《聂隐娘》究竟是一部怎样的电影?

侯孝贤总是喜欢用大量的长镜头,杨德昌的长镜头够多了吧?侯孝贤更多,时间更长,让人觉得是不是按了空格键。记得有本书里提到,杨德昌的恐怖分子所用的镜头数比侯孝贤的某个电影(名字忘记了)多了一倍,也就是说侯孝贤的平均镜头长度比杨德昌长了一倍。
长镜头的作用必须要我这个外行人多说,但是一个镜头用1秒,5秒,10秒带给人的回味是不同的,体味出所表达的东西也不同。
我最喜欢的,还是里面许多在隔着幔帐的镜头,非常舒服。

 

至于说台词少的,电影真的需要喋喋不休的台词吗?我觉得大量的台词来推动剧情的是功力不足的表现,低级的手段是用台词和肢体动作,高级一点的用表情用剪辑,再高级的就用镜头来表现。
聂隐娘的台词确实少,妻夫木聪没台词,舒淇寥寥几句,但是我觉得恰到好处,多一个字都嫌繁,少一个字又不达,更多的内容都是留白的,给人思考的空间。

十几年没拍出好电影的侯孝贤,在唐朝找回了侯孝贤

针对质疑人物面无表情僵尸表演的,我想说,舒淇张震倪大红都是老戏骨,周韵阮经天也出道多年,不是不会演戏的人,这样就是电影的需要。侯孝贤的电影一向是不需要演员去过分的飚演技的,也许在老谋子、王家卫的电影里合适,但是在侯孝贤的电影里不合适。
侯孝贤的电影里往往是一种不动声色的表演,这个尺度演员拿捏就更难捉摸,要表达出东西来,还不能用过分夸张的表演干扰电影的节奏,要淡化演员个人的东西,彻底融入电影,这样是非常难的。
舒淇二十年前就演过侯导的电影,他们应该很熟悉,彼此了解,我个人并不喜欢舒淇,但是侯导喜欢。他喜欢用一些温婉有灵气的演员,比如伊能静,比如辛树芬。

可是我们先不说电影,先说侯孝贤。

最后,我觉得在一个没有大师的年代,怎么什么人都敢跳出来说三道四呢?
电影是娱乐同时也是艺术,导演也是艺术家,评论之前是不是应该多了解多学习,尊重下艺术呢?
看过几年院线攒了个千八百部观影量的人,在朋友圈微博上抱怨抱怨算了,跑豆瓣上跳下窜的干什么呢?
我对看不懂的油画听不懂的歌剧都是说自己不懂艺术看不懂,从来也不敢说人家作品烂啊,是谁给你们勇气指责侯孝贤的电影差呢?

因为没有侯孝贤,就没有《聂隐娘》,或者说,如果是另外任何一位导演来拍,都不会是我们将要看到的这部聂隐娘。

昨天在知乎还看到是否应当对国产渣片宽容的问题,我的观点是,要看态度,功力不是问题,态度才是问题。现在这个年代拍电影的环境好了,有更多有梦想有水平的人有机会去拍电影这是好的,但是各种牛鬼蛇神也出来的。如果你摆正一个端正的态度去拍好一部片子,即使水平很渣,大家也会买账,比如《钢的琴》,比如《大圣归来》。
如果你拍电影的初衷就缺少端正的态度,那么你也一定拍不出好的片子来,不管你是谁,比如《黄金甲》,比如《道士下山》。

残酷地说,如果没有这部《聂隐娘》。侯孝贤也将成为华语电影又一位消失的大师。

聂隐娘里你能看到每个镜头,每个台词,每个空镜都是认真斟酌过的,几乎去除了所有冗杂的东西,能删就删。三分在画里,七分在画外,看这三分画里,却知道了十分的故事。

是的,没有人会忘记《悲情城市》,没有人会忘记《风柜来的人》、《恋恋风尘》或者《童年往事》。可是在台湾新电影运动逝去之后,侯孝贤在干什么?除了一次又一次出现在各种电影盘点中,继续参加各种电影节然后铩羽而归,被摆上华语电影神坛的侯孝贤,在进入新世纪之后,有哪一部作品是为人记得住的?

渣么?

有人记得《千禧曼波》吗?或者《最好的时光》?有谁知道2014年的侯孝贤曾经监制过一部叫《兰亭》的抗日电影?

请多多学习

新片新时代的观众不爱看,经典电影被留在了时代的那头,成为华语电影永远的经典,可是实际上是:如果侯孝贤再不拍出一部好电影,他和他的时代就过去了。

观众在等,侯孝贤也在等,终于等来了《聂隐娘》。

关于聂隐娘一个广为流传的段子是:侯孝贤可以为了一片云让剧组无限期停机等,等到了再拍。这让人想起唐人传奇中的一个常见的故事:刺客白日潜入,深夜而出,一击便中,隐身离去。

只有一个身上有唐人侠意的人,才有可能拍出唐人传奇。

媒体现在关注的无非是侯孝贤为了拍片读完了《资治通鉴》,为影片准备了七年,好像这些足以证明这是一部准备地多么牛逼的电影。

但是我更关注的是侯孝贤自己讲述的一段细节:“这样的片子,欧洲我就找法国,法国就投资了,然后相对的美国也投资了,虽然他们投资只是一个最低的价钱,法国100万美金,美国60万美金。那其他地区也是。
我花的钱,在我的片子里面算比较大了,4.5亿台币,9000万人民币。”

我不知道你们读这段文字是什么感觉,但是我读出来的是真正的艰辛。

像侯孝贤这样的导演找投资当然不会有什么卑微,可是如此费力地挨个找钱,绝对是一点也不浪漫的事,但在这样的费力里,我却读出了最多的侠意。如果没有这9000万,就不可能全剧组停下来等一片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